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婉娘平日里话不多,面对李夙尧时她更不想多言语,此番见他如此无礼,气得要死,拿起他的手就狠狠咬下去,隔着厚厚的袍服,李夙尧一点不觉得疼,只是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将婉娘放下,李夙尧看着她涨得通红的脸,几分苦涩道,“婉娘,我太大意了,我中毒了。”伸手在自己身上几个部位按了按,“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有些疼,但也不是很疼,就是觉得不舒服!”

     婉娘抬眸,小心翼翼瞧着他的脸色,见他脸色沉沉的,倒也信了几分。她轻轻执起他的手,指尖搭在他的脉上,渐渐地,眉头蹙起。他的脉相,真的是十分紊乱,李夙尧中毒了。

     “你除了身上有些疼以外,还有没有其它症状?因为……只是根据你目前所说,以我的医术,还不能够确定你所中何毒。”婉娘静静站着,一脸平静地看着李夙尧,“你中毒了,我却没有,是什么人会想要害了你?”

     李夙尧抓了抓头发,拉着婉娘的手一起坐下,难得地正经:“是谁想要害我,我目前还不知道,你也别担心,我福大命大死不了。”垂了眸子,声音低了些,几分可怜,“再说了,还没将你娶过门呢,我可舍不得死。”

     说实话,婉娘不是不担心李夙尧,只是,她不是十分在意,因为她跟他相处的日子太少,亲不起来。若是此时中毒的是九王,婉娘想,她肯定就不会这般平静了,她必是会急得跳起来,会立即翻找医书,会想尽一切办法医治好他。

     她一直在躲避李夙尧,他战胜归来,三天两头往自己府上跑,名义上说是教穆郎耍枪,其实他的真正用意,她也知道……只是一直以来,她还一直抱有一丝希望,纵使她知道自己的婚姻由不得自己,但她还是希望能够嫁与九王。

     临来江南的前一天,他的父亲母亲都明确跟她说了,她是必须要嫁给英武将军的,必须要嫁入唐国公府。她作为寒门之首安璟侯的嫡千金,婚姻早已不是自己一人的事情了,她必须要嫁给眼前这个人。

     此番才好好打量他,国公世子,英武将军,名门望族,战功赫赫。这样的少年,偏偏对自己情深意重,婉娘想,如果当初在杭州时没有遇到九王,或许她也会庆幸自己得了个好夫婿……

     只是,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父母之命固然重要,但她更想要自己的幸福。嫁与九王,照顾秦太妃,看书弹琴,平静一生,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况且,九王也说了,此次江南一案,只要他抓出作案之首,他们,便就可结为夫妻……她不是不期待的。

     想到此处,婉娘依旧对李夙尧恭恭敬敬,敬而远之,声音淡淡:“我虽不是博览群书,但这四年来,也看了不少医书,我会尽心解了你的毒。或者,你可以派你的人查出害你的凶手,向他们索要解药。如果都不行,还有薛神医呢,他云游去了,九王写信给他,他应该会回来……”

     李夙尧心像是被刀剜了一样,九王,又是九王!她到底明不明白,她是自己的未婚妻!唐国公府,安璟侯府,包括二圣,都希望他们可以结为夫妻,她还天真地以为可以嫁于旁人吗?

     她这样算不算是不守妇道?公然在自己未婚夫君面前提及其他男子,这算什么?李夙尧急火攻心,只觉得喉间一阵腥甜,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

     咳了咳,李夙尧郑重瞧着婉娘,脸色是婉娘从未见过的沉重,他说:“婉娘,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的心思。你脾气扭,我脾气也扭,我想要娶你,即便是双方父母都反对,我也不会妥协的!就像之前在杭州,我若坚持不想娶你,即便是将我捆了,我也不会娶!我的意思明确,态度坚决,所以你现在与其想着别的,倒不如关心关心我!”

     婉娘静静听完,平静地对上他的眸子:“若是此时唐国公府已是向我安璟侯府下了聘礼,你我关系定了,我自是会好好呆在京城,绣着嫁妆等着嫁给你,也不会跑到江南来。可现在,你我之间有的,只是双方父母口头上的承诺,我也只是安璟侯府的三小姐罢了。”

     李夙尧显然气得不行,频频点头:“好,原只是为的这个,我现在就书信一封,命我李家人去你云府上提亲!等回头这里的事办妥了,即刻回京完婚!”

     婉娘惊道:“你不可以这样做!”也不敢再激怒他,只别过头说,“凡事,等回了京城再说。”

     两人都是彻夜无眠,静静坐着,婉娘一向不多言,李夙尧想着心事,此番也安静很多。第二天天一亮,两人便收拾了行礼,搭船渡江,刚下了船,便见九王与张笙在渡口候着。

     张笙身着褐色长袍,看见了李夙尧跟婉娘,上前一步,屈身请礼:“下官恭候将军与郡主多时了。”

     九王双眼上还蒙着白布条,微微扬唇笑说:“夙尧,四年没见,你怕是又长得壮实了不少。你的英雄事迹,可谓传遍了大江南北,我在江南这些时日,百姓们没少念叨你。”虽是赞美之词,可言语之间带着几分客气疏离,再不似小时候那般了。

     李夙尧笑说:“侄儿只是莽夫一个,哪算什么英雄,倒是九王叔你,竟是只身一人前往江南,勇气可嘉。”

     九王笑容不变,没再接话,只转头看向婉娘:“你这次给我配的药好似管用,前两天方定给我拆布时,我隐约可以看见一些模糊的影子了。”伸手摸了摸眼睛上的白布条,“今天晚上拆了布,或许就可以复明。”

     婉娘心里高兴,面上却平静道:“如此,甚好。”

     张笙见几人间气氛异常怪异,咳了声,引手道:“世子,郡主,下官已于府上备好酒席,两位请。”侧过身子,给两人让出一条路。

     巳时时分,扬州城的集市十分热闹,这个抓着那个的肩膀说:“张三,上次吃我包子那十文钱什么时候还?”张三见状,撒腿就跑。

     男的去青楼听雅妓唱小曲儿,被妻子抓到了,拧着耳朵往回扯。男的好面子,可偏偏又怕这个母老虎,于是将脏水往同伴身上泼:“李四,以后出来混不要再拉我!”这边又转头,嬉皮笑脸哄妻子,“朋友嘛,他拉我过来的,夫人,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为夫保证!”他竖起两根手指戳天发誓。

     李四不干了:“王二他媳妇,你家王二在外面可养了好几个相好的!”

     王二暗叫不妙,也是撒腿就跑。

     李四正得意地奸笑,却被人拧了耳朵。他转过头去,见是自家那奇丑无比的婆娘,硬是挤出一个笑:“麻子,为夫这就随你回去,为夫任你欺负!”

     麻子媳妇不干,操起擀面棍就要下毒手。李四见状,又是撒腿就跑!

     婉娘有些好奇地左右瞧,街市上很热闹,虽及不上京城与杭州,可也算有其独特的韵味……

     张笙是松阳县县令,此处往松阳县去,还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张笙早就备好了马车。

     到了松阳县县衙时,已是午饭时间,张笙领着一众人往府内走去。

     长宁郡主布衣荆钗,妇人装扮,带着一个奴仆迎了出来,先是向李夙尧寒暄几句,便来瞧婉娘。

     惠安郡主云润婉,她也早就想见见是个什么模样的女子了。到底是什么模样的女子,竟然能令当朝康王殿下与英武将军同时挂心。这不瞧还好,一瞧,长宁愣住了。

     眼前的女子,豆蔻年华,身形纤而不弱,容颜娇而不媚,既有南方女子的灵气,又有北方女子的端庄,叫人一旦瞧上,便再也移不开眼。惠安郡主有个姐姐,之前是与自己夫君有婚约的,长宁想,妹妹长得如此,姐姐一定不会差。

     长宁生来貌丑,因此,很是羡慕那些长得漂亮的女子,笑着对婉娘说:“妹妹长得真好看,叫姐姐一瞧,便移不开眼睛了。”

     婉娘笑着,恭恭敬敬地向长宁鞠了一礼,没多言。

     此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抱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小女孩过来,向着长宁道:“夫人,小姐闹着要母亲,奴婢带着她来找夫人。”

     婉娘目光落在小女孩身上,小女孩年纪虽还小,可依稀看得出,貌随父,异常清秀,长大之后,必是个佳人。

     长宁伸手自奶娘怀里接过小女孩,轻声哄道:“妞妞乖,先跟着柳妈去玩一会儿,娘呆会儿去找你,听话啊。”

     小女孩很懂事,听话地点头:“那妞妞呆会儿也要爹爹来陪我,妞妞要跟爹爹学读书,好不好?”

     张笙拍了拍女儿头,眼中尽是宠溺:“妞妞听你娘的话,爹忙完了就过去找妞妞……”

     婉娘别开头,却是有些心酸,姐姐,若是你看到今日这般场景,还会那么傻么?你心心念念的张郎,早就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父亲了!他娶妻生子,一家子和美幸福,你还那般傻做什么?

     几人用了餐,一整个下午,李夙尧他们去办正事,婉娘便陪着长宁一起跟妞妞玩。妞妞长得好,性格也好,小小年纪就活泼大方得很,见到婉娘一口一口地叫着漂亮小姨。

     婉娘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不讨厌,但也谈不上多喜欢。

     长宁招手示意柳妈将妞妞抱走,坐正了身子,对婉娘道:“九王叔来府上的这些时日,时常念叨着妹妹,说妹妹貌美心慧,此番一见,可不就是如此。”啧啧赞叹,“妹妹不但人长得好,竟还懂得医术,九王叔的双腿,可就是妹妹给治好的?”

     婉娘对长宁,态度一直比较疏远,只客气道:“是九王殿下过赞了,我也只是一个平常人而已。治好九王双腿的,其实是薛神医,是他临走前留下的药方,我不过按着药方每日熬药罢了。”

     长宁挪了挪身子,凑近婉娘:“当年的薛神医,是天下第一神医,曾经天下动荡时,他救活了不少人。但他不在乎名利,不想入士为官,便就没进太医院,只留在九王府替九王一人治病。”

     婉娘点头,有些敷衍地说:“有些累了,想先回房歇息。”说着起身。

     长宁也起身,笑道:“房间早就准备好了,我陪妹妹去。”

     到了晚上,李夙尧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毒发,婉娘赶到的时候,他面上一片青紫,浑身也抽出得厉害。婉娘慌了神,疾步走过去瞧他的症状。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周很忙,过了这个周五就好了,我下周争取日更6000+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