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傻X
    李夙尧确实是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若不是极力强忍着,他恨不能呕出几升血来,肉丸子,她真的太过分了!她可以打他,可以骂他,她甚至可以拿剑抵着他的心窝,可她怎么能?怎么能将自己往别的女人身边推呢?

     只要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只要这个女人她爱她的丈夫,哪怕就是不爱,只要她想要跟丈夫合乐安宁地过日子,她便就不会将丈夫往通房丫头那里推!婉娘,他的婉娘,他捧在掌心来宠的好妻子,竟是不在乎他的!

     李夙尧疾步走出了自己院子,他脾气拧,越想越生气,结果急火攻心,只觉喉间一股腥甜,待反应过来时,已是一口鲜血喷在地上。

     墨烟是奉独孤氏之命,来给世子爷跟世子夫人送补品的,结果刚走到门口,却见世子爷这般……

     墨烟惊得一顿,立即跑过去将李夙尧扶住,问道:“世子爷,您这是怎么了?是否体内毒素未除干净所以才吐了血,奴婢扶您进去吧!”边说边自作主张地要架住李夙尧胳膊往院内走。

     李夙尧心情极度不好,一抬手便将墨烟挥开,怒道:“给爷滚远点!”鹰眸紧紧锁在她脸上,十分犀利,“你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爷的话你不听了,不是叫你有多远滚多远吗?”

     墨烟觉得万分委屈,有些卑微地低垂着头,贝齿紧紧咬着红唇,就差哭出来了。

     “爷,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不会那般不知廉耻!”墨烟抬眸,仰视着李夙尧,眼泪在眼里直打转,“可是爷,您不要忘了,奴婢生死都是您的人!奴婢自被买入国公府便就一直伺候着您,府上谁人不知,奴婢将来是要给爷做房里人的,即便您不喜奴婢,可也改不了这个事实。”

     李夙尧轻哼一声:“简直反了天了!不过一个奴婢而已,竟然敢用这种语气跟主子说话!墨烟,爷今天就清清楚楚告诉你,想做爷的女人,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他心情烦躁得很,若不是瞧在墨烟伺候他多年的份上,他早就将她撵出府去了,哪由得她在眼前晃?

     墨烟即便心里万分委屈,此番也是极力忍着!她打小是跟着世子爷一起长大的,世子爷何种脾性她还不知道吗?越是跟他顶着干就越是没有好事儿!

     “是,奴婢知道!奴婢一定安守本分,伺候好夫人!”墨烟擦了擦眼泪,朝着李夙尧微微抚了抚身子,随即淡然道,“只是,爷您真的没事儿吗?奴婢奉了夫人的命,来给爷跟少夫人送补汤的。”

     李夙尧肚子确实有些饿,不过此刻可不是吃东西的时候,大手一挥:“端进去给夫人吧!”说罢头也不回,大摇大摆往外走了。

     墨烟瞧着黑影中那抹英挺修长的身姿,指甲紧紧掐进了肉里,一股怨气堵在心口!她自然是恨的,她打进国公府时便被告知,将来有机会做姨娘,她一直都期待着!四年前,十三岁的世子爷该是娶瑛列侯府千金的,早在四年前,她十六岁那年,她就是该给了他的……

     可是结果呢?半路杀出个云小姐,不但挤走了窦小姐,连带着她姨娘的名分也一并给挤走了……她怎能不恨?她都二十了,即便夫人善心,放了她出去,她还能嫁到什么如意郎君?

     墨烟自是有自己的打算,既然美人计对世子爷不再管用,便就用苦肉计吧。

     李夙尧气愤地离开后,婉娘没打算先睡,只随手拿了一本书过来,坐在桌边静静看着。

     浮月给婉娘倒了茶,递给她,有些抱怨地说:“少夫人,您跟世子爷闹得这般动静,现在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可都知道了。”虽然浮月打小就不喜欢李夙尧,打小就希望婉娘能够嫁给温润如玉的九王,可毕竟小姐她此番已是做了唐国公府世子夫人,就该要好好过日子才对,“若是将世子爷的心气走了,您可是会后悔的,毕竟,九王已经走了。”

     婉娘手上的书却不小心掉了下来,顿了顿,又重新拾起,“浮月,以后别再提九王了,你若是想我过得好,便就别再提他。”说不让浮月提,可她自己却也忘不了……可是忘不了又如何?她已经嫁人了!

     其实想到这里,婉娘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恨的,恨那些拆散她跟九王的人。可那些又都是她最亲最近的人啊,她不管爹是怎么想的,可是娘跟二姐,她们一定是为了自己好的!

     也罢了,就算此生不能将心付与李夙尧,可只要能够做到与之举案齐眉,便也就够了。

     浮月小声嘟囔着:“小姐!”跟着李府的丫鬟叫少夫人还真不习惯,浮月改回了称呼,“小姐,或许您不觉得,可是奴婢旁观者清,您终日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姑爷,即便他对您再热的心,也有冷掉的时候。”

     婉娘眨了眨眼睛,手翻着书页说:“浮月,他不会那么做的。”顿了顿,又说,“他是我丈夫,我自然敬重他,也一直在努力地将心跟他贴得更近,可是,这也是需要时间的。”

     浮月还欲说,墨烟却领着两个奴婢大步跨了进来,手捧着托盘朝婉娘行一礼。

     “谁叫你进来的?”浮月有些恼怒,奴婢进主子的屋子,难道不该等通报么?

     墨烟将手上托盘轻轻放在婉娘跟前,笑得娇艳妩媚:“少夫人,奴婢是奉了夫人的命,来给您送些补品的。夫人说了,少夫人您身子弱,年纪又小,该是吃点东西才能给李家开枝散叶的。”

     浮月“呸”了声,急得跳脚:“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诅咒我家小姐!”眯着细长的眼睛,上下打量她,不屑道,“哦,我知道了,你不就是那个爬世子爷的床没有爬上,结果被世子爷赶走的墨烟么?怎么,竟是还有脸跑到世子夫人跟前来卖弄?”

     她两次爬床的事情,夫人可都是默认的,不然她又怎会依旧安然呆在国公府?只是,此番被一个地位没自己高的陪嫁丫头骂,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她颜面何存?

     她自认为在夫人心里是有一定地位的,也认定世子爷不会为了一个陪嫁丫头而不念旧情,于是抬手便一巴掌挥在浮月脸上。脆脆的一声响,打得所有人都懵住了,就连婉娘,也是始料未及。

     浮月一手捂着脸,眼泪哗哗流,转头去瞧婉娘。

     婉娘震惊之余,自然也是气得不轻,只对浮月道:“你与她皆为奴婢,她怎么对你,你大可原封不动地还回去!”

     墨烟以为婉娘出身寒门,该是低贱得很,即便她打了她的人,她即使不服也只能吞下去!可没想到,她竟是跟自己丫鬟说,原封不动还回来?墨烟还未缓过神来呢,浮月便如饿虎般往墨烟身上扑去,揪着她头发就扯!

     婉娘小时候自卑老实,常常被画娘欺负,那个时候,都是浮月强出的头,因此,墨烟即便岁数大身量高,也不是小浮月的对手。没有少夫人的命令,丫鬟们是不敢劝架拉架的,只能眼睁睁瞧着墨烟被打。

     一翻撕扯下来,墨烟头发散落,脸上竟也是划伤了好几道印子。

     婉娘不想被人指着鼻子欺负,但也不想闹得太过,见好就收,转头看碧池:“将她们拉开吧。”

     碧池原瞧得正起劲呢,此番少夫人吩咐了,她只得遵命过去“救出”墨烟。

     墨烟却没有起来,只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直哼哼说,自己起不来了。

     碧池不屑地丢了她一个大白眼:“又装!”

     婉娘想清静些,不想这群丫鬟挤在自己屋子里,只对碧池说:“你将她扶回去吧,跟夫人说,今天太晚了不便再打搅,我明日一早就去请罪!”

     碧池得意一笑,对婉娘恭敬道:“少夫人您有什么错?我们大家伙可都瞧得真真的,奴婢不敬主子,可不就是该打?”

     婉娘没说话,只朝着碧池点点头,又说:“你们都先出去吧,浮月,你留下来。”

     李夙尧打婉娘那里气呼呼地出来之后,进马厩里牵了一匹马就驰骋而去,去校场上找玄七赤九他们打了一架,还是觉得不解气,便又牵着马在街市上乱逛,却是逛到了太子府门口。

     太子府守门的见是唐国公世子,立即上前请安:“小的给世子爷请安。”

     李夙尧顿住脚步,抬头一看,见是太子府,便抬手说:“不必多礼了,给爷好好喂着马!”然后长腿一迈,大步跨了进去。

     太子杨佼正于东宫甘露殿内处理庶务,韵娘则于一旁帮着研磨,忽有宫人来报说,李世子来了。

     太子搁下笔,站了起来:“快去将表弟请进来。”

     韵娘也起身,伸手示意旁边一个宫女到自己跟前,低声说:“去备几样好菜来。”

     李夙尧一袭黑衣,腰间系着朱红色的玉带,大步款款地走进来,依旧一脸不高兴。

     太子赶紧命人上茶,问李夙尧:“表弟身子可大好了?”见他刚刚健步如飞的样子,不好才怪,便又道,“你这新婚燕尔的,大晚上不陪着自己妻子,来孤这里作何?”

     李夙尧深叹一口气,然后给太子简单请了一礼,方说:“倒没什么,只是闷得太久了,想到太子殿下这里讨杯水酒喝,不知可有?”

     韵娘善于察言观色,看出了自己这个妹夫此番心情不好,或许跟三妹有关,便立即说:“酒水自然是有的,妾身已是命人去备了酒菜,若是世子爷不嫌弃,便就留下来饮一杯。”

     李夙尧看看韵娘,又瞧瞧太子,忽而羡慕道:“还是表兄好,跟昭训这般恩爱,为弟可就没这个福分了!”

     太子颇为惊讶道:“表弟何出此言?可是与三姨妹闹了什么别扭?”

     即便婉娘惹得他伤心了,他也不想旁人说她的一句不是,只笑着摇头:“自然不是!”又说,“长孙鸿将军的事情,太子殿下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