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成婚二
    独孤氏此番最在意的只是夙尧的命,倒也不在乎婉娘是否出身寒门了,只要儿子夙尧喜欢的,她都会接受。

     “婉娘,我的意思,跟老太太是一样的。你这些日子一直跟夙尧呆在一起,许是不知道,我前些日子已经托了媒人去安璟侯府说亲,你爹娘都同意,此番我李家聘礼也下了。”独孤氏抽着帕子擦了下眼角的泪,“丫头,我以前待你刻薄了,还希望你瞧在老太太跟夙尧的面上,别跟我计较。”

     婉娘摇头说,“我从来都没有生夫人的气,我也会尽全力去救世子爷的,只是,婚姻的事情……”咬了咬唇,忽然说不下去了。

     如何说得出口?难道要跟她未来的婆家人说,其实她一直想要嫁的是九王吗?不管李夙尧他能不能好起来,她都是必须要嫁到唐国公府做世子夫人的了,至于九王,他们终究是没缘分。

     可是她跟九王明明就是两情相悦的啊,就这样硬生生被分开,她不甘心!一点都不甘心!

     婉娘的沉默,被李老太太跟独孤氏当成了默认,当即,李老太太的病就似好了一半似的,立即着人将府上赶紧布置起来。婉娘心不在焉,回到李夙尧房中之前,她要嫁入唐国公府的消息已是传到了李夙尧耳中。

     九王尚还在,自然,也传到了九王耳中。碧池领着一众李夙尧房里的丫鬟,开心地给她们的世子爷贺喜,李夙尧转头瞧九王,九王竟也微微笑着,只是那笑容,含着几分无奈的苦涩。

     九王端端坐在一旁,面色平和,微微笑说:“夙尧,你要相信婉娘,她说会医治好你便就一定会。就像之前,她说过会医治好我的眼睛跟双腿一样。她机敏聪慧又善解人意,她既然做过承诺,便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实现。只是,怕是九王叔不能够喝你们的喜酒了。”

     李夙尧撑着身子坐起来,眉心皱得深深的:“二圣,终究还是忌惮你了?想将你也打发得远远的?”

     九王点头:“是。生在帝王之家,原就没什么兄弟情分可言,我若依旧是个残的瞎的,或许还有那个福气一直留在京城。可此番,我健全了,自是留不得了。若没有什么意外,我这一辈子都得留在康州,不回来了。”

     李夙尧忽然想到了以前,在他有记忆以来,九王便就一直坐在轮椅上。那个时候文皇帝初登帝位,他的姨母是当今独孤皇后,他会经常跟着母亲去宫里玩……他就记得,那个时候的九王是孤零零的,总是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目光呆滞,可怜兮兮,还经常被其他王爷公主们欺负。

     九王那个时候的样子,就跟他初次见到肉丸子的样子一样,自卑的,离群的。被人欺负,却又不敢还手;想要融入,却又不敢靠近。他终是隐隐有些明白,为何九王能够跟婉娘走得近些,为何他们总是心灵相通,因为,他们曾经有过相同的遭遇。

     李夙尧伸出一只手,重重拍在九王肩膀上:“九王叔,我李夙尧这一辈子,只对肉丸子一个女人好,我若有违诺言,必遭天谴!”

     九王笑着起身,淡淡点头:“如此,我走得也放心了,我祝福你们。”也伸出手,轻轻拍在李夙尧肩上,“担心二圣……”

     婉娘回来的时候,九王已经走了,她没见到那抹修长的身影,微微有些失望。

     李夙尧将她的神色瞧在眼里,挑唇一笑,即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在乎了。九王已是落得这般下场,他还吃什么味儿?九王既已是将肉丸子让给了他,他就该加倍对她好才对。

     婉娘静静坐到李夙尧身边,看了他一会儿,又低下头,绞着自己的衣裙。

     “你我就要成亲了。”李夙尧歪着脑袋,逗婉娘说话,见她脸涨得红红的,忍不住伸手去捏她的脸,“怎么,害羞了?脸这么红……”伸开健硕的双臂,忽然将婉娘轻轻抱在怀里,下巴重重抵在她肩膀上,“婉儿,你别怪我残忍,我打十三岁那年起,便就一直想要娶你为妻。不管你是胖的瘦的,还是美的丑的,我都认定你了。我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慢慢的,你就会发现我的好……至少,我会对你很好很好!”

     婉娘没有挣扎,难得的温顺,轻轻点头:“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

     李夙尧开心地捧起婉娘的脸,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下,又用力将她紧紧抱住,他觉得,此时此刻,真是他一生最幸福的时刻。

     九王走得悄无声息,当婉娘得到消息时,已是婚礼前一夜。

     房间里布置得一片喜气,苏氏跟曼娘陪在婉娘身边,穆郎也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在房里窜来窜去。

     浮月低着头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本书还有一封信件,递给婉娘:“三小姐,刚刚府里的小厮给送来的,说是有人刚刚放在了府邸门口。”

     婉娘接过,信封上写着“婉娘亲启”几个字,字迹她认识,是九王的。

     自打那次于唐国公府见过他一面后,之后两人便就再没见过,都在避嫌。婉娘觉得,九王该是生她的气了,而她自己呢,既然已经答应嫁入李家,如果再去见九王,又算什么……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九王走了,离开京城去了康州,而这一去,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

     她又想到了初次见到他时的那个午后,他白衣广袖,静静坐在轮椅上,他双眼澄澈,笑容温和,她看到他就觉得舒心温暖。

     后来她读书给他听,他总是耐心地听着,她配药医治他的双腿他的眼睛,他从来都是相信她的……他们曾经一直努力,一同憧憬着美好光明的未来,原以为就算所有人都反对,他们也是可以在一起的……可是,事与愿违。

     婉娘觉得,以后能够嫁给九王的女人,一定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随信而来的还有一本书,是一本医书,她之前给九王读过。九王在其中一页打了个折,婉娘轻轻翻开看,是关于七日红解药的详细说明。九王他,仅凭着仅有的一点记忆,竟是一本本翻找了出来。

     这一夜,婉娘都没有睡,在看医书,明日嫁到李家后,她必须要以最快的时间炼制出解药。

     穆郎也一夜未眠,一直蹭在婉娘跟前,眼瞧着天就要亮了,他抱着婉娘脖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三姐姐……”穆郎用肉肉的手去揉眼睛,眼泪就开始流了,“你以后还会不会回来了?穆郎舍不得你。”

     婉娘合上书,将穆郎抱坐在自己膝盖上,哄道:“三姐姐当然会回来看穆郎的,你在家要乖,要听爹跟娘的话,知道吗?”

     穆郎有些不开心,歪着头说:“你骗人!我问过陵哥哥还有五姐跟六姐了,他们都说三姐嫁人后就不会再回来了,三姐骗穆郎。”

     婉娘拍了拍弟弟圆圆的脑袋瓜子,微微笑道:“那穆郎是听三姐的,还是听五姐跟六姐的呢?只要穆郎乖乖听话,三姐就经常回来看你。”

     “那世子哥哥呢?”穆郎歪着头问婉娘,“世子哥哥也会来吗?他会好起来吗?穆郎可喜欢他了。”

     婉娘在弟弟肉肉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笑道:“世子哥哥也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安璟侯府嫁闺女,唐国公府娶媳妇,李云两家结亲,算是世族跟寒门最强势力的结合。京城里的百姓都道,世族跟寒门通婚,只要出了李云两家的先例,接下来,寒门之女嫁入世家,便就容易得多了。

     对此,颇多寒门之女也是这般期盼的,甚至有些世族,也在精挑细选,想要娶个如安璟侯府嫡女这样的媳妇。

     画娘因着婉娘成亲的关系,回了趟家,柳姨娘原就心里难受得正在落泪,此番见到女儿回来了哭得更凶。

     画娘淡淡妆容,娇艳明丽,宫中几年,礼仪也学了不少,若是不认识的,都以为她是贵族之女。

     “娘,您哭什么?”画娘几步走到柳姨娘身边,替她擦泪,“女儿知道您心里难受,不服气,可也不能涨了旁人士气呀!快别哭了。”

     柳姨娘咬牙恨道:“我就是想争口气!画娘,你最知道为娘心中所想了,一定要嫁得比婉娘好,这样娘才有面子!上次听你爹说,刘家的小公子有意娶你,可有这事儿?”

     刘家不过是占着太后外戚的身份罢了,又算得什么?那刘邕又是什么条件,怎配得上自己?爹是糊涂了才会答应刘家呢!既然婉娘嫁入了李家,那么,她只有嫁入谢家或者郑家,才能够与之一拼!

     “娘您只管好好将养着身子,旁的就别操心了,女儿向太后请了几天假,这些日子都呆在家里陪着您。”边说边抚了抚柳姨娘的鬓发,心疼道,“娘,怎生数月不见,您都有了白发了。”

     柳姨娘叹息:“娘的岁数摆在这儿呢,别说是白发,连眼角的皱纹都有了。娘老了,什么都不指望,只希望你嫁得好,你日子舒坦娘也开心。”

     画娘美丽精致的面庞上划过一丝笑意,信心十足地道:“您放心好了,女儿不会叫您失望。”

     外面有人高喊吉时已到,画娘随着柳姨娘一起走出去,画娘瞧着趴在陵郎背上头上盖着红盖头的婉娘,竟是有几分羡慕。她若也是侯府嫡女的话,便就不会这般高不成低不就地愁嫁了……她恨婉娘!

     婉娘跟李夙尧拜了天地,便就被李夙尧牵着一起去了新房,由于新郎官身体的缘故,闹洞房的人也只是意思意思。新娘子盖头揭了,众人也就一哄而散,只留下婉娘跟李夙尧两人。

     作者有话要说:偶只不过才断更两天而已哇,妹纸们竟然都弃我而去了,哇哇哇哇哇!!!!!!!拼了,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