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手下触感很好,李夙尧当即心里一荡,暗暗想,这个毁了容貌的胖丫头也并非一无是处嘛,脸蛋白里透着淡淡的粉,是杏眼,五官也端正,眉眼间透着一股清灵娟秀。这样细细一打量,竟然还挺耐看的,若是脸上没这么多肉的话,下巴也该挺尖的。

     但是,就算还不错,那也是在变瘦后跟未毁容的情况下,可即便是那样,也远远配不上自己,更何况是现在这副模样了。李夙尧越想越生气,越看她,越鄙夷,越嫌弃。

     那天刘家老太太寿宴上,他亲眼见到这个胖丫头被人欺负的,被人欺负成那样都不知道回嘴还手,就知道偷偷哭!哼,爱哭鬼,受气包!被刘邕那狗崽子欺负不敢反抗还说得过去,毕竟那崽子惯会的撒泼打滚,但是,竟然被自己一个庶出的妹妹欺负,这是他当日最瞧不起她的地方。

     要是他李夙尧被家里的庶出弟弟欺负,嘿,他非得打断了他们的狗腿腌了喂猪不可!

     这样一想,这个胖丫头还有可取之处吗?一想到以后或许就真的跟她过一辈子了,李夙尧顿觉人生无望,想死的心都有!

     婉娘打了他的手,匆匆站了起来,又低下了头,只时不时挑着眼皮子看他,心里对他万分不满,可面上却不得不表现出恭敬且颇为畏惧的神色。

     李夙尧也站起来,双手背在腰后,黑着脸,学他爹平时教训副将的样子,准备将婉娘好好训斥一顿。

     “不管是你想赖着我,还是你老爹老娘的主意,总之我今天也将话摊开了跟你说,我是不会娶你的。”说着撇了撇嘴,万分“好心”的顾及着她的自尊心,语气稍微轻了点,“我也知道,你变成现在这样,我确实有点错。但是始作俑者不是我吧?没道理让我一人兜着。”歪头故作沉思了一会儿,“这样吧,你赖着我不就是怕自己日后许不到婆家嘛,放心,这事包我身上……”拍拍胸脯,“等你再大两岁,我给你找一个,怎么样?”

     不怎么样。婉娘想,既然你自己都不愿意了,还有谁愿意?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婉娘摇头:“我的婚事,就不劳世子费心了。再说了,我也没哭着喊着嫁你,是你爹跟我爹说的。”意思是,心中有气,找两位爹去。

     李夙尧使劲挠头发,双手叉腰在亭子里来回走,说不通了。他要是能劝得住自己爹,那事情就好办了。

     “你故意的是不是?”李夙尧忽的停住步子,扭头瞪婉娘,几步走近她,伸手戳她额头,当然是避开疤痕处戳,戳了几下又去捏她的肉脸,“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嫁我,我以后天天这样欺负你。”

     “你爹来了。”婉娘避开他的魔爪,往他身后看,说着便要往他身后去。

     李夙尧才不信,觉得她是想借口开溜。这事还没谈妥呢,别想逃。

     “别拿我爹来吓唬我!”李夙尧伸手便拽婉娘的肉胳膊,婉娘跌跌撞撞的,身子向他歪去,李夙尧继续呵斥,“我就说你小小年纪有心机,这没几天的功夫,竟然就看出我怕我爹了,啧啧,也敢拿我爹来拿捏我,哼,挺有眼力劲!”

     “不是的……”婉娘还想给他个机会,却又被李夙尧打断,“就算我爹来了又怎样?”一手继续拽着婉娘,一手“啪啪”拍胸脯,“我爹也就是在外面威风,在家里还不是被我娘管得死死的!我娘最疼我了,到时候就算你云家赖着我,也没辙,我娘一准不同意。”

     婉娘低了头,心想,将来才不要嫁这样的夫君呢。有勇无谋,而且说话都不过大脑,连她八岁的女该都知道在外人面前不能说爹娘不是,可他不但说了,而且还一点顾及没有。

     婉娘悄悄看了眼站在李夙尧身后的唐国公,心里止不住地打寒颤。

     唐国公脸色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京城里,谁都知道他李烈惧内,他还疑惑呢这是谁造的谣言?敢情就是自家这臭小子!

     二话不说,脱了铁靴,“啪”一下就打在臭小子屁股上。

     李夙尧捂着屁股一跳,怒气冲天,火冒三丈,老大不高兴了:“谁打老子?”

     “你老子我!”之前在刘府因教训臭小子犯了一次错,这次先攒着不打,回去再教训。于是迅速将鞋穿上,父子两个大眼瞪小眼。

     “我不娶!”李夙尧斩钉截铁。

     “你敢!”李烈虎目圆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得你在此胡闹!”

     李夙尧哼了哼:“娶就娶,大不了到时候再多买几个妾,让她心里膈应。”撂下狠话一个跳跃,便蹿到亭子外面,头都不回地大摇大摆走开。

     当着未来妻子面说这种话?唐国公气得不行,追着过去就要打。李夙尧见他爹追来了,身子灵活得很,跑得更快。唐国公身经百战,哪能跑不过一个毛头小子?于是两人像是赛跑似的,眨眼功夫便没了人影。

     浮月当时见这个讨厌的世子爷来寻小姐的不是了,怕小姐受欺负,于是赶紧跑走准备去搬救兵,结果半路碰到了九王跟国公爷。刚好国公爷在找世子,她便如实说了情况,然后就跟着怒气冲冲的国公爷又回了这里。

     “小姐,你没事吧。”浮月赶紧走到婉娘身边,上上下下好好检查着。

     婉娘挥挥手,说:“我没事的,浮月。”又走近九王,即使知道他看不见也给他行礼,“请九王安。”

     九王抬手道:“云姑娘不必多礼。”寻着声音的方向笑看着婉娘,双手交负着摆在小腹上,“小世子不是有心说的那些,云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刚刚国公爷说有话与自己说,便支开了方定,现在却一人跑了,九王坐着轮椅,眼睛又看不见,只能继续留下。

     婉娘脸霎时就红了,吞吐道:“我没有怪他。”

     九王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听觉特别好,并且能根据说话人的语气判断她的表情跟心情。听婉娘的话,九王就知道,小姑娘羞涩了。

     他转了话头说:“你在看书?”

     婉娘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的?”说着又伸手小心翼翼地在他眼前挥了挥。

     九王笑道:“你也别挥了,我是真的看不见。”

     婉娘觉得自己先是大不敬,又被拆穿,赶紧道歉:“对不起。”

     “嗯,没事。”他没放在心上,双手推着轮椅往石桌方向走,“因为我刚刚听到了书页被风吹动的声音,所以知道你在看书。”抬头,眼睛直直盯着亭子外面一处看,“现在还不到酉时,太阳应该还在,初夏傍晚阳光烈,我虽看不见事物,可还是能感受到光的。”

     婉娘觉得这个九王确实没什么架子,因此也放松了不少,看了看石桌,问九王:“那王爷知不知道我在读什么书?”

     九王笑容温和:“是在看医书吧?”

     婉娘也撇着嘴笑:“您一定是嗅到草药的味道了。”

     “你很聪明。”九王寻着声音的方向,侧头看婉娘。他眼仁漆黑,仿若一潭深水,漂亮得很。

     婉娘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本能地想要继续跟他聊下去:“我外祖家是开医馆的,外祖父跟舅舅都是大夫,可是他们却不在杭州。”想着摸了摸自己额头,颇为苦涩,“不过,就算他们在,也未必能够医得好我额头上的伤口,娘说要去京城里给我请大夫看。”

     九王静静听完,虽看不着她的表情,但听她说话语气就知道她是自卑的。

     想想也是,姑娘家小小年纪便毁了容貌,搁在谁身上都受不了。而她如今能做到这般不哭不闹,也算是坚强的了,比自己当年要好。

     “云姑娘千万别泄气,京城里的名医不少,若是宫外的不行,到时候还有皇宫御医,总能寻到方子将你治好。”九王想安慰她,让她相信自己,继续说,“你看我之前,连一点光线都感受不到,现在却比之前好得多了。”

     “真的吗?”婉娘相信他的话,竟有些期待着去京城,“那我额头上的疤痕要是能去得掉的话,就不用嫁给世子了。”

     九王微微蹙了下眉:“有这么好的亲事,云姑娘难道不愿意?”

     婉娘知道九王看不到自己容貌,在他面前也就不感到自卑,也不必像在李夙尧面前那样遮遮掩掩的了,抬着脸,对上九王漂亮的眼睛。

     “娘说低门高嫁,将来会吃很多苦的,而且,我也没那么奢望过。”婉娘双手撑起下巴,嘟着嘴道,“书上也说了,结亲是结两姓之好,如果一门亲事会给两家带来仇怨,便不是喜事了。”

     九王微微愣了愣,转而笑答:“说的竟是有几分道理,看来,你也解了我心中的一个结。”未等婉娘问,继续说,“之前母妃给我选亲时,挑的都是些京城贵女,崔家,窦家,郑家,王家还有谢家,有些家族女子的血统,甚至比皇家还要高贵,又怎会愿意嫁我这样的?可是低门的,皇家又看不上。不过现在想想,娶妻生子只要夫妻和睦就行,哪来那么多的门道。”

     婉娘摆下自己的糟心事,转而去安慰他:“九王,你人好,不会有人嫌弃你……”是瞎子跟瘫子的,这样说不行,转而道,“我给你说个笑话吧?苏妈妈说给我听的。”

     九王点点头,静静听着,心里想,终于将她唬得忘记伤心事来同情安慰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