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李夙尧跟他爹打了一架后,体力消耗得太多,觉得有些饿了,便跑去云府大厨房里找吃的。他才得十三岁,正是长身体的关键时期,因此,饭量比平时增了好多,一只鸡腿不够吃,又叨扰着让厨房里的大厨亲自给他做饭。

     大厨知道他的身份,自然不敢怠慢,听着他报的菜名,一一照着做。

     填饱肚子后,天也黑透了,他累了一天,便打算回屋子睡觉去。

     正打着哈欠,忽然隐隐听到有人在弹奏古筝,琴声忽高忽低,抑扬顿挫,仿若过石清泉,能够涤荡人的心灵,竟是及其美妙。

     李夙尧是京城来的,又是出自世家贵族,虽然自己不怎么靠谱,可身边的人不是皇族贵胄,便是世家贵女,琴弹得好不好,他只一耳朵便听得出。

     他“咦”了一声,兀自道:“云府竟也有能将琴弹得如此美妙的人?若是被太子寻得,怕是要飞上枝头喽。”然后大步一迈,便寻着声音而去。

     走到一道院门前时,却被守门的婆子拦住,原来这是柳姨娘住的荷院。

     婆子正是桂妈妈,看了李夙尧一眼,恭敬行礼:“世子爷恕罪,这是我们姨娘的住处,爷您不便进去。”

     李夙尧怔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看院子上的匾,却写着“荷院”两个字。

     “这琴是你们家姨娘弹的?”李夙尧双手抱胸,只是想探个究竟,并没有想要进去的意思。

     桂妈妈嘴角不自觉挑起一丝笑意,低着头回道:“不是我们家姨娘,是四小姐弹的,我们小姐每晚的这个时辰都会弹奏一曲。不想今晚世子爷打这附近经过,搅到了世子爷,实在是老奴的不是。”

     “你们家四小姐?”李夙尧愣住。婉娘是云府三小姐,才得那么点大,四小姐,岂不是要比她还小?小小年纪,竟然就能在音乐方面有如此造诣,着实惊人。

     这样一想,更是觉得那个婉娘一无是处,长得丑不说,还一点才情都没有,她哪点儿能配得上自己?这辈子真是亏得大了。

     桂妈妈抬着眼皮细细瞧着眼前世子的神色,果然跟姨娘想的一样,又添了点油继续道:“是我们四小姐。之前刘家老太太寿宴上,四小姐可还跟世子您照过面呢,敢情世子您这是贵人多忘事,却是忘了。”

     一直恭恭敬敬,言语间却一直提点着他去想画娘的容貌。

     李夙尧仔细想了想,他记得当时婉娘被刘邕欺负时,刘邕确实一直对着一个女孩子献殷勤。而他知道那个女孩是婉娘的庶出妹妹,原来就是这柳姨娘的女儿。

     不过可惜了,年岁还太小了,不然等进了京城,倒是可以引荐给太子。

     “记得,自然记得。”李夙尧嘿嘿笑,声音又突然拔高了几分,冲着院子里头喊,“你们家四小姐不但人如娇花,还弹得一手好琴,可比那三小姐好得多了。”说完便迈步走开。

     “老奴恭送世子爷。”桂妈妈一张脸笑出了褶子,见世子的身影完完整整地消失在了夜色中,这才迈着老腿往内院跑去。

     内院正坐在窗前弹琴的不是画娘,而是韵娘,画娘跟柳姨娘则坐在旁边,细细聆听着。

     韵娘一曲弹罢,十指按在琴弦上,猛地打出一阵噪音,秀眉也微微蹙了起来。

     柳姨娘不高兴了,站起身子便去拧她的耳朵,怒骂道:“你摆出这副死人脸给谁看?不过叫你弹奏一曲怎么了,哪里委屈着你了?”越想越觉得气,亏她十月怀胎生出的女儿,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你啊你,要是有你妹妹一半的精明,我也就不愁了。”

     韵娘耳朵火辣辣的疼,倒也不在乎,站起身子便道:“婉娘跟世子的亲事是唐国公做的主,而且父亲跟母亲也都不反对,现下只等着去京城定亲了,姨娘怎么可以从中作梗?”顿了顿,又说,“况且女儿跟画娘都是庶出,即便那世子瞧中画娘,李家那样的身份,也是根本是不可能的。”

     一听到一个“庶”字,画娘“哇”地便哭出了声,她最讨厌别人说她庶出。

     柳姨娘也是气得浑身发抖,扬手便挥了韵娘一个耳光:“你也知道!”年少时候犯下的错,心里不是不恨的,“如果当初不是有了你,我会沦落到现在这般田地吗?我生你养你,好吃好喝地供着你,甚至曼娘有的一切,我也都求着老爷同样给你一份!在你爹心里我都是跟太太同等的地位,你竟然瞧不起我?”

     桂妈妈跑了进来,拉住了柳姨娘,劝慰道:“姨娘消消气,大小姐必不是故意这般说的。”说着使劲给韵娘使眼色,却见韵娘只望着别处,并不吭声,桂妈妈只得道,“亏得有大小姐,那世子爷以为刚刚的曲子是四小姐弹奏的,可将四小姐好好夸了一翻,说是比三小姐好得多。”

     “真的?”柳姨娘不生气了,转而挑起嘴角笑,又伸手拉过画娘,轻轻摸她的头发,“还是画娘好,从来不惹娘生气,娘下半辈子的希望可就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画娘也开心,那个世子爷看起来可比肥头肥脑的刘邕好得多了,不过到底还小,想想也有些怕,这曲子并不是自己弹的啊。画娘的琴弹得虽然也很好,至少比婉娘好得多,但是跟韵娘比起来,还是差得远了。

     “娘,在去京城前的这段日子我不学书画了,只想跟着大姐弹琴。”撇了撇嘴,眼睛一亮,“就学刚刚大姐弹的这曲,一定要学得跟大姐一样好。”

     柳姨娘笑着在小女儿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冷眼对着韵娘说:“你妹妹的话听到了吗?以后你哪儿也别去了,就呆在闺房教画娘弹琴。”

     韵娘抿着唇没说话,抬眼瞧着窗外,院子里的槐花已经快要谢光了。

     婉娘推着轮椅送九王回屋时,刚好与饭饱归来的李夙尧在院门口撞上。

     李夙尧见她笨手笨脚的样子,鄙夷地望了她一眼,然后大手一推,便将她挥开。

     “瞧你累赘的样子,连个门槛都过不去,亏得那一身肥肉白长了。”李夙尧一边训斥,一边早已轻松地推着轮椅往院内去。

     婉娘还没跟九王道别呢,迈腿也走进院子去。浮月跟在婉娘身后,对这个世子一百个不满意,噘着小嘴说:“我们家小姐可好着呢,才不累赘。”

     进了院子后,九王便自己用手转轮椅,转了个方向,对着婉娘道:“今天多谢三小姐送我回来,天黑了,这西厢离东厢远得很,我叫方定送你们回去。”

     婉娘低头扯着衣角,扭扭捏捏地说:“府上很安全的,我也认识回去的路,不麻烦那位方大人了。”

     九王笑了笑,眸色漆黑幽深,可眼仁却没有转动,只盯着一个方向看。

     “那也好。”顿了顿又说,“京城里最好的神医在我府上,等回了京,我便禀明圣上,叫薛神医也给你治额头上的伤。”

     婉娘恭敬道:“谢谢九王。”

     婉娘走后,九王还是叫来了方定,让她暗中护着婉娘回去。

     李夙尧置身事外,不知道九王为什么对一个胖丫头这般好,疑惑道:“不过一个正三品骠骑将军的女儿而已,也值得九叔您对她这般好么?”李夙尧是当今独孤皇后的侄子,自小又是在皇宫长大的,因此也跟着太子诸王们叫杨珩九叔。

     九王摇头轻笑:“你害人家姑娘毁容在先,出言恶语相对在后,若是这事搁在旁人身上,怕是早就要哭闹上吊闹开了。偏这云三小姐这般不哭不闹,白天时竟还帮着你……”指的是当时两次提醒李夙尧他爹站他后面的事,“想她小小年纪竟是够能忍的,难道我也该像你那样对她?夙尧,你这个未来小妻子恐怕并非你表面上看的那般一无是处,不要错失良缘。”

     不过一个胖丫头而已,竟然能够让当朝九王如此夸赞,李夙尧着实不敢相信。九王说她好,可李夙尧一点没瞧出她好在哪里,要才无才,要貌就更别提了。

     “难怪当初被她一个庶出妹妹欺负成那样,原是实在比不得人家。”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转了话头道,“我刚刚自厨房那头过来,途中听到一阵琴声,跟太子堪堪有得一比,便寻着声音而去,却发现竟是府上四小姐所奏,就是欺负胖丫头的那个庶出妹妹。”

     九王摇头淡笑:“太子的琴艺高深,岂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能够比得上的……”想想觉得这是在云家,又是云府内宅的事情,不便多说,便道,“也难怪你爹成天教训你,这毕竟是在云家,别当是在京城国公府。”

     李夙尧撇嘴:“嘁~你管我,你又不比我大几岁,还真将我当晚辈了。”说着便看九王,嘿嘿笑道,“来杭州前去你府上玩,秦太妃对我说,好似要将窦表姐说给你当王妃。”

     “华兰?”九王微微一怔,随即有些薄怒,“母妃怎么将心思都打到窦家头上了,华兰,我可是一直将她当作妹妹的。”

     见一向温文尔雅,遇事镇静的九王也有失态恼怒的时候,李夙尧心情不错。

     “我表姐长我半岁,眼瞧着都十四了,十四岁竟还没有定婆家,估计也是挑来挑去没挑到合适的,我姑妈可疼她了。”想着自己娘之前跟他说过的话,又想到表姐的花容月貌,李夙尧既惋惜又悔恨,“我娘之前可跟我说过,将来是要将华兰表姐许配给我的,不过现下我爹却抢先帮我定了亲,要是被我娘知道,还不得吵到皇后姨母那里去。”

     九王“哼”了声,泼冷水:“让你娶云三小姐,可就是皇后的意思。”

     “什么?”李夙尧再也淡定不了,“嗖”一下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