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只是这李夙尧是谁?他可是李烈的儿子,打小便是跟着父亲在军营里长大的,若是杨明萝这点招数他都不能轻易躲过的话,将来还怎么带兵打仗?还怎么灭了那西夏国,生擒那国王和王妃?

     李夙尧一手抓一只烤红薯,轻易躲过了杨明萝的明袭,却被滚热的红薯烫得嗷嗷直叫。待反应过来,立即将红薯丢进碳盆里,双手掌心中生茧的地方已被烫得红了一片。

     可怜他堂堂国公世子爷,出身高贵,又是长得相貌堂堂丰神俊朗的,竟会为了吃的丢这种人。

     他肤色虽不比其他世族子弟白皙,但浅浅的麦色更是彰显了他将门之子的身份,身着一袭玄色的华丽袍子,更衬得他气质出众威武不凡。小小年纪,在京城里,已是跟太子九王谢昭他们几个齐名的美男子,偏偏性子过于冲动,有时候太不稳重了些,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婉娘心里暗叹,若是以后跟这样没有共同语言的男子一起生活的话,三言不合,怕是要被气死的。摸了摸额头,好在自己额上的伤疤好了,父亲那所谓的理由也不再成立。

     而唐国公府呢?怕也是巴不得趁早甩掉自己这包袱呢。

     杨明萝见李夙尧这副熊样,插腰笑得牙齿打颤,只道这是报应!活该!

     王府的丫鬟立即打来了一盆凉水,李夙尧觉得实在丢人,闷着头虎着脸,将双手浸在水盆里,然后转头去瞧婉娘。

     婉娘看得出这李世子跟明萝郡主似是有些恩怨,原是不打算插嘴的,但见李世子看自己了,若自己不说些什么,怕是他能跳起来跟自己急。

     想了想,便道:“那红薯是刚刚丢进去的,还要再过一会儿才能熟,火候不到不好吃。世子您烫伤了手,刚好薛神医也在,不若叫神医给您瞧瞧吧。您以后是持刀握枪的人,伤了手可是件大事情。”

     李夙尧心里莫名一暖,肉丸子总算知道关心自己了,他唇角微弯,笑道:“这点伤算得了什么,还不必劳烦薛神医。”边说边蹙眉头,心想这水可真够寒的,觉得差不多了,将手拿出来,用干布擦了擦,扭头继续看着婉娘,“想我以前跟我爹在军营里练兵的时候,百十来个士兵充作敌人围剿我一个,我手握着枪都磨出血了,那个时候可比这疼得多了,我一声都没吭!”

     婉娘她爹云盎,虽说是靠着给皇家铸造兵器发家的,但云盎本人却也是武学之才,武艺颇高,跟那唐国公,怕是有得一比。当然,他云盎若是不懂得武艺的话,二圣也不会封他骠骑将军的职位。

     一国之将,将来必是要带兵上阵杀敌,替杨家一统天下的。

     云盎打小就有抱负有目标,对于几个女儿的要求也严格,不仅请了先生教她们琴棋书画,甚至还给她们专门请了教骑射的先生。只是婉娘身子胖,难免行动有些笨拙,骑射学得很不好。

     但婉娘那个时候为了讨爹开心,还是下了苦功的,手拽着缰绳,也是磨了一手的血泡。有痛默默忍着,回去还不敢叫娘瞧见,只敢偷偷抹泪。此番听得李夙尧说军营里的事情,难免有些好奇有些向往也有些感怀,眼睛亮了一亮。

     大兴王朝的贵女地位很高,不比男子差,世族之女个个会点骑射功夫。

     杨明萝看着婉娘神色,拍胸脯道:“婉妹妹若是喜欢,我以后带你去我家军营,我家的马可都是一顶一的好!”边说边跳着过去,将她拉得站了起来,戳戳她的肉脸,捏捏她的肉手臂,嘻嘻笑道,“只是,怕是你得再瘦一点才能够骑上马哦,身子胖了,难免行动不灵活。”

     见她说婉娘的不好,李夙尧不高兴了,黑着脸训斥:“胖点怎么了?我看胖点就挺好看的!”冷眼睇着杨明萝,若她不是女人,他早一巴掌抽过去揍她了,“也不瞧瞧自己长得什么样,尖嘴猴腮的,一脸克夫相!”

     “嘿,臭小子敢骂我!”她自认一枝花美得很,哪能吃了瘪还不还手,跳着过去就要打,“吃我一拳!”

     方定木着脸,蹙着眉,不动声色地站到了两人间,声音冷冷的,下逐客令:“我家主子喜静,听不得吵闹。世子爷跟郡主若是没有旁的事情,还是请回吧,太妃娘娘临进宫时可是交代了,九王府除了云三小姐,其他客人,都不欢迎。”

     方定话闭,婢女夕茹便推门而入,向九王行了一礼后方道:“太妃娘娘回府了,称着有些累,便不来九王这里了,只叫奴婢来请云三小姐去太妃房中叙话。”瞅着李夙尧跟杨明萝,没有表情,“太妃娘娘还说了,天色不早了,李世子跟明萝郡主还是先请回吧。”

     李夙尧是瞅准了今日婉娘会来王府,他才来的,此番被下逐客令,心里暗暗不爽,但还得厚着脸皮道:“我再呆一会儿,等着太妃娘娘问完了云小姐话,我就护送云小姐回府去。”

     夕茹继续低着头说:“太妃娘娘交代了,今晚要留着云小姐在府上宿一夜,有体己的话想说。所以就不劳世子您了,爷您还是请回吧。”

     杨明萝识趣,捏了捏婉娘肉脸:“你呆在这边陪着太妃说话吧,我先回府了。姐姐答应你的不会食言,以后记得来镇南王府找我玩,我教你骑马射箭。”然后一个纵越,便自凳子上跳下来,见李夙尧还杵在那边,扬声道,“好狗不挡道。”猛地推了他一下,麻溜就跑了。

     李夙尧紧紧抿着薄唇,眸色渐深,心内怒火乱喷,但他却没有发泄的对象,只得向着九王道别:“九王叔好好安养,侄儿过些时日再来瞧您。”瞧了婉娘一眼,依旧一脸不高兴,“云三小姐额头伤疤能痊愈,也亏得九王叔了,侄儿在此谢过九王叔。”说罢甩了甩袖子,转身走了。

     薛神医看了场热闹的好戏,此时却跳了过来,不满道:“这丫头变漂亮了,明明就是我的功劳,嘿,一个两个的,怎么都不知道谢我?”

     九王怎会听不出,李夙尧那番话,明着是谢他,暗着,却是在提醒他。

     提醒他婉娘跟李家的关系,李云两家是有婚约的,虽然李夫人现在还未同意,虽然也还没有三媒六聘没有婚书,但皇后娘娘亲自搀和的婚事,是不会不成的。只要李夫人松了口,便是皆大欢喜了。

     九王眸子亮亮的,里面有些轻轻浅浅的光泽,对着薛神医温和笑道:“那我替三小姐谢过薛神医了。”双手转动着轮椅,瞧着婉娘的方向,“你跟着夕茹去吧,母妃喜欢你,你陪着她说说话解解闷。”

     婉娘很开心,虽然九王瞧不见,她还是向着他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陪着太妃的。”又看向薛神医,摸着额头笑道,“谢谢薛神医,我呆会儿回来再陪您下棋。”

     婉娘走后,薛神医会心一笑:“真是一个讨喜的姑娘,我真庆幸当初自己没有将她拒之门外,会哄我开心。”

     李夙尧臭着一张脸,回府就到处找他娘,夏嬷嬷跟他说,四小姐带着表小姐回府探望老太太,夫人也去给老太太请安了,此时正呆在老太太处呢。

     李老太太郑氏,是皇帝亲封的正一品夫人,为人很公正严明,行事颇有当年李老爷子的风范。李府的儿孙们,没有一个是不敬重她不害怕她的,可偏偏她独宠着嫡孙夙尧,没道理地宠。

     听得婢女说夙尧孙儿来了,她心里一喜,也顾不得女儿媳妇跟外孙女了,两眼一闭,便仰头躺在了床榻上,哼哼着这也疼那也疼,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大丫鬟紫菊懂老太太的心思,瞅准着世子过来了,摸出丝帕擦眼泪:“老太太您这是怎么了?什么?您想小世子了?”默默垂泪叹息,“奴婢不是跟您说了么,世子爷可忙了,天天地往军营里跑,他可是要去干大事了,来年还要带兵去攻打那西夏国呢。”

     李老太太胸口直起伏,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眼瞧着我这半截身子都入了土了,可惜我这个死老太婆福薄,死前没能够瞧见我那嫡亲的曾孙子出世。”将手往胸口一捶,“我死了不要紧啊,可到了底下怎么对得起李家列祖列宗,怎么对得起死老头子啊!”

     独孤氏就坐在婆婆郑氏跟前,知道婆婆的心思,一边劝慰一边朝儿子使眼色:“夙尧,你还杵着做什么,你看你做的好事,将老太太气成这样!”

     李夙尧莫名其妙,怎么几天不见,祖母竟是病成这样了?

     他心里本就存着气,此番刚好有个机会叫他发怒一翻,立即气沉丹田,指着满满一屋子的丫鬟婆子吼:“养你们有什么用?你们是怎么伺候主子的?老太太都病成这样了也不知道请大夫去?你!”指着丫鬟红绸,“去,将京城里最好的大夫都给爷请来!”

     老太太一听请大夫,立即爬坐了起来:“好了好了,我这身体没病,可好着呢。”为了证明自己好,不停抬胳膊晃手臂,见孙儿黑着一张脸瞅自己,老太太顿了一下,然后双手交握,捂住胸口,“得的都是心病,这心病还得心药医啊,夙尧,只要你平日多来瞧瞧祖母,再给祖母添个大胖曾孙子,有了这味药,祖母包准药到病除。”

     李夙尧方想起正事,长腿一迈,一屁股坐在老太太身边:“孙儿就是为了这事来的,不过,这事得老太太您说话做主。”

     李老太太一听这傻小子开窍了,开心得要死,若不是碍着有人在,她恨不得蹦起来。

     “可是瞧中了哪家姑娘?”紧紧握住孙儿的手,“你说出来,不论是谁,祖母都给你做主成了这门亲事!”

     窦华兰瞧了表弟一眼,见他竟然当着自己面说这事,羞得脸一片绯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李夙尧瞧了自己母亲一眼,脖子一梗:“我想现在就跟云三小姐将婚事定了,再迟些,她怕是要被别人拐跑了。孙儿这一出门打仗,还不知道何时何日回得来呢,等再过几年她长大了,还不得给旁家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