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李夙尧抖着腿,双手抱胸,斜眼睨着谢昭,尽量表现得瞧不起他。

     不过平心而论,这谢小子长得确实不赖,将他娘的美貌传了个十足十。

     李夙尧心里赌着一口气,侧头对着茶面照了照自己的容貌,他长得也像他娘,不过可惜的是,五分像娘五分像爹。他爹是个手握刀戟驰骋沙场的大老粗,因此,他的皮肤不如谢小子白,五官也不比谢小子柔和。

     不过,谢家是文臣,该是长得白些,他李家是武将,长得黑点没事。这样一想,心情好了不少,转头去看表姐窦华兰。

     表姐一张脸白嫩得如玉雕般,眼睛又黑又大,樱桃小嘴微微抿着,就那样站在姑妈身边,真真是亭亭玉立,风华绝代,比肉丸子不知好看了多少!想到婉娘,他脑海里又浮出了婉娘的容貌,个子不高,圆圆的矮矮的,总是梳着双环髻,人前一副娇憨模样,低眉顺眼的听话得很,人后呢?

     肉丸子典型的属于那种打人不打脸的人,受了委屈先吞着,日后慢慢算。而且还阴得很,这帐不算则已,一算,必是叫你永不翻身。

     啧啧,以后若是真跟她成了夫妻,可得好好防着,别叫她算计了自己。

     窦夫人自是听出了这谢公子的意思,他的意思怕也是他爹他娘他谢氏一大家子的意思。虽然谢昭论相貌论学识论涵养都不错,但夙尧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儿,李家是自己娘家,她自然愿意将女儿嫁回娘家。

     此番想着,挪了挪屁股,微微动了下身子,笑道:“谢公子可真会说话,咱们兰娘比起你那胞姐,可还是差了点的。”稍稍顿了一会儿,又转头看自己嫂子独孤氏,“大嫂,兰娘以后进了李家门,您可得好好待她,夙尧若是欺负她,您得要帮衬着媳妇点。”

     独孤氏一听这是捡回了面子,立即坐得直直的,茶也不喝了瓜子也不嗑了,笑得雍容得体,当即保证:“兰娘进了我李家门,我可就是当作女儿待她了。臭小子若是敢欺负她,别说是我不答应了,便是他爹,也得剥了他皮不可。”说着转头,向窦华兰招了招手,“兰娘,你过来,让舅妈仔细瞧瞧。”

     窦华兰双颊微红,低头走到独孤氏身边,轻唤了声:“舅妈。”

     独孤氏握住她的手,仔仔细细瞧着,像是瞧不够一般,喜滋滋的。放眼天下,怕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有资格进他李家门,做她独孤佳媛的儿媳。

     话已说到这份上,谢夫人就算是瞎子聋子,也该听得明白了。想他窦家,除了有个侯爷的爵位还有什么?娶你家女儿是给你面子,不识抬举的东西,竟然敢当面打脸!且等着接招吧。

     谢昭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此时不敢抬脸看他娘,只能闷头喝茶。

     谢夫人心里将窦家贬得一文不值,此时再看窦华兰,觉得没那么好了,心情也敞亮了不少,开始想着反击。

     “李家跟窦家原就是亲戚,如今又结为亲家,真是可喜可贺。”先真诚祝福,再话锋一转,戳人死穴,“不过,我可是听说了,唐国公在去杭州时,可是给李世子定了一门亲的,好似是骠骑将军的幼女,难道世子这是想要一人娶二妻?”啧啧感叹,“虽说古时有娥皇女英的说法,可在当朝,是没这规矩的。”

     崔照他娘崔夫人想要谢昭他胞姐谢敏做儿媳,此时也附和道:“是啊是啊,李夫人,可当真有这事?我听说是李世子破了人家姑娘容貌,唐国公仗义,怕云家那丫头将来嫁不出去,才这般说的。不过,李家可是发了几百年了,竟是这般不顾着声誉么?这可是自毁血统的事……”

     郑渊他娘的丈夫是李烈他娘的侄儿,换句话说就是,李老夫人郑氏是郑渊他爹的姑妈,一家人,此番自是帮着李家说话:“崔夫人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李世子与窦小姐的婚事,可是自娘胎里就定了的。且别说那云家是寒门,便是与我们一样是望族,那也是挤不进来的。我倒是听说,是那云家的闺女厚颜无耻,对咱们李世子死缠烂打,唐国公是没办法了才敷衍着给个说法的,你们可别当真。”说着也觉得自己好似扯得有些过了不太真实,咳了声,望向李夙尧跟窦华兰,脸上笑出一朵花,“瞧瞧,瞧瞧,什么叫金童玉女男才女貌,我今日算是见着了。”

     婉娘若是听到,估计得感叹一声,历史原就是这样被篡改的。到底谁赖着谁,又是谁缠着谁,谁受委屈了?

     一翻唇枪舌战打下来,独孤一党暂且略胜一筹。几人正挺直背脊喝茶,便听婆子来报,说是骠骑将军云夫人携长女跟幼女来了,又说所赠送礼品已着小厮抬进偏厅,一一点过记在礼单上,又将礼单呈送给窦夫人。

     窦夫人接过,才得瞧了一眼,手一抖,礼单险些拿不住。

     妈呀,这云家也忒有钱了吧!

     这些世族大家虽然说出去光彩照人,可近百余年来,不知经历过多少次改朝换代风雨摧残四处逃命八方奔波的了,钱财在逃命的过程中几乎散尽,早就是空有其表。反倒是那些个寒门,趁着乱世,倒是发了一笔横财。

     窦夫人将礼单轻轻抱在怀里,感叹,偶滴个翡翠大玉镯,偶滴个人鱼小明珠,偶滴个玛瑙指环王!啊,苍天,这些可都是她的了!

     此番想着,立即对婆子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将云夫人跟云小姐们请进来。”

     崔夫人立即反对:“寒门之人怎可登世族之门?窦夫人,这云家有心高攀,您可别糊涂啊,要我说,随便打发几句叫她走得了。”

     窦夫人此时可不敢说是她请云家来的,她之前琢磨着请云家来也是跟嫂子独孤氏对了话的,原是想对那云夫人好好嘲讽一翻的。可现下云家给她带来这么多宝贝,她得从长计议,毕竟,谁会跟银子过不去?

     摆了摆手,改口对婆子说:“去,将云夫人叫进来吧。”兀自咳了一声,微微挺直背脊,将礼单塞到袖口里,转头看崔照他娘道,“她巴巴来了,就叫她进来吧,伸手不好打笑脸人,免得传出去,以为我窦家多欺负人似的。”

     说话间,窦府婆子已是将苏氏曼娘婉娘引了进来,苏氏带着女儿们给世家夫人行了礼,窦夫人命人给苏氏拿了座椅。苏氏坐了下来,曼娘跟婉娘站在母亲两侧,画娘站在婉娘身边。

     苏氏非常拘束,但尽量表现得镇定,没话找话说:“都说窦小姐是京城第一贵女,如今亲眼见到,果然是名不虚传,真真像是画上走出来的人儿。”

     崔照他娘挑刺:“依着云夫人的意思,那没见着前,可是觉得窦小姐那传名是虚的了?”她原是想着帮谢夫人说几句的,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想她身份何等高贵,怎能跟一个脚踩牛粪的寒门之人说话?呸呸呸!

     苏氏知道她们看不起自己,说话也是膈应的,此时便不再应话。

     曼娘性子比较烈,瞧不得母亲被人欺负,上去就要理论,却及时被苏氏拉住。苏氏以眼神告诉她,叫她别放肆。

     婉娘抬眸瞧了李夙尧一眼,见李夙尧也正虎着一张脸瞅着她,她微微低了头,对着崔照他娘闷声道:“夫人您误会了,我娘不是这个意思。我娘是说,窦小姐的气质容貌远远比外面传闻的还要好。”抿了抿唇,朝着李夙尧跟窦华兰的方向,恭贺,“李世子跟窦小姐堪称天造地设,佳偶天成。”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表明立场,撇清关系。

     婉娘不想将来嫁李夙尧,奈何她爹却是赖上李家了,跟爹说了几次没说通,也没了法子,现在只希望李窦两家快点结亲。

     听了婉娘的话,李夙尧攒了一肚子气,一张原就不白的脸更是黑如锅底。

     肉丸子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面这样说?他跟她的传奇故事闹得京城里大半人都知道了,枉他还打算试着去认命娶了她算了,可她倒好,直接给他下不来台面,而且还是当着他自小玩大的这么多哥们的面,以后出去叫他脸往哪儿搁?

     若不是挨着有人在场自己尚且要顾得几分面子,他早就跑过去使劲揪她肉脸使劲欺负她去了,还由得她装无辜!

     谢夫人瞧着婉娘,语带讥讽:“呦,你就是那被李世子破了容貌的云小姐啊,啧啧,瞧这小模样,长得可真是,可真是……”是了半天,“富态!”

     婉娘眸光沉沉的,低头说:“多谢夫人夸赞了。不过,毁容貌之事,委实不是世子的错,是婉娘自己不好,没站稳脚跟。”

     苏氏嗔道:“婉娘,别没规矩,夫人没问你话,你别多嘴!”

     婉娘抿了抿唇,恭敬道:“是。”

     画娘站在旁边,乐了,她最喜欢听别人嘲笑奚落婉娘。

     李夙尧一巴掌拍在桌子,站起身子道:“饿了,吃饭去。”委实不想再继续听下去。

     崔照早饿了,一听,立即跟在李夙尧屁股后面,也要出去,却被他娘拉住。

     崔夫人给儿子使眼色,心道,你小子还想不想娶谢敏了?想娶就得跟着谢昭走,不许跟着李夙尧。

     好在此时谢昭也起了身子,彬彬有礼道:“几位伯娘且先聊着,晚辈也先走了。”说罢一甩长袖,转身,施施然离去。

     谢夫人看着独孤氏,自豪得很,瞧,我儿就是比你儿懂规矩,我儿将来一定要娶个公主将你儿媳妇也比下去,你是斗不过我的,哈哈哈哈哈!

     李夙尧确实是饿了,席上一口气不带停地连吞了六碗面,若不是他娘觉得没面子又怕他撑着使劲拦住,他还能再吞两三碗。

     他正在长身体,平日里又常随他爹去军营苦练,一顿满满吃八碗的主,六碗怎么够吃?

     郑渊他娘走了过来,对孤独氏说:“孩子想吃就叫他吃,正长身体的时候,能吃是个福。”坐在独孤氏旁边,笑道,“我刚刚自崔家那桌过来,崔照那小子一口气吃了十二碗面,一人吃了他一家的量,也正被他娘训着呢。”

     李夙尧一听,什么?崔照吃了十二碗?那自己才吃六碗算什么,连着又吞了四碗,这才满意。擦擦嘴,又灌了两壶茶,然后找崔照去。

     崔照被他娘说了一顿后,趁他娘没在意,又狼吞虎咽吞了两碗。

     正吃第三碗时,李夙尧猛地拍了他的肩。崔照以为他娘来了,吓得满满一口面全吐了桌上。一桌子人都被恶心得吃不下了,扔了碗,散了。

     李夙尧长腿一迈,顺手勾住崔照的肩,狠狠说:“呦,长本事了嘛!你小子为了讨好那谢敏,竟开始跟着谢小子混了,我走你竟然不跟着我走?看你小子将来怕也是个惧内的,得跟爷学一学,什么叫做爷们!”拍胸脯。

     崔照一边吃一边说:“你先别吵,等我吃完这碗再说,不然我娘要来了。”

     这崔照虽能吃,但却不似刘邕那般竟往横的发展,他老崔家也是百年名誉了,又是将门之后,崔照才得十四,便已是七尺有余,端端看着,却像是十七八的,老精壮了。

     崔照他爹崔蠡是跟着李烈混的,这崔照打小便是跟着李夙尧混,两人有食同享有裤同穿,好得很。

     崔照终于在他娘回来之前吃饱了,擦擦嘴,坐正说:“我娘有意让我娶谢敏为妻,这两天正跟谢家说和着呢,我是无所谓,有仗打就行。”崔照原是个闷不吭声的性子,只有跟着李夙尧时话才多了点,“夙尧,你爹让你娶云小姐,你娘让你娶窦小姐,你怎么想?”

     李夙尧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选择性逃避,一拳捶在桌子上:“汉朝霍将军曾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我李夙尧也是这般想的,娶什么媳妇,我打算跟着我爹去打西夏国。”

     崔照兴奋:“国公爷同意此次战西夏带你去了?”见李夙尧点头,他叫,“我也去,我也去!”

     李夙尧哼道:“我去你敢不去?”又说,“西夏国那老国王真是狗娘养的,竟然出尔反尔,明着答应对我大兴俯首称臣岁岁进贡,却又在镇南王班师回朝时侵我天朝边境,老子打得他回姥姥家去。”

     崔照见可以隋军出去打仗了,激动得想死,还娶什么媳妇儿,不娶了,还是带兵出征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