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因心里想着曼娘的婚事,第二日天才将亮,苏氏便没了睡意,唤了苏妈妈进来侍候穿衣,又命大丫鬟春梅去叫曼娘跟婉娘起床。

     苏氏因小产身子有些虚,在床上卧了大半个月,那边云老太太为了这事也生了一场病,听说也是下不得床,还请了城中不少名医来瞧。

     这也难怪,云盎云老爷今年已是三十有二的年纪,却还是膝下无子,几个妻妾虽都有所出,但还未有生出男丁的。前些日子苏氏瞧出了喜脉,大夫说很有可能诞下一个男丁,全府上下为了这事着实开心了一阵,可这喜气还未散尽,苏氏便小产了。

     府上的丫鬟婆子们私下嚼舌根时说,这云府是被人下了诅咒,云盎云老爷戾气太重,老天这是在惩罚他,叫他断子绝孙呢。

     原本也只是几个小丫鬟闲聊时乱说的,后来府上大房太太姨娘们有了身孕,但凡是被大夫诊断出为男婴的,过不多久都要小产,久而久之,这个诅咒的说法也就被坐实了。

     苏氏原本不信这些,可眼瞧着大房闺女一个赛一个地出生可就是生不出儿子,心里也开始隐隐觉得,或许真是老天爷对老爷的惩罚。

     毕竟,老爷能凭一己之力得到如今这般大的家业,那是踏着无数人的尸体得来的。

     云家往前好几代都是以打铁为生的铁匠,全家都靠着经营的一个打铁铺过活,云老太爷逝世将打铁铺传给嫡长子云盎时,云盎才得十五岁。

     后逢天下动荡,云盎并不甘于只经营这么一个小铁铺,便瞧准时机,找人牵线搭桥,给当时还只是兴国公的当今圣上提供军火,他利用自己铁器方面的天赋造诣,打造简便实用的铠甲跟兵器,全力支持兴国公。

     后来兴国公夺得天下,云盎便成了整个大兴王朝有名的皇商,连杭州刺史刘甫刘大人都要让他几分薄面。

     要说到这杭州,除了刘府,可就数云府声望最大了……

     苏氏刚刚梳洗打扮好,春梅便领着曼娘跟婉娘进来,母女三人一起用了早餐,然后往云老太太的院子走去。

     才出得院子二门,远远便瞧见赵姨娘领着蓉娘往这边来,赵姨娘一身墨绿色的衫子,梳的是平髻,打扮低调得很,明明比苏氏年轻着好几岁,这样看着,倒是被苏氏给远远比了下去。

     赵姨娘拽着蓉娘的手,快步走到苏氏跟前,低头道:“请太太安。”又将蓉娘往苏氏跟前拉了拉,“昨儿个太太说叫五小姐过来跟着三小姐做伴,妾身记着呢,一早便想着来给太太问安,可不巧,却遇着太太要出门。”

     苏氏抿唇含笑,伸手抚了抚蓉娘的头发,给足了赵姨娘面子:“正要去给老太太请安,你跟着我一块过去吧。”

     赵姨娘赶紧低着头,尾随到苏氏身后,瞧了眼黑着脸的苏妈妈后,便将目光落到婉娘身上。

     婉娘今天穿了件杏黄色的春衫,梳着双环髻,脸颊圆鼓鼓的,手臂腰肢都是浑圆的,看这体型,倒是有蓉娘的两个大。

     赵姨娘微微皱眉,小的时候人人都道这云三小姐胖得可爱,谁见着了都要夸上几句,可如今长大了,倒还是觉得女孩子纤瘦点好看。

     原本五小姐跟四小姐比起来,颜色上差了些许,可跟这三小姐比起来,自是好得多了。

     赵姨娘手牵着蓉娘,紧紧跟上苏氏的步子,小声道:“太太,妾身刚刚在来梨院的路上遇到了老爷身边的安富,安富说老爷一早便去了老太太的院子……身边还跟着柳姨娘……”她只说了一半,偷偷看了苏氏的脸色后,后面一半便未再说下去。

     苏氏心里咯噔一下,抓住绣帕的手也紧了几分,面上却还很淡然:“老爷是云家的嫡长子,早起去看望自己的母亲这是尽孝道,有什么可说的?”

     听赵姨娘这么一说,苏氏心里明朗得很,怕是柳姨娘也瞧上了那张家小公子,想将韵娘许配过去呢。她倒是越发放肆了,平日里不懂规矩也就罢了,此番竟然将主意打到了曼娘身上……自己可以忍气吞声,但是绝不能叫女儿们受半点委屈。

     赵姨娘原本以为可以自太太这边邀功,却没想到太太的表情如此淡然,只得闭了嘴,牵着蓉娘默默跟在身后,再不多言半句。

     苏氏领着赵姨娘进老太太院子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坐了不少人,除了云老爷跟柳姨娘母女外,还有云二太太罗氏跟二房的妾氏子女。苏氏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己这才卧床半个多月,大家请安也请得这般积极了。

     云老太太今日心情特别好,罗氏坐在老太太一边,两人脸颊凑在一起,共读一封书信。

     “大媳妇,你也过来。”云老太太朝着苏氏招手,拍了拍自己另一边,笑意盈盈道,“咱们家二郎升官了,对了大郎,刚刚说你二弟升的是什么官?”云盎提醒了一句,云老太太继续道,“对对,是个什么礼部员外郎,可是个大官,咱们云家可真是祖上积德啊,大郎出息,二郎也出息……”

     苏氏倒是没想到二叔云傲升官了,其实礼部员外郎也不过是个五品小官,在京城根本算不得什么,可云傲还年轻,二十多岁的年纪能做到这个品阶的官已属难得,更何况,以后还有得升呢。

     “真是恭喜老太太,恭喜弟妹了。”苏氏心里也确实开心,毕竟云家之前再怎么有威望也不过是个商家,如今家里有人在京中做官,以后凡事都好说话。

     “大嫂先别忙着恭喜我,我可还得恭喜您呢。”罗氏抿着唇笑,到底年轻,一双眼睛水灵灵的,她将信件递给苏氏,“大嫂也看看,咱们家这可是双喜临门。”

     苏氏不知道自己这是喜从何来,接过信件展开细细看,越看眉眼笑得越开,最后将信件一合,紧紧握住老太太的手。

     “二弟信上说了,此次唐国公出征,又打败了百越凯旋而归,直在圣上跟圣后面前夸赞夫君,说是夫君所制盔甲跟兵器的功劳。”她将目光投到笔直坐在一旁的云盎身上,更是喜笑颜开,“能够得到二圣的夸赞,妾身真是恭贺夫君了。”

     云盎身姿挺拔面容俊朗,平素里不苟言笑,此时听妻子恭贺自己,只微微扯了扯唇角,又看向云老太太。

     “二弟如今升官,四处都要打点,儿子会派人再送些银两过去。”他端坐身子,依旧面容冷肃。

     “妾身替夫君先谢过大哥了。”罗氏很是感激,又扯了扯身边的一双儿女,“陵郎,眉娘,还不快替父亲谢过大伯伯。”

     一双儿女还小,眉娘六岁,陵郎才得四岁,两人刚要朝着云盎跪下来,却被苏氏一把拦住了。

     苏氏有些嗔怪道:“都是一家人,你还客气什么……来,陵郎,快到伯母身边来。”她将陵郎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面颊,“真懂事,长大了也像你爹一样,做个大官。”

     罗氏红了脸,微微撇头,瞧见了一旁的曼娘跟婉娘,婉娘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胖乎乎粉嘟嘟的,像个娃娃。

     倒是曼娘,长开了,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像是那荷花池子里娇羞待放的花骨朵儿,可人得很。

     她眼睛在苏氏身上滴溜一转,凑过去道:“大嫂,我也听说了,前些日子王媒婆来说媒,说的可是曼娘的婚事?”不待苏氏答话,她又兀自道,“听说那张家公子不错,模样长得俊俏,书读得也好,将来不会没前途。”

     苏氏心里虽是挺中意那张小公子的,可面上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在意,不然就叫曼娘跌了份了。

     “也就那样,我啊,还在挑,几个女儿的婚事,我可是放在心尖尖上呢。”她笑着自盘子里捡了块云片糕去喂陵郎,继续道,“总之她们现在年岁还不大,又长得花骨朵儿似的,倒也不急。”

     苏氏话虽不在意,却是将韵娘也给说了进去,罗氏反应过来,频频点头称是,又看向站在柳姨娘身边的韵娘。

     韵娘年长曼娘几个月,看起来却似比曼娘要小上一些,两个姐妹长相气质都截然不同,曼娘性格开朗,如傲阳牡丹,韵娘长相跟她生母几分相似,瓷白肌肤尖尖下巴,一双眸子如烟如雾,总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咱们云家的女儿个个貌美端庄,别说是普通人家的公子哥儿了,就是那京中的士族大家皇族贵胄都能配得上。”罗氏没有多心思,想到什么便说什么,说完兀自捂着嘴笑。

     婉娘站在旁边,听着这话,默默垂了头,她用手去捏了捏下巴上的肉,又转头看看画娘蓉娘跟眉娘,差不多大的年纪,果然妹妹们都比自己好看,二婶婶说的怕是妹妹们吧……连画娘都说了,长成自己这个样子,将来是嫁不出去的。

     她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若是自己也能瘦成妹妹们那样就好了。

     苏氏看着小女儿的脸色,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心里却有些怪罗氏口无遮拦,她将陵郎抱到老太太身边,然后咳了一声道:“今日就不多陪老太太了,儿媳明日再来请安,身子有些不舒服,得先回去了。”

     罗氏倒还没发觉自己说错了话,依旧盈盈笑道:“大嫂身子还虚弱着,可得回去好好将养,这里有我陪着老太太就够了。”

     云老太太笑着挥了挥手道:“罢了,你们且都各回各院乐去吧,我也有些乏了。”说着挥手,却将陵郎抱住,“你留下来陪祖母……”

     苏氏皱了皱眉,大房没儿子,又见老太太这般疼爱陵郎,她心里到底是有些不舒坦的。

     柳姨娘紧紧揉着手里的绣帕,心内有些失望,昨晚特地截了老爷去自己院子,就是为了说曼娘的婚事,谁知老爷昨日应酬喝得多了,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今日一早领着自己来给老太太请安,原本想着是个机会,却没想到,什么话还没说上呢,便被下了逐客令……

     此时已是不便再说,韵娘的婚事也不能全指望老爷,毕竟内宅的事情一个大男人的不好多管,太太那里是没希望了,那么,还是得靠自己才行。

     柳姨娘如此想着,捏住绣帕的手又紧了几分,心里暗暗想着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