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苏氏领着一双女儿回了梨院,身子有些乏,懒洋洋地靠在软塌上,身上盖着毛毯。

     曼娘接过春梅递过来的补汤,递给苏氏:“娘,您身子还虚着,厨房里刚给您炖好的,趁着热吃吧。”

     苏氏近日来,天天被苏妈妈跟大女儿逼着吃这些东西,早腻歪了,此番见女儿又端着过来,皱眉道:“娘的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这些大补的东西吃多了反而不好。”她挥了挥手,“且端下去吧,曼娘,娘有话对你说。”

     曼娘将汤碗递给春梅,自己则坐到苏氏身旁,此番见屋里没有外人,直接道:“娘可是为女儿的婚事?”

     苏氏点头,又伸手将婉娘拉到自己另一边,一手握住一个:“咱们这一房没有郎君,老太太嘴上虽没说什么,可云家嫡嗣的香火没有继承下去,她心里多少会有点不舒坦。且不管以后娘还会不会给你们添个弟弟,但此时曼娘的婚事,娘是最关心的,曼娘,你若是也中意那张家公子,娘便叫人去请那王媒婆来府上一趟,应了这门亲。”

     张笙今年十七,在城外的清泽书院里念书,是杭州城里有名的才子,今年秋闱,那是稳稳当当能够点中的,又加之其容貌俊逸温文有礼,是不少闺秀爱慕的对象,曼娘自然也不例外。

     脑海中自行想象着张公子的俊俏风流模样,曼娘渐渐羞红了脸,低着头道:“娘若觉着好,女儿便也觉得好。”

     苏氏知道女儿这是中意了,点头含笑道:“那娘便应了这门亲了。”

     曼娘抿了抿唇,一张俏脸还红着,抬眸见妹妹一直盯着自己看,嘴一撇,伸手去捏妹妹肉肉的脸,瞪着眼,故意凶她:“婉娘,你一直瞧着姐姐做什么?”

     婉娘的表情有些呆,听得姐姐这般说,立即移开目光,左右摇晃着脑袋,看到案上放着的云片糕,她忽然觉得肚子好饿。

     想伸手去拿,可又想到刚刚二婶婶说的话,云家的女儿皆貌美,那说的是姐姐们跟妹妹们,自己从来都不是……想了想,挣扎着还是抽回手,只是眼睛瞄着云片糕,嘴巴抽吸着。

     曼娘了解妹妹的心思,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她才多大?竟然都想着美,想着嫁人的事了,真是不害臊!

     “好啦婉娘,知道你是个小馋鬼!”曼娘自盘子里捡了一块云片糕,掰成两半,一半自己留着一半给妹妹,“这样行了吧?少吃一点解解馋!”

     婉娘觉得姐姐说的有道理,没必要一点不吃,少吃点就可以了,她立即凑过嘴,就着姐姐的手将半块都含在嘴里,双颊鼓鼓的,一张粉白圆润的脸上,只见一点粉嫩的樱红不停翕动。

     苏氏瞧着两个女儿如此相亲相爱,只觉得心里温暖,虽然没有儿子,女儿孝顺了也行。

     春梅自外间走了进来,见太太半眯眼在小憩,轻声道:“太太,锦绣铺的陈绣娘来了,说是给几位小姐做春衣量尺寸的,现在在外面候着呢。”

     苏氏这才想得起来,今天是约了锦绣铺的陈绣娘来府上给姑娘们裁剪春衣的。

     “你去将几位小姐都请到梨院来,让陈绣娘再稍等片刻,我这就来。”苏氏起身,由曼娘扶着往外走。

     陈绣娘是个双十年华的年轻女子,裁剪手艺在整个杭州城都是出了名的,不过收价也高,一般人家请不起。

     “云太太,我今日将铺里近来时兴的缎子可都给带来了。”她表示礼貌,笑着朝苏氏简单施了一礼,手一挥,命铺里的女伙计将缎子都给拿上来,“还是按照往常的规矩,府上的小姐一人做四件,那就是二十四件,这些都是上好的杭绸,六种颜色,就让二小姐跟三小姐先挑吧。”

     曼娘看中了其中一件,梅红色的,十分艳丽娇俏,正好这也是春暖花开的日子,穿上,必定娇艳喜人。

     她抬眼看着母亲,记得母亲平日里对她的教诲,想了想,摇头道:“我跟婉娘不急着挑,还是等着妹妹们来了,由她们先挑吧。”

     陈绣娘此次带来的可都是上好的绸缎,颜色也都出挑,没有几个姑娘看了不馋眼的,没想到这云家的姑娘却这般的谦让懂礼,不禁心中暗赞。

     苏氏对大女儿的表现自然十分满意,她笑道:“就如曼娘说的,等着姑娘们一起来了,先由几个小的挑吧。陈绣娘一路赶来也辛苦了,春梅,看茶。”

     春梅端出了新煮好的碧螺春,几人正喝着茶,韵娘带着画娘赶到了梨院,身后还跟着韵娘的贴身丫鬟沁香,柳姨娘没有过来。

     韵娘穿着嫩绿色的春衫,腰肢纤瘦一盈而握,柳叶弯眉,樱桃小口,总是微微笼着眉,眉间含着几丝愁绪,有些淡淡的忧伤。

     她握着画娘的手,低着头走到苏氏跟前:“母亲,姨娘方才回了院子后便有些不舒服,只得女儿带着四妹妹过来。”

     画娘与韵娘虽是一母同胞,但长相气韵都截然不同,画娘五官十分精致,眸光通亮精明,眉眼间攒着英气,这一点跟云老爷很像,也正因此,几个女儿中,除了曼娘,就她最得父亲喜爱。

     在嫡母面前,画娘并不像姐姐般唯唯诺诺,姿态反而有些高,微微抬着下巴,有些孤傲。

     “女儿给母亲请安。”她声音清脆如银铃,亦是不卑不亢。

     苏氏看着韵娘跟画娘,缓缓道:“既然你们姐妹先来了,就先挑自己喜欢的颜色吧,按照以前的规矩,每季一人是做四件衣裳,可如今韵娘也大了,就再多加两件,陈绣娘,这次一共做二十八件,也给曼娘再加两件。”

     陈绣娘吞了口茶,笑意盈盈道:“云太太说的,我可都记着呢,你啊,就放心好了。”心里想,云家到底是富户之家,另加四件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过这云大太太倒是公正得很,待庶女如待亲女似的。

     韵娘守着本分,不敢越矩,摇头道:“衣服都够穿,给曼娘多做两件就好,女儿那多出的两件就给三妹妹。”

     画娘却不依,许是平日被云老爷宠坏了,噘着嘴巴道:“姐姐那两件若是不要,就给我好了,三姐姐若是再想做新衣,母亲可会记得的。”

     “呦,可真是什么样的姨娘便生出什么样的女儿,怎么这么不懂规矩?给你姐姐的衣服,你要个什么劲?”罗氏牵着眉娘的手,莲步往院子里走来,经过画娘身边时瞅着她道,“还真当自己是长房嫡亲的女儿了?就算韵娘不要,那也轮不到你!”

     画娘被说得一张俏脸顿时涨得通红,她事事要强,偏偏最不服气的就是自己的身份,庶出庶出,自己为什么要是庶女?明明什么都不差,无论长相女红功课,在几个姐妹中都是拔尖的,偏偏就是一个庶出的身份压着自己!

     如此想着,便觉得十分委屈,没忍得住,“哇”一声便嚎啕大哭起来。

     罗氏惊得一跳倒不打紧,倒是叫悄悄跟在云老爷身后进来的赵姨娘也吓了一跳,她本来就有些怕云老爷,正唯唯诺诺地跟着,忽的就听到这哭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太打了这四小姐呢。

     云盎一袭蓝色杭绸,面容冷俊,身姿英挺,见画娘哭得凶,微微皱眉,询问的目光看向苏氏。

     苏氏接到他的目光,心中有气,难道她这个做嫡母的还会打庶女不成?

     罗氏见气氛不对,立即打圆场道:“大哥有所不知,嫂子见韵娘跟曼娘年纪大了,便说要多加两件春裳,韵娘谦让,说是将新多出的两件让给婉娘,这下一来,画娘不依,可不就哭了吗……”她如今是礼部员外郎的妻子,说话底气也足,故意捡了重点漏掉不说。

     画娘恨得牙痒痒,可在父亲面前,她到底不敢放肆,只能撇着嘴,一个劲淌泪。

     云盎平日里是个硬汉子的形象,在女儿们心中,父亲是不苟言笑的,而此时,云盎却走到画娘身边,将她轻轻抱了起来。

     “画娘若是想要,就叫你母亲也给你多做两件,云家的女儿是不能够轻易哭鼻子的,知道吗?”他冰冷的唇角扯了扯,挑起一丝笑意,又在画娘脸颊上亲了下,这才转头对苏氏说,“姑娘们都大了,给每人都加两件。”

     陈绣娘看了苏氏一眼,见她没说话,眼珠子咕噜一转,笑着道:“既然云老爷这般说,那我可都记下了,小姐们也放心,这次的春裳,必定都做得美美的,定叫你们穿上比那百花还娇艳。”

     众人一听,都十分开心,只有婉娘心底有些失落,父亲已经很久都没有这般亲昵地抱过自己了呢。她抬起自己肉肉的双手看了看后,又去看画娘那双白瘦纤细,犹如削葱般的嫩指,自卑之感油然而生。

     同样心里不爽的还有赵姨娘,她的出身明明比柳姨娘要高,平日里见着了,却好似自己矮她一截似的,此番又见老爷竟然当着太太的面如此疼爱画娘,更是嫉妒柳姨娘。

     苏氏看了眼赵姨娘的神色,笑道:“既是如此,那就听夫君的吧。”又招手唤蓉娘到自己身边去,然后伸手拉过罗氏怀里的眉娘,将两姐妹揽在自己怀里,“你们两个最小,就先由着你们挑最喜欢的颜色,挑得剩下的,再给姐姐们。”

     罗氏是二房的太太不必客气,又见这次的缎子确实比以往的还要好,便埋着头开始给眉娘挑。

     赵姨娘见太太待蓉娘比待画娘要好得多,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感激,暗暗骂自己之前真是瞎了眼,怎么就在柳姨娘那*跟前委屈了那么多年。

     苏氏帮着蓉娘挑,选了那匹之前曼娘看中的梅红色绸缎,赵姨娘眨了眨眼,走过去道:“这梅红色的缎子二小姐穿着最合适,要妾身看,五小姐就挑这匹翠绿色的好了。”

     曼娘站在旁边看得真切,知道母亲是故意去拿那匹梅红色绸缎的,此番听赵姨娘这般说,她也答道:“既然母亲都说了,先由五妹妹跟六妹妹挑便就先由她们挑。”她低头看着蓉娘,“蓉娘告诉姐姐,你喜欢这红色的缎子不?”

     蓉娘才六岁,年纪还小,看着什么都喜欢,只觉得眼前五颜六色的很漂亮,她用小手碰碰这个,又碰碰那个,最后趴到缎子上,嘻嘻笑道:“我都好喜欢。”

     苏氏摸着她的头发笑道:“刚好六种颜色,既然都喜欢,那就每种颜色各给你做一件。”

     画娘见蓉娘这般得母亲的宠,站在旁边撇着嘴,有些闷闷不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