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其实这次杨崇召李夙尧进京,第一是想问问他关于突厥的情况,第二,也是有意召其回京做官的。不过,李夙尧在西北呆了十六年,早就习惯了那里的生活,有些不想再回来。

     草原的恣意洒脱,那么美好的感觉,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得到的。

     纵使杨崇觉得可惜,但既然唐国公李夙尧不愿回京,他也不好强行下旨逼迫他回来。

     近几年,杨崇虽然排除异己独揽大权稳坐了江山,但他越发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身在高位,九五之尊,年轻帝王,政绩赫赫,他在别人眼里,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其实他也不过是个极为普通的男人,也有七情六欲,看到喜欢的人会心动,被人明着暗着拒绝了会伤心。他也会为了心仪女子,偷偷跟其他男子去比。

     他八岁登基,十六岁理政,这些年来,他睁眼闭眼都是政事。说实话,有些累了。

     现在天下安定了,他也该是给自己放个假放松放松了。

     三宝这些日子一直呆在云府里,自从知道太后有意将她留在宫里后,这些日子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何时才能回去。可偏偏圣上说要举行什么狩猎活动,还点了名要爹跟她一起去,她现在想立即走也走不了。

     这两天她一直陪在外祖苏氏身边,平日还跟小舅母杜氏聊几句。小舅舅云梓穆现在正在城外的书院里念书,听说书院里的夫子很严,一个月只准学子们回家一次,平日里哪怕天塌了也不许请假。

     小舅舅来了信,说是一定要他们等他回来之后再回西北去。

     三宝其实还有一个四姨母,是为文皇帝妃子,后来文帝驾崩,这个四姨母还不安生,便被今圣打发至城外的清心庙里去了。

     外祖父是个严肃的人,他现在身居高位,平日里三宝鲜少能够见得到他。三宝只知道,外祖父经常找自己父亲聊天,偶尔也会找大哥跟战哥哥。

     三宝以前一直听娘说,小舅舅小的时候是个胖娃子,肉嘟嘟的,但她见到了外祖母给她看的小舅舅的画像,一点不胖。画中男子穿着件蓝色绸衫,手中握着折扇,端的风姿卓绝,风流倜傥。

     太后娘娘隔几日会差宫里的人来问问三宝的情况,然后再让宫人带着三宝的话回去。太后喜欢三宝,圣上也喜欢三宝,但是三宝不喜欢皇宫。

     此时已经是三月份了,云府里那片桃林里的桃花都开了,三宝平时没事儿就喜欢坐在桃林下看书。

     她不仅长得像她娘,那种安安静静的性子也像。三宝看书的时候,长孙战就会偷偷躲在一旁看她。自从长孙战知道太后有意留三宝在京城之后,他就日不能安夜不能寐了。

     三宝打小就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现在有人想娶三宝了,他心里莫名其妙地难受。

     李思汝笑话长孙战是个孬种,说他是根木头,说他如果这脾性再不改改的话,这一辈子都别想娶三宝了。

     长孙战是个武痴,平日里不爱笑,话也不多,但对三宝还是很好的。

     三宝有些不耐烦,大哥跟她说,战哥哥约她在桃林见面,可她已经一连来这里好几天了,也不见战哥哥出来。她知道战哥哥肯定躲在暗处瞧着她呢!他真是木头!

     “战哥哥!”三宝将书一合,站了起来,“三宝知道你就在这里,你若是再不出来见三宝,三宝可能就答应太后留在京城、以后再不回西北去了。”

     长孙战一惊,冷俊的眸子垂了下来,立于身侧的手也紧紧握成了拳。

     京城自然比遥城热闹繁华得多,圣上也比自己出色得多,三宝她动摇了……

     长孙战很纠结,他很想带着三宝回西北去,可又怕三宝恨他的霸道。可若是任由三宝留在京城,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三宝还是不见长孙战出来,很是失望,又四下张望了一会儿,然后走了。

     刚回到外祖母苏氏的院子,便看到了安录。三宝认识安录,知道他是圣上身边伺候的,他此时过来,怕是来传圣上旨意的。

     三宝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她怕圣上传她入宫后就不许她回来了。

     安录向着三宝行礼道:“李三小姐,圣上几日不见您,甚是思念,您随奴进宫一趟吧。”

     三宝看了看屋子里的众人,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圣上病了,三宝走进思政殿的时候,圣上正在一边批奏折一边不停咳嗽。

     安录对着正襟危坐着的杨崇说:“圣上,您瞧奴将谁带来了。”他微微弯身,继续说,“奴这些日子瞧着圣上害了相思病,心里着急却不知如何做,想着还是去请了李三小姐来吧,只有这李三小姐来了,圣上您才能药到病除。”

     三宝一听原来不是圣上叫自己来的,心里有些委屈,趁人没在意瞪了安录一眼,有些不高兴,嘴巴也噘着。

     杨崇瞧着三宝的样子,心情顿时好了不少,挥手对安录道:“朕借你一千个胆子你也不敢假传圣旨,是太后让你去的?”

     安录赶紧道:“圣上英明,正是太后娘娘。”

     杨崇折子也不看了,招手将三宝叫到自己身边,他则侧身卧躺在一旁。

     “你娘医术高明,想必你也知一二,过来给朕把把脉吧。”说着,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又使劲咳了几声,然后哑着嗓子道,“过来。”

     三宝闷着头,心不甘情不愿地向杨崇走去,半蹲在一边给万金之躯搭脉。

     “怎么样?”杨崇见三宝一脸认真的样子很可爱,歪头问她,“朕可有大碍?”

     三宝摇头:“圣上体质好着呢,只是这春夏更替之际,圣上要注意穿衣跟饮食才行。”

     “唔~”杨崇以手撑额,微微蹙眉,“你说朕好着呢,可朕怎么觉得浑身乏力?”说着顺手将欲起身的三宝捞坐到了他腿上。

     三宝吓得就要跪下,杨崇却稍稍用了点力气按住了她的肩膀,然后眼含笑意地瞅着她。

     “我娘说,男女授受不清。”三宝咬牙,“你让我起来。”

     杨崇松手起身,笑道:“你不是说之前跟你大哥还有战哥哥一起打猎然后就随便搭个帐篷睡外面的嘛?怎么到朕这里,就授受不亲了?别忘了,朕也是你哥。”又说,“明儿狩猎,朕也叫你瞧瞧朕的厉害。”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完结\(^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