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李夙尧从宫中回来之后,见到了李思汝跟长孙战,他一点不觉得意外。

     刚刚宫中面圣,圣上带了敬敏皇太后的话给他,说要见见三宝。

     李夙尧还记着长孙战那小子的仇,吃完饭后,扬声道:“三宝,明日随爹爹一道入宫,太后娘娘要见你。”

     长孙战吃不下饭了,偷偷瞄了三宝几眼,然后默默将饭碗往旁边一推,兀自思忖着。

     第二天三宝进宫的时候,直接被小太监引去了太后娘娘的住处。

     此时寿康宫被病重的独孤后占着,因此云太后住在云霄宫,云霄宫的小太监领着三宝一路往云太后处去。

     此时中宫无主,杨崇的后宫也没有什么位分高的妃子,平日里后宫的一切都交与吴昭仪打理。

     而此时,吴昭仪正领着几个姐妹给云霄宫的云太后请安,请安是一方面,估计都是在等着没一会儿就要下朝的圣上。

     云太后听说三宝来了,很是欢喜,立即宣她进来。

     吴昭仪坐在云太后下位,小心瞧着太后脸色,挪了挪身子后,又将目光落在了这个所谓的李三小姐身上。

     她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一段风韵事儿,就是当初云家三娘子使得唐国公李夙尧及辅政王杨珩争相迎娶的事情,想必那云三娘子是个绝世的美人儿。可现在瞧着眼前云三娘子的女儿,更加肯定了自己想法。

     眼前少女,虽则丰润了些,但瞧着眉眼肤泽,是个当之无愧的美人。

     云太后现年三十五,给杨佼生了一儿一女,女儿也于去年出了阁。她近些日子寂寞得很,因此见到三宝时,笑得嘴都合不上。

     三宝规规矩矩行礼:“给太后娘娘,各位娘娘请安。”

     云太后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去,见三宝走得近了,将她整个抱进怀里。

     “哀家好些日子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娃了,你跟你娘小的时候一模一样,是个美人儿。”又凑到她身上闻了闻,“还有一股香味儿呢,三宝,哀家听说,你可还没许配人家?”

     三宝眨了下眼睛,然后点头:“娘说我还小呢,所以,不急。”

     说实话,三宝打小是在西北遥城长大的,那里没有这么多规矩。她觉得,京城里虽然繁华,但是过着不舒服自在,一点也比不上在遥城的逍遥自在。

     云太后自从见了三宝,就将那几位妃嫔给打发走了,此时她一心想着如何叫圣上瞧上三宝,然后立三宝为后。

     心里谋划着事情,不想叫圣上此时见着三宝,因此打发了宫人去思政殿告诉圣上,说叫他今日不必来请安。

     杨崇走到半道突然遇到了太后宫里派来的人,觉得莫名其妙,但他一向尊重太后,就又折身回去了。

     到了晚上,杨崇批完了所有折子,刚刚舒展了下眉心放松一下,就又听说太后派人来了。

     小太监说:“圣上,太后着奴前来,说是请圣上去华清池。”

     华清池是宫里的一处温泉,杨崇平日里处理政事累了的话就会去放松放松,怎生太后今日要他去华清池?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了,怕是那边有什么女子在等着他呢。

     杨崇又想到昨天,唐国公李夙尧进宫的时候,太后还让自己给带了话,说是想传李三小姐入宫。

     这李三小姐才得十三的年纪,她是出生在西北遥城的,自己自然没见过。不过,好歹是自己表妹,见见就见见吧。

     于是,他到底也是带着点好奇心去的,刚走到华清池旁边,就见到一个少女背对着自己。

     少女一头乌发全数拆解下来,发梢浸入到了水里,而她正用玉臂轻轻拍着水,好似嘴里还嘀咕着什么。

     杨崇听不清,又有些好奇,于是走得近了些。

     旁边跟着的小太监想要吼一嗓子,提醒提醒那作死的小丫头,却被圣上扬手制止了。

     杨崇给他使了个眼色,说:“出去,没有朕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小太监哭丧着脸,低头称是,然后同情地看了那姑娘一眼。

     三宝是被太后忽悠着进来的,但是泡在温泉水里后,真真觉得像是在天堂。她不好意思当着那么多宫人的面泡,就将跟着的人都打发走了,一个人留在这里。

     杨崇一直瞧着正挥着圆乎乎手臂上下拍打水面的少女,觉得好笑,他瞳孔一缩,便也伸手解了自己衣物,然后轻步往池子里走去。

     三宝独自一人玩得欢,一直未有察觉,直到身后响起一个“好玩吗?”的声音,她才惊得回头。

     她一回头,就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然后她看见了一张极为英俊的面孔。

     她大脑一下子炸开了,伸手捂住胸口,在水里赶紧往后退,溅起一池子水花。

     杨崇见她似乎要跌倒,立即伸手去拉,触手之处,是女子细嫩滑腻的肌肤。他抓住之后,愣住了,说实话,有些不想松手。

     三宝脸红得滴血,使劲拽回自己的手,说:“你是谁?”然后将身子整个没入水里,只留了口鼻往上的地方在水外面。

     杨崇看着她的模样,心里有些痒,瞧着她的眼神也颇为玩味。

     他顿了顿心思,故作沉脸道:“你好大的胆子,尚闯华清池不说,见到朕也不知行礼。你自己说,该当何罪?”

     三宝嘴巴长得老大,脑袋也“嗡”一下炸开了,完了,触怒圣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