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婉娘在临去西北之前,带着儿子去了一趟娘家。

     这个时候的大宝已经半岁了,初夏的时光,他衣服也穿得少了,皮肤嫩嫩白白的,一双眼睛又大又圆。独孤氏经常抱着孙子,然后笑着说,这个大胖小子简直跟他爹小的时候一模一样。

     苏氏是第一次瞧见这个外孙,她躺在床上只敢远远瞧着,伸手向婉娘挥了挥:“我只远远看着便可,将他抱得离我远点,免得沾了我身上的病气。”

     婉娘说:“娘,自从大宝落地,你都还没见过他呢,现在我们又要走了,你就抱一抱他。你只是身子弱,又不是什么病,哪来什么过不过病气的。”说着抱着大宝坐到苏氏床边,“娘,你瞧,这就是你的外孙。”

     苏氏半倚着床沿,缓缓伸手去碰了碰大宝的嫩脸,见大宝被逗得咯咯直笑,她也跟着笑:“这孩子长得可真是好,白白嫩嫩的,跟穆郎小的时候一样。”

     自从婉娘进屋后,穆郎的眼睛就一直盯在婉娘跟大宝身上,此番听到母亲说大宝跟自己小时候像,穆郎小心翼翼地凑到婉娘身边。

     “三姐姐,你让我看看小外甥吧。”他将脸凑到大宝跟前,跟他脸贴着脸,咧着嘴笑,“哦,原来我小的时候是长得这个样子,我小的时候这么瘦么?”

     婉娘摸了摸弟弟圆圆的脑袋,笑道:“你小时候可你这胖多了,你小时候比大宝还能吃,当时光是奶娘就给你请了三个,一个奶娘的奶根本不够你吃嘛。”见弟弟撇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婉娘又说,“不过,姐姐喜欢胃口好的小孩子。三姐姐喜欢大宝,更喜欢穆郎。”

     苏氏伸手戳了下婉娘额头,虚弱地摇头道:“真是越发没羞没臊了,当着你弟弟的面也口无遮拦,我看是那李世子将你宠坏了。”

     提到李夙尧,婉娘既伤心,同时又有些惆怅:“娘,女儿以后怕是一年也见不到你跟爹还有弟弟一次了,女儿不在,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苏氏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娘有穆郎陪着就够了,只要你们过得好、过得开心,在不在娘身边倒是不打紧的。”又握住婉娘的手,说,“你去西北也好,刚好可以跟曼娘有个伴,姐妹俩在一处,这样娘还放心些。”

     婉娘有些哽咽了,唤道:“都是女儿不好。”

     穆郎倒是懂事了很多,睁着圆圆的大眼睛,一脸真诚地看着婉娘:“三姐姐放心,穆郎一定好好练习骑射,一定好好保护娘跟姐姐们。”又将鼻尖凑到大宝粉嫩的脸颊上,“你要乖哦,不许调皮惹我三姐姐生气,否则小舅舅打你屁屁!”

     婉娘说:“好,以后大宝淘气,三姐姐给记着,等回京城时,让穆郎一并给讨回来。”

     从母亲屋子出来的时候,在院子门口遇到了赵姨娘。蓉娘跟在赵姨娘身边,见到婉娘,有些娇羞地低了头,低低唤道:“三姐姐。”

     自从到了京城,赵姨娘这些年来一直不怎么生事,规规矩矩地伺候着老爷跟太太。而女儿蓉娘也乖巧懂事,因此,在蓉娘的婚事上,苏氏还是非常上心的。

     就算崔家不来提亲,她也会给蓉娘找个好点的人家,至少,不会去做妾氏。

     赵姨娘很感激,也很满足,女儿嫁的好,她脸上不但光彩,而且以后日子也好过。

     “三小姐,您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着太太的。”她站在婉娘跟前,笑得温暖,看着婉娘怀里的大宝,“小公子长得可真俊俏。”

     婉娘向着赵姨娘点头,又拉蓉娘的手:“五妹,恭喜你了。”

     蓉娘眨了下眼睛,面上晕着粉红,娇羞地道:“谢谢三姐姐。”

     蓉娘喜欢崔照,他虽不比几位姐夫跟谢昭那般俊逸洒脱,但他英俊孔武。而且,他为人话不多,看着就是可以安心过日子的,以蓉娘这样的身份,能够嫁给崔照那般家世容貌的男子,真真是高攀。

     多亏了三姐姐,怕是因着三姐姐嫁入李家、而那崔世子又与李世子关系好的缘故,自己才能有这个缘分的。

     婉娘说:“每个人的幸福都是自己争取的,每对夫妻间的感情都是自己经营的,五妹不必谢我。”

     自从李夙尧被打入刑部之后,秦太妃也将此事挂在了心上。她虽然嫉妒李家抢了她的好儿媳,但到底也知道,若是李夙尧这一生毁了,怕是婉娘那丫头也一辈子不会好过。

     后来从九王那得知李家举家外放至西北遥城之后,到底是松了口气。但她想见见婉娘,自从九王去了康州后,她还没过那丫头呢。况且她现在要跟着去西北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一趟。

     如此想着,便着夕茹去唐国公府请婉娘。

     婉娘也想着去瞧瞧秦太妃,夕茹来的时候,刚好李夙尧也从外面踏回院子。

     婉娘说:“夙尧,我们一起去看望太妃吧。”

     其实秦太妃年纪也不算大,才得五十岁,只是常年内心不顺,这才一直病卧床榻。

     当她见着婉娘的时候,心情好了,病也好了不少。在夕茹的搀扶下,还能起床,婉娘也吃了不少东西。

     婉娘给秦太妃把了脉,她知道太妃娘娘这是回光返照,心里有些难受。

     太妃娘娘虽然身居高位,但一直待她极好,她曾经也以为可以一直伴在太妃身边照顾她的。可是,没有……

     婉娘放回秦太妃的手,笑着说:“您这些日子想吃些什么,都跟夕茹姐姐说,您胃口好,这是好事儿。”

     秦太妃自个儿身体自个儿明白,心里也清楚得很,点头说:“你这丫头,许久不见了,还是这么会疼人。”

     婉娘抿唇轻笑,心里有淡淡忧伤,但并非遗憾。因为,时至今日,她嫁给李夙尧并不后悔。

     十六年之后,西北遥城,一处宅子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坐在院子里刺绣。小女孩长得肉乎乎的,梳着双环髻,一脸娇憨的样子。

     女孩子挥着肉肉的手指,眼睛紧紧盯着绣针,及是认真的样子。

     旁边的小丫鬟说:“二小姐,您绣得可真好看,呆会儿叫夫人跟大小姐瞧见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小女孩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抬眸望着小丫鬟,浅笑道:“真的吗?娘跟大姐真的会喜欢吗?”想想就觉得开心,一脸羡慕的样子,“大姐就要嫁给二姨家的大表哥了,我要给给绣件嫁妆才行。”

     “三宝,在嘀咕什么呢?”李思汝大步走了过来,一双鹰眸紧紧盯着三宝瞧,见三宝将什么东西藏到了身后,他哼哼道,“藏什么藏,就你那肉乎乎的样子,动作那么慢,我早瞧得见了。”

     三宝委屈地说:“大哥又取笑我了,爹娘跟大姐就从来不取笑我,就大哥你不喜欢我。”

     李思汝仰头哈哈大笑,然后伸手去揉小妹妹的头发,又勾住她的肩膀:“谁说哥哥不喜欢你啦?你小的时候,哥哥还给你换过尿布呢,你四岁的时候还尿床呢,就只有哥哥不嫌弃你!”

     “大哥!”三宝叫道,脸涨得通红,“根本就没有,是暖手壶里的水洒了出来的,才不是我尿床!”

     “好啦好啦,哥哥逗你玩的。”唇角抿出一丝笑意,低头看妹妹圆圆的脑袋,“你冷不冷啊?哥哥将狐皮袄子脱了给你穿好不好?”说着已是脱了下来,然后披在三宝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