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外面天色已经很黑了,雪也下得越来越大,李夙尧穿着玄色锦袍,外面罩着件很大的黑色狐皮袄子,抱着婉娘,静静地走在漫天雪地里。他将黑色狐皮袄子往前拉了拉,将婉娘紧紧包裹住。

     而他此时,正垂着眸子对婉娘笑,他笑起来右嘴边会有一个小小酒窝,有些孩子气的可爱。

     婉娘身子很虚弱,意识也有些不太清醒,但她却不想就此睡去,她想静静地看着自己丈夫。一想到以后可以永远跟丈夫还有儿子在一起了,她嘴角不自觉便挑起一丝幸福的笑意。

     李夙尧低头亲了亲婉娘面颊,然后将她抱得更紧了些,像是抱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婉娘可以看到李夙尧的下巴,还有他微微抿着的薄唇,以及高挺的鼻子。婉娘觉得,他长得可真好看。

     以前讨厌他,没有细细瞧过,现在仔细瞧了,觉得他真是当之无愧的美男子。

     再凑得近点,还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这种味道,是每夜都萦绕在她身边的,她已经习惯。

     她当初选择嫁给李夙尧时,从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他,她以为,他们俩,最多不过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她从没有想过,在自己生死一线的时刻,满心念着的会是他。

     想到这里,婉娘缓缓动了动手,然后轻轻环住李夙尧的腰,又将侧脸贴在他坚实的胸膛,轻笑着说:“夙尧,此生能够跟你成婚生子,能够跟你白头偕老,真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其实,若是当初嫁给九王,也必是幸福的。但她跟九王有缘无份,她所庆幸的是,她爱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也爱她,他们还有了孩子。

     李夙尧步伐稳健,抱着婉娘往宫门方向走去,走出皇宫,走出这个是非之地。若是可以,他们再也不想踏进这里半步!

     宫门重重打开后,又重重合上。

     宫门之外的人是幸福的,而宫门内的九王一直目送着两人,他只着了件淡紫色锦袍,此时身上已经淋了厚厚一层雪却不自知。或者说他知道,但却不在乎了……

     相比于内心的孤冷,*的,又算得什么?

     其实九王也希望他们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的,他李家为臣者忠,一直对朝廷忠心耿耿,但向来都没有权欲。像这样有权势有威望却又没有权欲的,其实最不适合留在京城。

     九王背着手,笔直伫立于雪地里,他的睫毛眉毛上都附着雪片,轻轻一眨眼睛,雪片抖落,他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轻咳了两声。然后眸光又深深往宫门方向望去,片刻后,方才举步离开。

     婉娘回到唐国公府后,便沉沉睡了过去,直到第三天晚上,才幽幽转醒。

     浮月见婉娘醒了,立即跑了过来,问上问下:“少夫人,您昏睡了两天两夜了,大夫说您气血不足身子虚,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又说,“老太太跟太太来看您好几次了,刚刚回去,也特地吩咐了,等您醒了,叫奴婢伺候您吃东西。”

     “浮月我没事,世子爷呢?”婉娘身子还有些虚弱,挣扎着起身,然后半靠在床边,又问,“小公子在哪儿?”

     刚好此时凝珠端了乌骨鸡汤进来,浮月伸手接过,又对凝珠说:“奶娘现在应该奶过一次了,你去让奶娘将小公子抱到少夫人这里来。”然后又转头,一边用汤勺舀汤给婉娘喝,一边说,“小公子长得可漂亮了,跟夫人您简直是一个模子搬过来的。”

     浮月很开心,见婉娘愿意喝汤,她喂得也很起劲。

     没一会儿奶娘便抱了小公子进来,奶娘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妇,长得干净,身子很是丰润。婉娘觉得,想必是婆婆临时给找来的。

     浮月将奶娘手里的李小公子抱到婉娘床边,小心翼翼地给她看:“瞧,眼睛像世子爷,可这嘴巴多像您啊,粉嘟嘟的,可爱极了。”

     婉娘瞧着襁褓里那粉嘟嘟小小的一团,心里一软,伸手就要抱。

     浮月却说:“您身子还弱着没什么力气,可别摔着小公子。”见婉娘手拽着襁褓不肯松手,浮月又凑近她点,“您小心着点儿,没力气了就告诉奴婢。”

     “他能有多重?我又有多娇气?怎么会连自己儿子都抱不动呢!”婉娘心都要化了,将小小婴儿抱在怀里轻轻摇着,“真可爱,我可舍不得叫她喝了别人的奶,我又不是没有!我身子好得很呢,我儿子就得喝我的。”

     旁边那奶娘怕主家撵了自己走,赶忙说:“夫人您是千金之躯,怎可自己奶孩子?况且,若是自己出了奶,怕是以后身子恢复得不好。您是贵族夫人,自然看重这些,夫人,您可得想清楚了。”

     婉娘又不是没胖过,才不在乎呢,她现在是母爱泛滥,一刻都不想离开儿子。

     儿子喝别人奶她觉得嫉妒,儿子被别人抱着,她心里也不好受。

     她觉得,孩子是自己跟夙尧的,他最亲的人就该是自己跟丈夫。

     婉娘的话,被刚刚回来、而现在正站在门外的李夙尧听见了,他也赞同婉娘的说法。

     儿子是他跟婉儿的,凭什么孩子现在跟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呆在一起的时候要比跟孩他爹他妈呆一起的时间还要长?

     李夙尧迈着稳健的步伐,大步跨了进来,朝一众小丫鬟挥手:“除了浮月,其她都退下。”见那奶娘还磨磨蹭蹭的,不肯走,李夙尧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

     奶娘吓得直哆嗦,颤着声音道:“我是夫人请来给小公子喂奶的,没有夫人的命令我可不敢走,夫人已经付了我银子了。”

     李家付的钱可真不少,这些银子够他们一家人吃一年了,若是现在差事没了,银子肯定还是得退的。这怎么行?吃到嘴里的,哪能肯吐出来!

     婉娘瞧出了她的心思,觉得她也不容易,便对浮月说:“这两天也感谢奶娘照顾小公子了,浮月,你去我那个暗红色的箱子底下拿个银锭子过来给奶娘。”

     那奶娘犹豫着:“谢谢世子爷跟少夫人,可……可我毕竟是夫人请来的,若是夫人问起来,我不好回答。”

     李夙尧早就不耐烦了,这女人何来这么多的废话?他大手一挥,面色便有些不愉:“让你走就走,哪来那么多废话?”又以眼神示意浮月,“你带她去夫人那里,就说这是我的主意,知道吗?”

     浮月点头:“奴婢知道。”然后笑嘻嘻地拽着张奶娘就往外拖。

     婉娘将儿子凑近给李夙尧看:“瞧,长得真可爱,皱巴巴粉嘟嘟的,跟我小时候很像。”

     李夙尧心里暖暖的,坐到妻儿身边,凑过脸去瞧:“你小时候?你这么小的时候啊?你怎么知道你这么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想到婉娘小时候胖嘟嘟的样子,李夙尧笑说,“婉儿,儿子可不能像你,像你可就太胖喽。”

     婉娘有些生气了,狠狠白了李夙尧一眼,然后不跟他说话,只用手指逗着儿子玩儿。

     小孩子很可爱,总是望着婉娘笑,婉娘将鼻子蹭到儿子嫩嫩的脸上:“你叫个什么名字好呢?”

     李夙尧赶紧说:“爹说大名等周岁时再取,小名爹跟老太太都说让你我自己取。”他觉得刚刚惹到婉娘生气了,现在赶紧趁机讨好,“现在我将这个机会让给你,你觉得叫什么好?”

     婉娘想了一会儿,方说:“都说小名取得随意点好养活,我儿就叫…叫宝儿。”

     李夙尧咳了一声:“干脆叫大宝得了,刚好将后面弟弟妹妹小名也一并取了,再生就叫二宝三宝四宝五宝。”

     婉娘轻轻嘟囔一声:“你当我是猪啊。”

     李夙尧伸手搂过婉娘,用唇蹭着她的脸亲:“你是为夫的小娇妻。”

     婉娘脸红了,推了他一把,然后儿子哭了。

     婉娘赶忙又抱着哄,又唱歌又讲故事的,可一点用没有,孩子还是哭。

     李夙尧说:“婉娘,儿子是不是饿了?”

     婉娘觉得可能是的,儿子饿了得喝奶,想到这里,她伸手就去解上衣扣子。

     李夙尧眼睛却瞪得大大的,眼神一直瞟着婉娘动手解扣子的那个地方,见婉娘已经将上衣解了半边、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然后让儿子含住她丰盈雪白上的那点樱红时,他突然觉得口干舌燥,浑身发烫。

     他见自己儿子有得吃就不哭了,李夙尧心里为自己哭了一把,婉娘怀孕,他可是有近一年没得吃了!现在又有儿子了,瞧着架势,怕是自己在妻子心中的地位还得降。

     两人历经磨难,好不易相亲相爱在一起了,结果他被臭小子横刀夺爱了!李夙尧嫉妒死了。

     小孩子喝了一点就不想喝了,主动将嘴拿开,可婉娘的奶水很足,还一个劲往外直冒。李夙尧眼尖,见着立即用手去捂住,他用拇指紧紧按住婉娘丰盈上的那点樱红,他正感受着手下那片滑腻的触感呢,鼻子上就挨了一拳。

     婉娘红着脸,赶紧将上衣扣好,李夙尧又厚着脸皮凑了过去。

     李夙尧很不老实地又将手按到妻子丰盈的胸部,隔着衣料用力揉,然后轻哄着道:“好婉儿,你就将衣服解了再让我摸一会儿,你看,我们是夫妻,连孩子都有了,你羞什么?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可自己动手了。”

     婉娘脸红得能滴血,就是不让,任李夙尧怎么哄,就是不肯。然后,换李夙尧生气了。

     婉娘这才说:“呆会儿娘她们肯定会来,被她们撞见了多不好,等晚上没人看得见的时候,我再给你摸,可好?”

     作者有话要说:我一直想将李二货写得高大上一点,可写着写着他又二了,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咳咳,个人觉得这章还是蛮甜蜜的呦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