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如今圣体有恙,虽然太后圣后极力瞒着,可消息还是传到了一些藩王及朝臣耳中。

     各藩王见太子未立,又自恃为皇族之后、拥有兵权,他们早就蠢蠢欲动了,就等着圣上两脚朝天的时候,他们开始发兵叛变。但自古谋位都得打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以个什么样的理由呢?嗯,清君侧不错。谁让那个独孤后那个拽,独孤家势力强大呢?

     而势力渐弱的世族大家,也想着如何选出一个首领,想推翻杨家政权另立天子,以重新达到世族一手遮天的目的。寒门之臣,说来势力渐强,但与有着数百甚至上千年的大家族想比,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各个阶层的人有各个人的打算,自然,宫里的女人门也有自己打算。

     婉娘被圣后留在宫里,这个消息传开后,整个宫里上下都知道,圣上确实中了毒,而且确实有性命之忧。但是没关系,唐国公世子夫人有办法解毒,她正在腆着大肚子给圣上研制解药。

     九王刚踏进皇宫,听到的便是这样的消息,他微微蹙眉。

     连整个太医院都束手无策的事情,婉娘小小年纪的,竟揽上了这样的事情。其实他倒不是不相信婉娘的医术,只是,他怕她陷入了险境却还未自知。

     在九王的心里,婉娘一直是聪敏的,善良的,虽然有时候孩子脾□生气,但大多数时候都很善解人意的。他曾经跟她相处的那几年时光,是他此生最美好的时光。

     但是婉娘还太嫩了,陷于政治漩涡,有的时候,即便自己无错,也会被当作替罪羔羊。九王是打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见得惯了,所以解决起来游刃有余,可婉娘……她不是。

     九王被宫里的太监引着往圣上寝殿而去,在圣上寝殿里,听有小宫女说,今日圣上已召见过好几个藩王了。那些藩王来了之后,都又一道口谕被赐住在了宫里,明为好好照顾他们,实际上就是软禁。

     九王心里自然明白,圣上如今圣体有漾,他是怕各藩王起歹心欲图谋反,所以才将他们一一宣来查探。或者说,将他们幽禁于皇宫中,若是各州藩王亲信之人造反,正好杀了领头的。

     至于九王……

     其实圣上还是蛮喜欢自己这个庶弟的,这个弟弟打小便乖巧懂事,若不是因着他太聪明了,他倒不想将他打发得那么远。康州那个地方贫瘠,物资贫乏,要啥啥没有的,这次太后寿宴再见着他,发现他倒是清瘦了不少。

     再瞧瞧秦太妃,一把年纪了,若是这个时候再将他们母子二人赶走,岂不是对不起先皇?

     这且都是后话,眼下最主要的,还是自个身体。

     圣上身上没有多大力气,但还是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床榻,示意九王坐到他跟前。

     九王听命,上前一步,行礼道:“臣弟叩见圣上。”却越级半步。

     旁边伺候着元华夫人,元华说:“九王,圣上叫你过来,你便就过来吧。”九王这才上前,靠近床榻,但依旧低头站着。

     “臣弟听说唐国公世子夫人正在偏殿给圣上研制解药,圣上洪福齐天,一定可以转危为安。”抬起眸子瞧圣上,恭恭敬敬,“只是,臣弟也向尽绵薄之力,不知圣上可否准许。”

     圣上艰难开口道:“小九儿,你恨朕吗?你虽不是太后亲生,但自小到大,朕都最疼爱你。当初下旨让你去康州,也是因着你的封地在那里,朕虽贵为天子,但并不能一味由着自己意愿做事,有的时候,事情还得合乎规矩。你以前身子弱,朕可以念着兄弟之情留你在京,但后来你康健了,就不得不去封地。”

     这些九王自然明白,他微微屈身道:“臣弟明白,臣弟心里从未因此抱怨过圣上。”

     圣上缓缓抬手去拉九王的,九王见了,也轻轻抬手去握住圣上的手。

     “几个弟弟当中,朕最信你。但朕知道,你与汝南王关系好,当初先皇夺得天下时,也是汝南王身居首功,此番朕身体不行了,他必定会挑起战事。但这个天下不能再乱了,再有战争,受苦的还是良民百姓。”圣上一双精锐的眸子里清清亮亮的,似乎有着泪泽,“朕想跟你说,若是朕真有个三长两短,希望你帮助睿儿。朕……传位于蜀中王杨睿。”

     元华大惊,没想到此时会这么说,立即跪了下来:“圣上,您一定长命百岁,可千万别说这些糊涂话。圣上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臣妾一定不会独活。”

     圣上知道元华对他真心,也相信,自己若真是走了,她会跟着去。

     圣上撩手,示意元华起身,他道:“这是后话,朕是万尊之躯,不会轻易有事的。”又看九王,却没再说话,只等着他回答。

     九王点头:“臣弟尊圣意。只是,臣弟不会让圣上有事。”

     33333333

     婉娘在偏殿,晴姑姑给她找来了很多医书,她一个人抚在案上,点着一盏宫灯,独自扶着看书。她原本就只松松挽了个发髻,此番发髻已有些乱,一缕缕贴在耳边,裹着微微有些圆润的小脸。

     婉娘已有八个月的身孕,这八个月以来,她没有一天是不操劳的。可李夙尧将她养得好,圆圆润润的。

     九王进来的时候,便看到这样一幅画面,美丽的少妇伏案而坐,穿着鹅黄色的衫子,身子圆圆润润的,跟他梦中的一样美。他双眼复明的时候,婉娘已经瘦了、美了,也自信了,他没瞧见过她胖的时候的样子。

     很多次,他问婉娘,你当初到底有多胖,每次他一提及此,婉娘就会生气。

     现在看来,他倒是觉得,即便她胖,也很美。

     九王轻步走过去,晴姑姑见到了,立即走过来请安:“奴婢见过九王殿下。”

     九王摆手:“本王是奉圣意,来帮助李少夫人一起研制解药的。”双手负于很后,清亮的眸子对上婉娘的,“你去给本王沏壶茶来。”

     “是,奴婢遵命。”晴姑姑微微蹙了眉,然后退了出去。

     九王即便竭力忍着,可看婉娘的眸光中还是有着掩饰不住地爱慕,他举步朝婉娘走近,婉娘却是一惊,立即站了起来。旁边的香炉里燃着安神的香,她似是闻得久了,又或许脚麻了,步子不稳,险些跌倒。

     “婉儿!”九王快速上前,稳稳接住她,待婉娘站稳步子后,他才意识到越礼了,便松了手,轻问,“可还好?”

     婉娘转了转有些酸痛的手腕,轻轻点头,不自觉离得九王远了点。

     婉娘是故意想要与九王保持距离的,九王也没有想要刻意接近她,但婉娘的一举一动,他看在眼里,心里却绞着痛。但他明白,如今一个已娶,一个已嫁,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九王也退了几步,双手缓缓背至身后,轻声说:“婉娘,圣上他所中何毒?”

     婉娘双手绞着衣裙,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实话与婉娘说了。

     两人正僵持着,殿外的小宫女说,云德县主来了。

     九王蹙眉,大步走至门口,云德县主画娘大步跨了进来,见到九王,秀眉一挑。眼珠子转了转,又去看婉娘,见婉娘面色微红,她忽而笑得轻蔑。

     “见过九王殿下。”画娘朝着九王微微施礼,算是请安了,又走近婉娘,垂眸瞅她桌上安放着的医书,“你可真有办法救圣上?”

     婉娘已是镇定下来,眉眼温顺,只轻轻看了画娘一眼:“四妹妹似乎很在乎这个,既然如此,不若四妹留下来跟我一起给圣上研制解药吧?”

     画娘精美绝伦的脸上划过一丝轻蔑的笑,继而转头看九王:“康王殿下,我有话相与姐姐单独说,王爷可否行个方便?”画娘向来说话不看对方的身份,她孤傲,又觉得九王跟婉娘是一伙儿的,跟他说话自然不会客气。

     九王不喜欢画娘,自然也担心婉娘,但此时确实是自己越礼了,不得不出去。

     他清润的眸子在画娘身上停留一会儿,又去瞧婉娘,然后撩袍大跨步走了出去。

     九王走了之后,画娘道:“云润婉,你又想强打肿脸来撑胖子!我就是不信,连整个太医院都无法解决的事情,你能够解决得了。况且,圣上无故中毒,明眼人一瞧,便知是有人故意为之,而这个人,不是娘娘,便是宫中太监宫婢,你若是插手进来,便就休想再退出去!”看着婉娘,抿唇一笑,“怎么样?你也有今天!我就是想看着你受苦,这样我才能解恨!”

     婉娘站得有些累了,单手扶着腰便又坐了下来,没接画娘的话,只是看着案上正冒着烟的香炉有些发呆。她觉得小腹隐隐有些痛,一只手不自觉便轻轻抚上小腹,额头竟也开始流汗。

     画娘自然不会就此罢休,转了个身,双手撑在案上,得意道:“你瞧你,胆子这么小,几下子便被我吓成了这样!这样吧,你向我服个软,我倒是可以念着姐妹情分,于太后娘娘面前帮你求情!”见婉娘脸色越发不对,她惊道,“你想怎么样?”

     婉娘使劲咬着唇,然后颤着手使劲推了桌上的砚台,之后便痛苦地叫了起来。

     一直候在殿外没走的九王听见动静,立即大跨步踱进来,却见婉娘瘫软在地上,而画娘却一脸茫然地站在一边。

     画娘忽而觉得自己有一次上当了,因为她看见,婉娘的□开始流血。

     作者有话要说:本月将开的新文,求戳啊啊啊啊啊啊!

     文案:喜宝千里迢迢陪哥哥进京赶考,哥哥却拐着杜侍郎家千金私奔了

     被逼为奴为婢的喜宝才知道,杜千金的未婚夫简直就是一头狼

     小心翼翼伏低做小地伺候这头狼,终于熬得出头之日了

     他却说:“给我做夫人吧……”

     喜宝:“呵呵……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