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好在圣上只是将李夙尧关入了刑部大牢,并未有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婉娘探得,画娘所中的箭上抹了剧毒,听说是宫里的胡太医在给画娘医治。画娘体内毒素已清,但尚处于昏迷状态。而自从画娘中毒之后,圣上便一直将画娘留在自己寝殿,未再让其回太后的康寿宫。

     婉娘得知此消息时,却有些急了。画娘本就跟她水火不容,若是画娘得了圣宠,必是会找自己的茬。到时候别说是救夙尧了,怕是连自己跟大宝都会遭殃。

     画娘的脾性婉娘是了解的,画娘打小就争强好胜,打小就孤高自傲,而现在若再得高位,再加上她的才智与狠辣手段,怕是会掀起一场风波。

     孤独氏这些日子一直躺在床上都没下来过,她有进宫找过圣后,可压根见不到圣后娘娘的面。就算见到了又如何?夙尧这次误射的是圣上,好在被云德县主救了,否则便是圣上动怒抄了李家满门,李家也无话可说。

     要怪就怪夙尧太不小心了,太争强好胜了,这才落了别人圈套。

     又过了两日,婉娘才将给大宝喂过奶,浮月便跑了进来说,宫里来人了。

     浮月话才说完,大宝便小嘴一撅,哭了起来,婉娘心也跟着颤了下。

     她不知道宫里来人是什么意思,是圣上下旨来治李夙尧罪了?她不敢多想,赶紧将大宝抱在怀里左右轻轻摇晃,轻声哄着儿子,即便儿子听不懂,她也跟他说,爹爹很快就会回来了。

     大宝一听说爹爹很快回来,他便就不哭了,小孩子眼睛又大又圆又清亮,咧着嘴向婉娘笑,嘴上湿漉漉地沾着奶水,可爱极了。婉娘看着怀里小小的孩子,笑着就哭了。

     她哭了一会儿便将大宝交给浮月,让她好好哄着大宝睡觉,然后自己去见宫里的人。

     宫里的太监是来传圣上口谕的,圣上宣婉娘入宫,只带了这么一句话,其它什么都没说。

     这个公公是新调到御前做事的,之前一直伺候在圣上身边的虞昊虞公公已被独孤后赐死。话说也奇怪,圣上身体康健之后,对独孤后处死自己身边亲近之人的做法并未怪罪。

     可能是因为长子愿意舍身救自己而感动了吧,也可能是圣上顾及着独孤后身后的势力不敢怪罪,还有就是可能圣上明着不说,其实心里已经给独孤后狠狠记上一过了。

     婉娘被小太监引领着进宫,太监将婉娘引到一座宫殿前,止住了步子。

     太监叫何庆,细声细气地道:“李少夫人,圣上已经在等着夫人了,夫人且随奴进去。”说着转了个身,便领着婉娘进去。

     原来画娘早晨便清醒了过来,但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一直都有些迷迷糊糊的。

     圣上找来了胡太医,胡太医称云德县主中了剧毒,即便现在体内毒素已清除,但也还是需要慢慢调养才能恢复。

     圣上听得胡太医如此说,便皱起了眉头,显然是对胡太医的医术不满。

     胡太医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腆着大肚腩,厚着脸皮说:“不若圣上请了李少夫人来瞧瞧?”

     画娘虽身体虚弱,可意识已经清醒了过来,听得胡太医说到婉娘,她便也道:“臣女也想见见三姐姐。”

     圣上按住了画娘肩膀,示意她不必起身,这才让何庆去国公府传人。

     说实话,其实圣上此时不太想见李家的任何一个人。有些事情他不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独孤后趁他病危之际铲除了他身边的亲信,他不是不在乎的。他此时忍着,为的是之后的一网打尽。

     他已经很反感独孤后所做的一切了,此时连带着任何一个跟独孤有关的人都不想见。不过,既是画娘亲口求的,他就应允了。

     婉娘被引入内殿,恭恭敬敬向着圣上请安行礼,圣上免了,只让她去给画娘把把脉。

     婉娘这才看到画娘,她已经醒了,可瞧着精神不怎么好,面色苍白。

     婉娘搭上画娘脉搏,见她脉相虽虚弱,但还算正常,便低头如实向圣上禀报。

     圣上听了婉娘的话,这才放了心,让宫女们好好照顾画娘。

     画娘道:“臣女想要姐姐留下陪臣女说说话,不知圣上可否应允。”

     圣上当然不会不答应,随口道:“准。”然后大跨步跨了出去。

     画娘软着身子倚在一边,背后垫了一个软垫子,看着婉娘似笑非笑。

     内殿的宫女都被画娘打发出去了,婉娘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但也猜得,不会是什么好事。她一直静静站着,不说话,只等着画娘先开口。

     画娘道:“三姐姐,听说三姐夫进了刑部大牢。”见婉娘眉梢一挑,她轻声一笑,“真是对不住了,妹妹也没有想到,三姐夫竟然会如此。不过姐姐也该感谢妹妹,若不是妹妹舍身救圣驾,怕是你李家得得个灭门之灾。”

     婉娘还是安安静静的,只道:“如果四妹留下我是想说这事的,我想,没什么好说的了。”她虽然看起来低眉顺眼,但话语中有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倔强,“四妹体内毒素已清,不会再有性命之忧,好生安养着吧。”

     画娘叫住了转身即走的婉娘:“我倒是可以救李夙尧一命,就看三姐怎么做了。”见婉娘回头,她嘴角溢出一丝笑意道,“我救了圣驾,你也该知道,现在我的话圣上是听得进去的。只要你回去让你的母亲求父亲给她写封休书,我便就求圣上放了李夙尧。”

     婉娘哼道:“便是父亲休了我母亲,云家也不会扶柳氏为妻!你若是以此来拿捏我,便就死了这条心吧。”

     画娘以为婉娘会任她拿捏,她以为自己救了圣上一命、陷害了李夙尧,婉娘会在她面前哭哭啼啼的,却没想到,她竟然这般淡定。她真的再不是小时候的那个云润婉了!

     其实婉娘也只是外表坚强,出了宫门后,她便再也忍不住。

     过了几日,画娘身子好得多了,太后娘娘便来向圣上要人。结果,圣上直接点了画娘做自己的御前女官。

     太后知道儿子的心思,又瞧了瞧画娘,叹息一声,便就回了自己康寿宫。

     这一日,圣上批完折子,双臂伸展了下,然后又揉了揉眉心,一副颇为疲惫的样子。

     画娘立即泡了他平日里最爱喝的龙井,端着过来道:“圣上喝点茶提提精神,呆会儿可还要跟康王殿下下棋呢。”

     “你不提,朕倒是忘了。”圣上自画娘手里接过茶盏,低头吹了吹后浅酌了一口,笑道,“你的手艺是愈发好了,每次泡的茶,朕都能尝到不一样的味道。”眼睛直直瞧着画娘。

     女孩子正是如花般的年纪,长得娇艳欲滴,明媚动人,圣上觉得跟她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云盎的这个四女儿,可真是个尤物,放眼天下,怕是没几个女子能够与之相比。

     画娘倒也不怕,直直与圣上对视:“奴婢多谢圣上夸赞,奴婢私下里琢磨过,也是花了一翻心思的,所以才能将茶泡得越来越合圣上口味。”

     圣上将茶盏放下,站了起来,双手背负,目光灼灼地瞧着画娘:“朕听说,你云家的几个姐妹都都要嫁人了,可也给你许了人家?”他记得太后娘娘之前在皇后跟前提过刘家的刘邕,不过,那个刘邕着实配不得云四娘子,叹息道,“你救过朕一命,你以后的婚事朕就做主了,京城众世家公子及寒门学子中,可有瞧得上眼的?若是有,朕就给你指婚!”

     说这话的时候,圣上心里微微拧了下,像是生生被利器剜了块肉一般,疼得厉害。面上虽是沉着稳重,可心里早就大浪淘沙汹涌澎湃了……忍不住又挑眉去瞅了眼画娘,却见明眸皓齿的女孩子,竟是落了泪。

     圣上眉头紧蹙,不知道哪里说错了,竟是将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给说哭了。她哭,是因为常年呆在宫中不得回家的缘故吗?想想也是,云家六个女儿,比她大的、比她小的,都已经许了人家,也就只有她……尚无人张罗。

     “你若是想家,朕即刻就让人送你回去,你若是以后不想进宫了,朕就去跟太后说,让你出府,再亲自给你挑门好的亲事!你看如何?”圣上不自觉抬起手,想擦掉画娘面颊上的泪水,可手抬到一半,又生生抽了回来。

     他倒是忘了,这个女孩子只是自己的御前侍女,是他从太后那边要来的。她是安璟侯的女儿,不是自己妃嫔,不能越矩。

     想到妃嫔两个字,圣上瞳孔猛然缩了一下,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只想着她救了自己,想着给她什么赏赐,想着如何给她指门好亲事,却还没有想过,或许……她可以做自己的妃子。

     画娘想到了自己生母柳氏,又想到了嫡母苏氏的绝情、父亲的偏心、以及眉娘的横刀夺爱,所以才哭的。她到底是个女孩子,即便在外人面前再坚强,可内心深处还是及其柔软的,开心了会笑,伤心了会哭。

     她现在不但恨婉娘,她还恨眉娘,她恨云府上下所有人,她有时候甚至会恨所有幸福着的人。李夙尧入狱了,她真是很开心,最好婉娘成寡妇,她便更开心!婉娘别想比她过得好,嫁了名门李家又如何?

     想到开心的地方,画娘突然嘴角翘起,微微含笑,心里也好受得多。

     圣上一把抓住画娘的手,紧紧攥住,眸光深深锁在她脸上,将她惊魂失措的神情瞧在眼里,嘴角挑起一丝笑意:“这些天你在御前侍候朕,将朕的事务都打理得妥妥当当的,深得朕心。”

     何止是得他的心?这样聪慧美艳的女子,简直就是上天送到他身边的,对,就是老天安排给他的,真是福气。当初他碍于圣后的势力,碍于独孤家的势力,也因着独孤后是跟他一起同甘共苦一路走来的患难夫妻,又因为她处理政事着实有一手,所以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许她干政那么多年。

     可到后来,百越投降了,西夏国灭了,甚至后来世族大家跨了一半,他的皇位越坐越稳了,这才想到,现在真正威胁到他的,不是旁人,而是枕边人,他的妻子。

     因此,便故意留着睿儿在京城,故意不提让他去封地的意思,后来才闹出了太子跟晋王互相陷害诬陷的事情。在他心里,并不是说非得属意睿儿,只是,他断不能让独孤得逞。

     独孤那个女子有权欲,一旦大权在握,她真会推了大兴江山。

     画娘是聪明的,自然看得出圣上眼中流露出的情意,挣扎了一下道:“圣上,奴婢看时辰不早了,圣上今日约了康王殿下下棋,想必殿下该是要来了。”画娘又使劲挣了几下,却是发现圣上不但没有松手,反而靠得越来越近。

     画娘急了,一把跪了下来,磕头请罪:“奴婢侍候圣上不周,请圣上降罪于奴婢。”

     圣上沉沉叹了口气,俯身亲手将画娘扶了起来,沉沉叹息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朕的意思,想必你是明白的。但朕也不强迫于你,朕给你三日时间考虑,若是同意,朕即刻封你夫人之位,若是不愿,便也作罢!朕,绝不勉强。”

     画娘再是有个性再是不怕死,可在皇帝跟前,她还是微微有些哆嗦的。

     小心翼翼抬眸瞧了圣上一眼,复又迅速低下头,咬牙说:“是。”心里却权衡着利弊。

     她跟蜀中王有盟约,到御前侍候,自然也是两人之前谋划好的,为的只是讨圣上欢心,以便之后行事。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圣上,竟是会是瞧上了她。不过,瞧上了又如何,给自己的不过是夫人之位,难不成还能做圣后?

     蜀中王王妃此番已是去了庵里做尼姑去了,若是蜀中王成了圣主,她自然也回不来,按照蜀中王跟自己的盟约,自己自然是圣后。没有什么好考虑的,她要做的是妻!即便是妃子,那也不过是个妾而已……

     画娘正欲退下,何庆进来说:“圣上,康王殿下来了,是否叫他进来?”微微抬了抬眼皮子,状似不在意地瞧了瞧画娘,心里明镜似的。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