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
    一个月后,唐国公府嫡重孙的满月酒,京城里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前去道贺。

     还是正月里,天气冷得很,婉娘已经坐完月子可以落地了,但一般情况下,李夙尧还是不愿意让婉娘下床。

     韵娘搀着穆郎进婉娘屋子的时候,婉娘头上正扎着一块布巾,怀里抱着大宝。

     “你这些日子可受苦了。”韵娘不但带着穆郎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尚未出嫁的妹妹蓉娘、眉娘。

     蓉娘生得娇小可人,虽然不怎么说话,但嘴角总是挂着浅浅笑意,让人见了就喜欢。眉娘貌随她母亲罗氏,但可能是打小受了云傲的熏陶,身上有种书香气质。婉娘听说,自己这个六妹妹很爱读书,若是女子也可以参加科考的话,怕是不会输给男儿。

     眉娘,虽然才不到十三的年纪,但已是京城里小有名气的才女了。

     “姐姐,你来了啊。蓉娘,眉娘,你们也来了。”婉娘笑着朝姐姐跟妹妹们打招呼,然后让她们坐下,“穆郎,娘怎么没来?”

     “娘她……”穆郎忽然想起临走前娘跟他说不要告诉三姐她身体越来越不好的事情,只能改口,“她说过几天单独来瞧三姐姐,今天人太多了,娘怕吵。三姐,我又做舅舅了吗?”

     婉娘将手上的大宝抱得凑近了穆郎一点,给他看得更清楚:“穆郎你瞧,可不可爱?他叫大宝。”

     穆郎看着襁褓里那圆嘟嘟粉嫩嫩的一团,觉得可爱极了,想伸手去碰碰他,但又不敢,伸出去的手又收回来,挥了挥:“真可爱,我又是舅舅了。三姐,我现在可厉害了,我在家经常给娘捏脚捶背,娘还夸我做得好呢。”

     弟弟懂事了,婉娘心里也高兴:“是吗?我们弟弟穆郎现在也是大孩子了。”见弟弟说了几句后又左右转头往屋子里四处打量,知道他估计在找吃的,给旁边凝珠使了个眼色,“你们绿豆糕不给我吃,就拿来给穆郎吃吧。”

     婉娘又问韵娘:“姐姐,这些日子你可还好?”见韵娘好似瘦了不少,脸上虽然精心打扮过了,但细细看,还是能看出几分憔悴来,“姐姐,我好久没跟你说说话了,你坐在我床边来吧。”

     穆郎一手端着盘子,另外一只手抓着绿豆糕吃,他眼睛亮亮的:“大姐三姐,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大姐夫跟三姐夫还有未来的六姐夫了,他们都说让我呆会儿去找他们玩,我可以去吗?”

     韵娘没说话,婉娘也没说话,倒是眉娘啐了穆郎一口:“臭小子,谁是你六姐夫,叫得这么亲热做什么!”说完后自己脸也红了个透。

     谢昭上次来云家的时候,她偷偷躲在帘子后面见过他,谢公子姿容秀雅风韵卓绝,身上有着贵族公子特有的气质,她只一眼便瞧中了他。后来,母亲跟她说,谢家想要娶她做媳妇,她更是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无限幻想。

     只是,自己年纪尚小,要晚点才能出阁。

     穆郎嘿嘿直笑:“六姐,你脸又红了哦,以前三姐出嫁的时候脸可没你这么红。”他说完嘻嘻笑着就跑了。

     婉娘赶紧让凝珠后面跟着,并嘱咐要好好照顾着穆郎,天冷,千万不能叫他冻着了。

     韵娘坐在婉娘床边,眉娘跟蓉娘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一时有些无言。

     眉娘知道大姐可能有话要跟三姐说,而这些话自己跟五姐不便知道,便说:“三姐,刚刚来的时候,我跟五姐都看到了国公府里的那片梅林,可喜欢了,我跟五姐能去看看吗?”

     婉娘笑着点头:“当然可以,我让碧池带着你们去吧,若是玩得累了,再到我屋子里来。”

     碧池说:“是,少夫人,奴婢一定好好照顾着两位云小姐。”

     眉娘跟蓉娘也兴冲冲地朝婉娘点头,眉娘拉着蓉娘手又向韵娘打招呼:“那大姐,你先陪着三姐说说话,我跟五姐一会儿回来。”

     韵娘掏出帕子擦了下脸,笑说:“去吧,小心着点。”

     两人应了声,就走了。

     韵娘回头看婉娘,依旧笑容浅浅:“这两个丫头,也着实该将她们嫁出去了。”又伸手抱过婉娘怀里的大宝,伸出纤柔细长的手指去逗他,“才得一个月就长得这般俊俏,若是大了,必是个美男子,我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孩子。”

     婉娘笑得甜蜜:“都说长得像他爹。”又问韵娘,“大姐,我听夙尧说,自从出了那事儿,姐夫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是吗?”

     韵娘眸光一顿,随即掩饰住疲惫,依旧笑着道:“倒也不是坏事,至少对我还是挺好的,我也就知足了。”

     婉娘抿了抿嘴:“大姐,其实我们也不求其它,只要丈夫待我们好、只要孩子能够快乐健康长大成人,便就够了。”

     韵娘点头,想到崇儿那懂事的模样,她就知足了:“前些日子圣后娘娘宣我进宫让我跟崇儿见了一面,崇儿现在越来越懂事了,在圣后娘娘身边,书也念得不少,我瞧着很欣慰。”

     婉娘知道其实大姐并不像她表面上说的那样,但这个姐姐打小向来是个能忍的,她就算受再多委屈,也是打碎了牙和着血往嘴里咽。她有苦自己受,不会叫旁人担心。

     韵娘给大宝送了个长命锁,小孩子抓在手上一直玩,一双眼睛清澈明亮,真真跟他爹一样。

     到了晚上,送走了最后一拨客人,李夙尧沐完浴又喝了醒酒汤后,大跨步往婉娘屋子里来。

     婉娘还没歇下,正给儿子喂奶,臭小子跟他爹一样,饭量大得很。婉娘觉得,这才一个月儿子就这么能吃了,要是再大一点,自己怕是受不了。

     照儿子这种吃势,非得将自己榨干不可。

     李夙尧一进屋就看到这么温馨的画面,他心里暖暖的,走到妻儿身边,撩起袍子在婉娘身边坐下。

     见婉娘微微蹙着秀眉,李夙尧开口问:“臭小子又能吃了?”他心疼婉娘,伸手去将儿子轻轻抱到了自己怀里。

     婉娘看着儿子沾满奶水的小嘴还不停吧唧着,觉得真是可爱极了。

     她一边将上衣系好,一边笑着随口说:“儿子能吃,还不是像你。”

     “真的像我,就不像你吗?”李夙尧有些不怀好意地凑到婉娘跟前,腆着脸坏笑说,“为夫是不是能吃,呆会儿再叫夫人见识见识。”然后叫了夏嬷嬷过来,说是小公子吃多了,抱出去消消食。

     又说,呆会儿消完食直接抱到夫人那里。

     夏嬷嬷自然知道世子跟少夫人想要做什么,心里笑着,脸上却一本正经地称是。

     小夫妻两人一翻*后都出了一身汗,可能刚刚都用力过猛了,此时都有些累。

     李夙尧有一年没有碰过妻子了,虽然累,可仍然有些意犹未尽,他大口喘着气,黑浚浚的一双眼睛盯着妻子瞧,一本正经地说:“要不要再来一次?我刚刚没忍得住,丢得太早了。”

     他声音低沉,说得又几分急切,听着语速,好似还有几分央求。

     婉娘虽然早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可也架不住丈夫说得这样露骨,她正犹豫着要如何回答,李夙尧就已经再一次爬到她身上了。

     “我快一点,一定不叫你疼。”说着话的功夫,已经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入口,然后在婉娘身上缓缓抽、动起来。

     这次李夙尧找到了窍门,时间做得很长,结束后,婉娘已经瘫软得没有一点力气了。

     李夙尧终于吃饱了,将妻子搂在怀里,轻轻拍她的后背:“婉娘,你还记得年前崔照想要娶云家姑娘的事情吗?”

     婉娘有气无力地“嗯”了声,又说:“他又跟你说了什么?”他当初想娶的是二姐,可二姐已经嫁给长孙鸿了啊。

     “他今天在梅林里遇到了五姨妹,问我五姨妹可嫁了人了,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六姨妹说给了谢昭,可五姨妹尚未说给人家。”李夙尧见妻子动了动身子,然后抬着眸子瞧他,他又说,“我知道这事儿我不该管,不过,崔照是我好兄弟,他既然一心想娶云家女,我们不如撮合撮合。”

     婉娘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且,我容家女子只可为妻不可做妾,他要是想娶五妹,直接请了媒人去云家提亲便是。”

     李夙尧在婉娘额头上亲了一下:“是,夫人,我明儿便跟他说去。”又道,“只是,他既然问了我,我想着至少该跟你说下。”

     春暖花开的时候,圣上身体也好得彻底了,便组织大臣去城外春涉。

     圣上身体大好后,各州藩王便请旨回封地,九王自然也请旨要回封地康州。结果圣上只道康州之地太过贫瘠,又说秦太妃身体不好,说想多留九王一段时日。而在各藩王回封地之前,圣上组织了一次涉猎比赛。

     春涉是皇族每年都会举办的大型活动,而各个世族大家,也个个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很好这个运动。因此,这样的活动从来少不了李夙尧跟崔照他们。

     只是,在春涉上,有人出了事……

     作者有话要说: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