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齐心
    李夙尧别过头去瞧婉娘,然后凑唇在婉娘面颊上亲了一下,扬唇一笑:“好,我不会丢下你不管,不会叫你做寡妇的。”拉着婉娘手,两人一起坐到了床边,李夙尧皱眉道,“刚刚你说,你是相信我的,只是其中有些缘由,那天才会那般说,到底是因着什么?”

     婉娘这才想到李瑾琛,那个看似柔弱无力、温润如玉的李府长公子,便蹙起秀眉问道:“你的大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平日跟你关系好吗?”

     李瑾琛年长李夙尧四岁,是为李烈贵妾贾氏所出,这贾氏是独孤氏的远房表妹,当初因家道中落而入住独孤家,后又因与独孤氏关系好,便自愿作为其随嫁滕妾一起入李府。

     贾家在二十多年前,还算是小有名望的,若不是因着乱世的缘故,这贾家也不会落败。而贾氏,必也还是千金小姐,也不会沦为妾氏。虽是贵妾,说得好听,但到底,也是个妾,她所出的儿子,是没有资格继承爵位的。

     当初李烈娶得美娇娘独孤氏后,原是没想过要碰这贾氏的,他甚至还因着贾氏是独孤氏远房表妹的关系,想给她说门亲事,结果……结果独孤氏因无所出,便将丈夫往外面推,李烈心里有气,一次醉酒睡了贾氏,后生下长子瑾琛。

     李夙尧是名门独孤氏所出,是李家嫡子,而独孤氏又是唐国公最爱的女子,因此,李夙尧打一落地,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他的那些个庶出兄弟姐妹们,哪个不是巴结讨好他的?

     自然,李瑾琛也不例外。

     在李夙尧印象里,这个兄长,打小便瞧着文弱,可能肖似他母亲贾氏吧,他母亲也是柔柔弱弱的样子,与自己生母独孤氏的健康美艳不能比。贾姨娘跟李瑾琛,对他跟母亲还是很敬重的,因此,李夙尧有些不明白婉娘为何这样问。

     “夫人是何意思?”李夙尧心里虽然隐隐猜到了婉娘的意思,但还是决定要问清楚才行,“是觉得此事跟瑾琛有关?贾姨娘跟瑾琛想要害我?”

     婉娘说:“你想想看,墨烟一直赖着说腹中胎儿是你的,可当她哭闹着发血誓时,也只是说孩子若不是李家骨肉她不得好死……我相信你,这孩子不是你的,可又是哪个李家人的?”

     “所以你当时就怀疑是瑾琛的?是他们两个合谋要陷我于不义?”似是想到什么,李夙尧仿若恍然大悟,瞥婉娘,“当时被你气得要死,我都忘了往旁处多想了,现在想想,真是绝非巧合。我娶你,原是没有通一点消息到陇西的,就是怕族长派人来搅合,可消息却还是传到他老人家耳朵里了。还有,墨烟那贱婢那日那般胡闹,怕也是算计好的!”

     婉娘笑着睇了他一眼:“你算是想通了?”又说,“其实我原本也不是明确怀疑是大公子的,只是知道必是有人想害你。直到那天,你气得暴走的时候拍了他一掌,我才怀疑他。”

     “我当时虽然气,可意识还是清醒的,那一掌根本就没用力。”李夙尧说,“他虽瞧着体弱,可到底出身将门,不该接不了我那一掌。”

     “可他就是吐了血,不但如此,贾姨娘还想大张旗鼓地去外面请大夫。”婉娘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就是那一刹那,我忽然开始怀疑他们母子的,我就说我是大夫,亲自给他把脉,你猜怎样?”

     李夙尧握着婉娘的手,正静静瞧着她,听得婉娘问他,他便说:“怎样?”

     婉娘道:“他的经脉,竟是及其紊乱。我想,当时若是自外面请大夫的话,府上的、甚至是全京城的人,都该要说你的不是了……说你心肠歹毒,竟是谋害兄长,草芥人命。刚好李氏族长还在这里,你又犯了不只一个错,现在圣上又忌惮你我两家,怕是到时候再有人一撺掇,贬你我为庶民改封李瑾琛为世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夙尧这些天心里满满想的都是婉娘,倒是没想得这么深过,此番细细一思忖,确实觉得有很多破绽之处,极为可疑。他心里也暗暗警告自己,吃一堑长一智,以后遇事必是要冷静,断不能再这般。

     此次若不是肉丸子,他怕是真有被逐出李府、贬为庶民的可能。

     “夫人,此事现在只是你知我知?”李夙尧此时心里也为自己之前的想法及行为感到可笑,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肉丸子,“想要害我们的人,我们必是不能心慈手软,即使不叫他们丢了性命,也得要他们此生身败名裂,再抬不起头。”

     婉娘低头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心软的人吗……我不会主动害人,可若别人想害我,我也不会吃哑巴亏的。”

     五年前,她的父亲过分宠爱柳姨娘母女,而导致她自己的母亲苏氏夜夜垂泪伤心。她打小便是见母亲一直忍让,有气只默默往肚子里咽,可结果呢?父亲不但没有夸母亲大度,反而一再得寸进尺,竟然想要让画娘做嫡女,她怎能答应?便是想方设法,害得画娘这一辈子也别想嫁入世族做正妻。

     李夙尧自是与婉娘想到了同一件事情,只是他跟婉娘关心的点不一样,他只觉得,那时候的肉丸子真是可怜。

     婉娘继续说:“墨烟联合大公子欲陷害你一事娘该是不知道的,老太太跟爹知不知道,我就不清楚了。若是爹知道,却装作不知,怕是他对贾姨娘母女多少有点情分……”说到这里,她闭了嘴。

     毕竟她只是一个儿媳,夫家长辈的事,她不该过多议论,转了话头:“我已想好了应对的法子,但要你配合。”说着便凑唇到李夙尧耳边。

     李夙尧听了之后,瞧着婉娘,点头:“我爹除了我,或许还有其他儿子,可我娘,便就只有我一个可以依靠。”

     外面有士兵请示道:“将军,崔将军说,他找将军您有事。”

     李夙尧朝外喊道:“何事?”却直接听崔照道:“关于我与云家姑娘的婚事。”

     婉娘皱眉说:“我家姐妹何时与崔府有说过亲事了?”

     李夙尧已是站起了身子:“我只以为他是说着玩的,却没想到他跟我一样,也是个有眼光的。此事无妨,且让他进来,听他怎么说。”朝外唤道,“我媳妇说了,叫你进来共商此事。”

     婉娘也立即跟着起身,却见一身材高大长相英武的男子撩帘而入,该男子身高足有八尺,一身银甲,腰间配着一柄细长的剑,脸上木木的,没有什么表情。

     崔照生得高大威猛、及其健壮,为表示礼貌,向婉娘拱手弯腰行了一个军人之礼:“崔某见过世子夫人,此番唐突,还请夫人见谅。”

     婉娘觉得这崔照与自己丈夫同为朝廷将军,而自己只是妇人一个,他不该朝自己行礼的,便有些尴尬道:“将军实在多礼了。”想要伸手去扶他,结果李夙尧却先她一步,直接打了下崔照的手。

     “使什么幺蛾子呢?你看你将我媳妇弄得多尴尬,有事说正事,少废话!”李夙尧撂了一翻狠话,然后趁婉娘没瞧见的时候,一个劲给崔照使眼色。意思是说,你小子有话赶紧说,想娶云家哪个姑娘也赶紧说,哥都帮你铺垫好了。

     崔照接了李夙尧眼色,脸却唰一下红了,之前韵娘好的话,此番却一个字吐不出,憋了半天,才吞吞吐吐道:“崔某听说……李夫人还有个胞姐尚未出嫁……崔某想问……是否……”

     李夙尧踹他一脚,瞪着眼凶道:“二姐的主意你也敢打?看你是皮痒了。”咳了一声,问婉娘,“你怎么看?”

     婉娘思忖了一下说:“二姐的婚姻大事,我是做不得主的,崔将军若是有意,大可以找媒婆去云府提亲。”想到了长孙鸿,那个长孙鸿也一直想要娶姐姐为妻。不过无论曼娘嫁谁,只要她幸福就好。

     崔照早就听说,这李世子夫人未嫁时,云家家里的大小事情基本都是她在管,想必她的母亲苏氏跟姐姐曼娘多少会听她的。只要她不反对,那么,他娶曼娘的事,就成功了一半。

     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回去说服自己母亲,再找媒人前去云府提亲。

     婉娘来军营找李夙尧的时候,是带了一百头猪过来的,此番两个时辰过去,百头大猪已经都成了香喷喷的猪肉。李夙尧在军营呆了这么些日子,一点荤腥都没沾,此番已是饿得前胸贴后背,脚不能着地了。

     李夙尧凑着鼻子使劲嗅:“红烧猪肉,太香了。”嘴角吸了一下,又伸手擦口水,然后瞥婉娘,“夫人,为夫能出去吃不?”

     婉娘微微抿唇,笑说:“自是可以的。”又对崔照道,“崔将军也一起吧。”

     李夙尧一口气吃了多少碗,此事不提也罢,说多了都是泪。

     到了傍晚时分,李烈想,这小两口关系似是处得不错,该是矛盾解除了,臭小子该是回去的时候了,便起身说:“夙尧,今晚为父守在军营里,你带着你媳妇先回去。”

     李夙尧扒了最后一口米饭,咽下去方道:“爹,我不回去。别以为我媳妇来了,屎盆子就可以往我头上乱扣,墨烟的事情一天不解决,我就一天不回家。”

     李烈气得火冒三丈:“你不回去,你想怎么样?”呼呼直喘气,“真是不孝子,不知将你娘气得成了什么样!”

     婉娘也来拉李夙尧袖子,劝道:“夙尧,你就听爹的话,我们一起回家吧。”

     李夙尧到底听他媳妇的话,语气软了点,却是一点没退让,眸光沉沉的:“婉娘,我说了,此事一日不解决,我就一日不回去。要想我回去也行,你们必是得证明我的清白,还有,肉丸子你也得收回之前的话,墨烟那贱婢,绝没有资格做我的姨娘。”又瞥他爹,颇为嘲讽道,“我说过此生只爱一人便就是一人,将来有违誓言,必遭五雷轰顶。”

     李烈气得要死,照着臭小子屁股狠狠踹了一脚,然后说:“儿媳妇,别管他了,由着他自生自灭!”

     婉娘又看了李夙尧一眼,绕过他身子的时候,李夙尧拉住了她的手,很是不舍。婉娘小声道:“我处理好这件事,你就很快可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