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一章
    独孤氏瞧着婉娘高高隆起的小腹,一脸愁容,在她心里,没有什么比抱上孙子更值得开心的事情了。圣位谁坐,她是不关心的,只要婉娘能够早日诞下一子,只要李家香火能够得以延续,她就烧香拜佛了。

     “我跟媳妇一起进宫面见太后娘娘!”独孤氏走过来拉着婉娘的手,然后看着自己婆婆跟丈夫,“现在还不知道宫里面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竟然连太医院都束手无策的事情,媳妇不一定能够有办法。若是到了宫里出了什么事情,有我在,也好帮着求求情。”

     李老太太也担心孙媳妇,自然同意:“你毕竟是圣后娘娘的亲姐妹,到时候就算有什么事,他们碍着你的面子也不敢对孙媳妇怎么样。”

     “娘,我也去。”李夙尧抓着婉娘另一只手,紧紧的,“我跟婉娘,我们夫妻永远不分离半步。”

     “你呆在家里!”独孤氏语气急切,“你媳妇又不是不回来了,别那么没有出息,说不定什么事情都没有呢。太后娘娘懿旨中只传召媳妇一人,为娘跟着去倒可以说是探望圣后娘娘,你去干什么?在家呆着!”

     李夙尧一张脸阴翳得不行,他实在担心婉娘,此去凶多吉少,怎能不担心?

     况且,他都怀疑是太后身边的云德县主撺掇的,太后下懿旨召婉娘进宫给圣上医治,若是医得好自然皆大欢喜,若是无能为力的话,那有心人自然会另想办法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

     李夙尧能够想到的,婉娘自然也想得到,她动了动被李夙尧紧紧握住的手,笑着说:“夫君,何必将事情想得那么坏,太后懿旨中只是说叫我去瞧瞧,也没说必须要解了圣上的毒啊。况且,说不定我真能解了圣上毒呢,到时候,可得记我们李家大功一件。”

     “婉娘,别骗我了,其中什么情况,我会不知道么?”李夙尧夜里没有睡好,眼下一片青影,看着好似也瘦了不少,五官轮廓更加分明了,“好,你不让我跟着去,我就不去。但是如果你有什么危险,要记住,我一定会拼了命救你的。若是有谁想要对你不利,我会杀了她!”

     他意指画娘,婉娘自然听得出来,她点头:“嗯,你在家等我,我很快回家。”

     宫里派来接婉娘的马车就停在国公府大门口,来宣懿旨的小太监还候在马车旁,见出来的不仅有世子夫人,连国公夫人也来了,赶紧迎了上去。

     “两位夫人,奴才扶您一把。”小太监是太后娘娘身边做事的,年纪不大,资格也不高,但好在脑子灵活嘴甜,才得太后重用。

     他说着便趴了下来,让婉娘踩着自己背上去。

     婉娘虽不忍心,但到底顾着腹中孩儿,就搭了他的背,又在独孤氏搀扶下,方才安全上了马车。

     马车里,独孤氏跟婉娘一路无言,各怀心事。

     马车行驶至宫门便停了下来,宫门口停着一顶轿子,婉娘跟独孤氏又换乘了八抬大轿。

     直到了圣上所住的明德殿时,婉娘才发觉,或许事情比自己想象得还要严重些。圣上的寝殿里,跪了一屋子太医,而太后娘娘左右分别坐着圣后跟元华夫人,三位高位分的主子面色都不佳。

     婉娘不便行跪礼,太后便免了她这些礼数,只招手说:“李夫人跟李少夫人不必给哀家行礼了,哀家传召少夫人前来,是想让少夫人给圣上把把脉,开副药方子解了圣上的毒。”说着咬牙切齿望着跪在底下的一群太医,“也让这些庸医瞧瞧,竟然胆敢这般说哀家的皇儿!”

     婉娘微微低头,说:“是,臣妇遵旨。”

     婉娘答得镇静淡定,独孤氏手心中却出了汗,瞧着目前这阵势,怕是圣上真的不行了。只是这太后一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才抓着不罢手的,才下了懿旨请婉娘前来把脉的。

     刘太后见婉娘应了,心情好了不好,立即站起身子朝婉娘走来:“丫头,你这是应了哀家了?”

     她憔悴的脸上终于显露出一丝笑容来,“哀家就知道,圣上他一定会没事的。”

     一旁的元华夫人也站了起来:“是啊,还是母后有办法,听说之前唐国公世子中了毒,也是这李少夫人解的呢。圣后娘娘,您说是不是?”

     独孤后没想到太后会请了婉娘过来给圣上把脉,这样一来,倒是大乱了她原先的一些计划。

     她原本是想着趁太后寿诞之机将佼儿救出来的,却被昭华夫人破坏了,那个昭华今日很得圣上的宠圣上听她的话,倒也说得通。既然一个一个计划不行,自然得再另想办法,却没想到,圣上却突然病倒……

     而且找了太医来瞧,竟然说是中毒了。且不管圣上到底是否真中毒,她且将计就计、借此机会除去圣上身边所有亲信。然后,若是圣上真的驾崩了的话,她可以名正言顺辅佐佼儿登基。

     可若是圣上无大碍,她也不会得到什么罪名。毕竟,当初除去他左膀右臂时,也是合情合理的,叫人抓不到把柄。

     此时在独孤后心里,她自是希望圣上就此离去。毕竟,夫妻两人走到今时今日这般地步,已经再不能如当初本朝初立那般和睦相处了。她虽不忍,可想到佼儿还在东宫受苦,她便就觉得恨。

     既然他已不将他们母子放在眼中,她又何必还念及夫妻之情呢?

     眼下最顾及的,就是圣上到底为何中毒,这毒到底是谁投的?

     她望着身边的元华夫人,心里对这个平时看似柔弱的女子很是猜忌,听得她的话,说道:“本宫自是相信李少夫人的医术,本宫娘家的人,自然不会叫太后、叫圣上失望。”

     刘太后拉着婉娘进了内殿,圣上就躺在龙床上,旁边还坐着昭华夫人。

     圣上面色苍白,眼神却一如既往犀利,他觉得精神很好,可却使不上什么力气。

     婉娘走过去,昭华已是挽起圣上袖子,哭哭啼啼的:“李少夫人,你可一定要解了圣上的毒,如果你可以让圣上还如往常一样康健,昭华愿意代圣上受苦。”

     婉娘恭敬颔首:“娘娘不必伤心,臣妇一定尽全力。”然后搭上圣上的脉搏,心里却猛然一跳,圣上脉相微弱,甚至间歇间还有脉搏停止跳动的现象,真是好生奇怪。

     若只是根据这脉相,确实是很明显的中毒迹象,但观察面色的话,倒也察不出所中何毒。婉娘面无表情,喜怒哀乐全藏在了心里。

     “怎么样?”刘太后见婉娘并未有异常表情,以为她有办法救圣上,终于笑了出来,“是否不是什么大病?”

     婉娘回说:“回太后娘娘的话,光瞧着脉相,确实是慢性中毒的迹象。”又看向昭华夫人,“请问娘娘,圣上身上可有什么特殊的中毒迹象?”

     昭华听得婉娘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不自觉抖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没有的。就是不知道原因,圣上瞧着明明就健康得很,可为何却一点力气没有。”说着又伤心了,然后从袖口抽出帕子,轻轻拭泪。

     圣上虽然没有力气,可意识还是清醒的,他道:“你可有救朕的办法?”这话是问婉娘的,“朕的身体自己明白,根本一点事没有,可就是提不上力气。”

     婉娘微微摇头:“圣上恕罪……臣妇……臣妇无能。”

     昭华一听连薛神医的关门弟子都说无能了,那圣上肯定没得救了,因此哭得更凶。

     独孤后倒是心里默默松了口气,但面上还是配合着流了几滴泪。

     元华夫人是真伤心,圣上一直待她很好,不仅待她好,待睿儿也好,突然得到这样的消息,怎能不伤心?

     刘太后原本寄着厚望在婉娘身上的,此番听她这样说,心情一下跌入谷底。她气血上涌,一下没站稳就要晕过去。

     旁边贴身侍候着的臻仁瞧见了,立即去扶住她:“太后娘娘。”

     太后挥了挥手:“哀家没事。”由臻仁扶着坐到床边,握住圣上的手,“皇儿,到底如何才能救你,你可告诉母后吧。”

     昭华的位置被太后占了,她只得起身,只是可能坐久了的缘故,站起身子的刹那,竟然险些跌倒。

     婉娘就在旁边,伸手便去扶了她一把,昭华的动作大,行动间带过一阵风,婉娘闻到了异样的味道。

     这昭华夫人的身上,有着某种淡雅的香味,气味不重又好闻,若是不懂医术之人,只会觉得那是某种香料,可只有婉娘知道,这不是。

     婉娘跟在薛神医身边学了四年,虽然没有学到他的精华,但比起其他大夫,医术还是高出不少的。况且,以前也给九王读过不少医书,为了给九王治双腿、治眼睛,她闻过不少草药的味道,又怎会闻不出眼前昭华这身上的气味是何呢?

     昭华站稳后,皱着一张哭花了的脸:“谢谢李少夫人。”

     婉娘这才回了神,摇头:“无事。”

     圣上虚弱地对太后道:“母后,叫他们都出去,儿臣有话单独与母后说。”

     刘太后立即朝身后一众人挥手:“你们都退下去。”见圣上附在他耳边说了元华二字,太后又道:“元华夫人留下。”

     昭华见圣上留下了元华,自己也想留下来,却被太后给撵走了。

     出了内殿,婉娘抚在独孤氏耳边轻声说:“母亲可否带着媳妇单独见圣后娘娘一面。”

     独孤氏瞧了婉娘一眼,微微点头,突然间就捂住了肚子,然后痛得直叫。

     原还在想着自己事情的独孤后吓了一跳,立即过来亲手扶着独孤氏:“姐姐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肚子疼起来了。”

     独孤氏摆摆手:“圣上娘娘,臣妇这些日子肚子便不好,不知可否让臣妇于偏殿歇会儿?”然后一个劲给独孤后使眼色。

     独孤后自然知道姐姐是有话与她说,手盖上独孤氏手背,点头:“本宫带着姐姐去偏殿歇息。”又道,“少夫人身子重,也跟着来吧。”

     进了偏殿,独孤后只留了平日近身侍候的宫婢,方说:“姐姐可是有什么话要单独与本宫说?”

     独孤氏看着婉娘:“你有什么话便就单独与圣后娘娘说罢。”

     婉娘点头:“是。”又转眼看了看左右。

     独孤后挥手:“无碍,他们都是本宫亲近之人。”皱眉,“可是圣上的病情,并非刚刚诊断那样?”

     婉娘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问道:“不知圣上平日都是喝的什么茶?”

     独孤后一听,便给近身婢女使了眼色,婢女得了命,立即去查。

     不一会儿,便得了消息回来:“回娘娘的话,奴婢查得,圣上近些日子,都是瑾姑姑奉的茶,所饮的茶也都是瑾姑姑亲手泡的。这种茶是由西夏进贡的,自从西夏被灭后,圣上似乎就喜欢上了这种……”

     “可叫息夜花?”婉娘问,见那婢女点头后,她又说,“息夜花的花瓣晒干后,伴着蜂蜜泡水喝,对身体很好。可若是饮了此茶之人再闻得息夜花的花香,便就会出现异常,轻则四肢无力,重则上呕下泄。”

     可不管那种,虽然脉搏上瞧着似是中毒迹象,可到底于身体无大碍。并且,只要不再饮茶、或者不再闻息夜花的花香,便就会痊愈。

     作者有话要说:我肥来了,妹纸们还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