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
    独孤后闻言,心里一惊,只回味着婉娘说的话,轻则四肢无力,重则上呕下泄!这么说,难道圣上的身体并无大碍?

     太医院的几位太医都称圣上这是中毒的迹象,且言中之意也都说,怕是撑不了多久时间了……她也正是因此才敢狠下心来斩杀圣上身边的一些亲信太监、女官,除去圣上的左膀右臂……只等着圣上双眼一闭,她便可以调动亲信卫军,辅佐佼儿登基。

     可若是圣上并无大碍的话,等到他身体恢复康健,少不得要与她算账。到时候,还被幽禁在东宫的佼儿怎么办?孙儿阿崇怎么办?还有,她独孤家怎么办?

     独孤家不能倒,佼儿必须登得圣位,即便佼儿不能得以继承圣统,这个位置,圣上也必须传给崇儿!

     不对,现在已经不需要他来传了,现在只要他双脚登天一命呜呼,那一切便就在自己掌控之中。

     独孤后现在才想得明白,怕是蜀中王一党设的局,他们想让自己误以为圣体不行了好动手揽权,等到自己动手了事情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时,他们再黄雀在后反将自己一军,到时候,圣体再安康无事,自己又坐实了调军谋反的罪名,怕是百口莫辩。

     到时候,就算有李家军作为后盾,也无济于事。

     想到此处,独孤氏下了决心,她必须将计就计。

     “李少夫人,本宫问你,你的意思可是说,圣体无碍?”独孤后虽然嘴上这么问,心里却是比谁都清楚,她此番不过是想得到一个从外人口中说出的答案,从而坚定自己的决心罢了。

     婉娘站得久了有些累,她不会不知道自己此时已经牵扯进了怎样的一个旋窝,立于身侧的双手也紧紧攥成拳头,点头,实话实说:“回圣后娘娘的话,是,圣体无碍。”

     独孤后突然笑了起来,摇头说:“不,少夫人这话可说错了,圣上明明已经病得卧在床榻,而且太医院的所有太医都说,圣上中了慢性之毒,体内毒素早已蔓延至五脏六腑,时日不久。你若是此番推翻太医院所有太医的言论,可是得拿出证据来,若是拿不出,可就是欺君之罪。”

     独孤氏知道自己的妹妹是个什么样品性的人,她此番话中有话,不是婉娘这个年纪的人可以应付得了的。妹妹的话,她自然也听得懂了,她是不管这是谁的计谋,不管是谁设了圈套等着她来跳,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将计就计。

     而此时,若是婉娘对外称圣体无碍,那么等圣体康健后,有想挑起事端的必然会拿太医院所有太医开刀,到时候唐国公府可就是得罪了整个太医院。而若是此时,婉娘隐藏住圣体其实无碍的真相,那么……

     独孤氏觉得这是生死一搏,赢了,不见得能够得到更多,可输了,一定会是满门抄斩。

     可无论怎样,李家也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独孤氏说:“圣后娘娘,婉娘虽然师承薛神医,可到底医龄尚小,她说的话怎么会比整个太医院德高望重的太医们有威信?自然是太医们说的对,婉儿她回去什么也不会说的。”

     独孤后锐利的眸光扫在婉娘身上,知道她医术高明,又是个性子沉稳的,她想将她留在身边。一来,可以为己所用,二来,也可以用婉娘来牵制李家军跟云家军,甚至,还有远在北疆的长孙鸿。

     只是她尚且不确定,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可真有这样的作用。

     独孤氏觉得圣后看婉娘的眼神透着算计,心里狠狠拧了一把,随后低头道:“圣后娘娘,婉儿她已怀胎八月,也已经出来这么久了,可否叫她随臣妇回去?”只要逃过这一劫,以后若是宫里有人再传召,便可以以婉娘怀胎已久身子笨重下不得床为由,到时候就算接不了圣旨,也是情有可原。

     只是,必须先躲过眼下这一关才行。

     独孤后摆手:“本宫派人护送姐姐回府,这丫头,本宫得留下。”

     “圣后娘娘?”独孤氏惊得大叫一声,但随后便跪了下来,“求娘娘体恤,婉娘肚子里怀的,可是李家嫡孙,万不能出事。”

     独孤后不是有怜悯之心的人,亲手将姐姐扶了起来,面上笑着:“姐姐这说的什么话?难不成留在本宫身边,本宫还会亏待了她不成?再说,宫里为妃子们接生的稳婆总比唐国公府上的要好吧?姐姐快些起来。”

     婉娘也扶了婆婆一把,心里慌张,可也知道,此时越是慌张越是处于下风,便说:“婆婆,圣后娘娘说得对。再说了,圣上现在正是病危之际,既然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儿媳师承薛神医,儿媳若是不尽绵薄之力救圣上的话,岂不是让他人说我唐国公府的人不忠?婆婆先回去吧,也叫夫君不要担心,我答应他的话一定会做到的,让他在家里等着我回去。”

     独孤氏恨得咬牙切齿,紧紧攥住婉娘的手,眼圈都红了,却也不得再说什么,只点头:“你放心,娘会将你的话带给夙尧的。”又对独孤后道,“若是我儿媳跟嫡孙有丝毫差池,便是赔上整个唐国公府,也会讨回来!”

     独孤后朝外喝道:“来人!唐国公夫人身子不适,替本宫好生扶着夫人回去。”

     独孤氏走后,独孤后拉着婉娘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本宫的意思,你可明白?”独孤后看着婉娘,说道,“现在时日不多了,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该是知道云家、李家跟佼儿是共存亡的。”

     婉娘点头,诚实道:“臣妇知道,正因此,臣妇才愿意留下来的。”

     独孤后说:“那你打算怎么做?”言外之意是要如何将计就计,逆转整个大局的走向。

     婉娘知道独孤后心里所想,但却未言明,只道:“一切听候娘娘安排。”

     独孤后点头:“那么,你就照着本宫的意思去做。”看了晴姑姑一眼,“去将殿内的几本医书拿来,你陪着李少夫人在这里研看医书。若是太后娘娘问起来,就说唐国公府一门忠心,特意安排少夫人留于宫中为圣上医治。”

     晴姑姑点头:“诺。”

     所谓的研制解药,不过是个幌子,很快,等晴姑姑走后,独孤后便说出了自己真实想法。

     “本宫要你让圣上真如外面所传的那样,慢性中毒,且无药可救。”她站了起来,见婉娘也想跟着站起来,她按住了她的肩膀,语气虽轻,可却透着严厉,“本宫没有时间了,给你一夜的时间,你要给本宫达到目的。不但如此,并且还要事后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元华跟昭华身上,而且,本宫要你给出证据。”

     婉娘没有其它选择,点头道:“是,臣妇谨遵圣后娘娘懿旨。”

     独孤后见婉娘乖巧懂事,也就放了心了,笑道:“若是成事,本宫必然不会亏待于你。”见晴姑姑已是捧着一堆医书走过来,圣后对晴姑姑道,“好好照顾着李少夫人,本宫去瞧圣上。”

     ******

     独孤后出了宫门,坐上轿子,心里一直想着,呆会儿回去后如何跟夙尧交代,却迎面遇到了骑马而来的九王。

     九王老远便瞧见了独孤氏,现在走得近了,怎么说也是要打声招呼的。

     九王跳下马,站在轿子外面:“可是唐国公夫人?”

     独孤氏刚刚一直想着自己心思,没有瞧见九王,此番听到九王声音,便撩开轿帘。

     “九王殿下安好。”独孤氏道,“王爷这是要进宫面圣?”

     九王紫衣着身,腰束玉带,眸光清亮明锐,气质高贵,面上无表情,只点头回道:“是,皇兄召本王入宫。”

     独孤氏点头,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放下轿帘,便称起轿。

     九王站在一侧,让着独孤氏先走,等她走得远了,他目光还是一直定在一处,有些虚渺。他的人探得,太后懿旨宣召,进宫的明明是两人,可现在回府的,却只有唐国公夫人一人,想必婉娘,是被留在了宫中。

     想到此处,九王握住缰绳的手又紧了几分,又定定站了一会儿,这才又跳上了马。

     自婉娘进宫后,李夙尧便就一直站在门口等候,终于见到马车回来了,他开心地就向着轿子方向跑了过去。

     可掀开轿帘的那瞬,他愣住了,婉娘没有回来……

     独孤氏见儿子双目腥红,攥住车帘的手紧得都磨出血来,她叹了口气,道:“夙尧,娘对不起你,媳妇她被圣后娘娘留在了宫里。”话刚说完,便见儿子一个劲往院子里冲去,独孤氏吓得叫道,“夙尧,你干什么去?”说着也立即跳下了马车。

     唐国公府里的李烈跟李老太太闻得动静,立即迎了出来,却见李夙尧只往马厩去。

     李烈见夫人身边没有跟着婉娘,便知道婉娘定是被留在了宫中,而夙尧此番如此大动静,怕是也要进宫去。

     李烈喝道:“夙尧!”

     李夙尧根本不听他爹的话,他不想顾什么后果,也不想管什么家族荣辱兴衰,他此生最想要做的事情,便是跟婉娘呆在一起。若是谁想将婉娘从他身边抢走,他便是杀了所有人也毫不在乎!

     李烈知道臭小子行事一直冲动,即便婚后好了点,但本性难改。

     他知道此时劝是劝不住的,便大步走过去,一掌便拍在儿子后颈上。

     这一掌用足了力道,李夙尧昏迷前瞪圆了眼睛瞧他爹,真真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