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中毒
    独孤后自韵娘手上接过龙袍,捧在手里左右瞧了瞧,这件龙袍虽然表面上做工细致,可只要仔细观看,便知针线赶得有些紧,必是新近做出来的。若是太子有反叛之心,着人暗中做件龙袍,必不会这般马虎。

     “圣上您看。”独孤后至此方镇定下来,将龙袍捧至圣上跟前,“针线马虎得很,且瞧着也崭新,若佼儿有反叛之心,又怎会赶得这么急?依臣妾瞧,必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犀利的眸光微微扫向晋王。

     晋王一笑,拱手道:“是啊父皇,皇兄宅心仁厚,又为圣后娘娘所出,有圣后娘娘亲自教导,怎么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必是有人故意栽赃!依儿臣看,倒不如将皇嫂请来,与皇兄当面对峙。”

     圣上浓眉紧蹙,心内忽而喟叹一声,太子啊太子,朕叫你娶元氏着实是为你好,可你竟然与元氏的关系弄得如此僵……虽说如今世族势力已是大不如之前,可元氏到底是元氏。

     “叫来……”圣上镇定了许多,转身,正襟危坐,瞧着众臣,“今日之事,如非太子之错,便是有人欲陷害太子。但无论真相如何,朕必是会公正处理,有各位爱卿作证。”

     群臣立即跪下,直呼吾皇万岁。

     没有多久,太子妃元氏便在宫婢绿娥的搀扶下走了出来,脸色白如纸,更显得唇红似血。她头上没有戴过多的头饰,只以一支金钗束发,神情永远清淡孤高,即便气色不好,看起来也如落入凡尘的仙子。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元氏挥开绿娥的手,盈盈跪拜,“祝父皇母后万福金安。”

     圣上道:“起来吧。”又说,“给太子妃赐坐。”

     独孤后问:“太子妃可认识跪着的这个宫婢?”指了指采如。

     元氏拧着丝帕蹙眉,微微咳了一声方瞧一眼答道:“回圣后娘娘的话,跪着的宫婢正是儿臣殿中的宫女,名唤采如。”

     独孤后心微微拧了一下,既落实了告状之人的身份,那么,此事若非佼儿有心谋反,便就是这太子妃元氏故意陷害。可元氏一族明明该是东宫之人,什么时候又成了晋王一党的了?

     这太子妃,她是糊涂了吗?她不是一直想做圣后的吗?现在又联合晋王陷害自己丈夫,这算什么?

     挪了挪屁股,独孤后却有些不敢问下去,便看圣上。圣上直接说:“太子妃托人状告太子谋反,可真有此事?”

     元氏抬眸,远远朝着太子的方向瞧去,正见太子也在看自己。她远远瞧着那个男子,一想无论成败,马上就可以脱离这苦海了,竟是有些开心。

     “是真的,此事千真万确。”元氏微微一挑唇角,笑容几分冰冷,“自打五年之前晋王领兵战西夏时起,太子便就开始筹谋了,甚至还在东宫行巫蛊之术。二圣若是不信,大可以着人前去殿下寝宫搜查,若是儿臣没有猜错,殿下必是现在还藏着当初陷害晋王的小人。”

     圣上对虞昊道:“你亲自带人去查,必要细细查。”虞昊连连称是。

     独孤后转头去瞧太子,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竟是会做出这般愚蠢的事情。

     虞昊得了圣上的圣旨,带着禁卫军前去搜查,果然搜出了被针扎着的小人,小人的背后贴着晋王杨睿的名字。

     虞昊惊得一身汗,他伸手抹了抹,腿肚子都有些软,看来,朝廷是要有一场暴风雨了。圣上最讨厌人行巫蛊之术,这个太子,做什么不好,偏偏玩这些,这下被抓到把柄了吧!

     一刻不敢耽误,立即回来向圣上汇报情况,圣上瞧了,气得将一旁的茶盏扔挥向太子。太子简直觉得莫名其妙,他何曾……何曾做过这些?被害了,这是被害了。

     元氏女,又是她!

     而这,是连韵娘也没有想得到的,她防得了龙袍,却防不了太子妃的其它行为。而圣后,此番已是不言一语,只是紧紧攥住了拳头。

     韵娘跪了下来,对圣后说:“请圣上圣后明察,太子殿□为储君,将来自是天下之主,又怎会冒险做出这些?先是龙袍之事,后又是巫蛊之术,全凭太子妃娘娘一家之言,做不得数。如果妾身说,这所有的东西,事先都是太子妃有预谋准备好的,为的就是陷害太子,也不无可能。”

     太子妃淡淡说:“父皇母后,儿臣身为太子正妻,若不是太子做法儿臣实在瞧不下去,又怎会自断活路,揭发自己夫君呢?儿臣所言属实。”

     韵娘跪着看太子妃,眸光隐隐有股恨意,韵娘不知道她跟太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太子即便冷落她,也不会舍得要了她性命的。太过于不寻常的恨,有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求而不得的爱。

     “太子妃娘娘,妾身这里有您与晋王殿下暗中勾结的亲笔书信一封,您还不承认自己是陷害太子吗?”说着便自袖中掏出那封信件,转身呈给圣上圣后,“请二圣过目。”

     独孤后接过,匆匆瞧了一眼,信上所述内容,确实如云昭训所说。

     看完之后,独孤后便将信件递给圣上:“圣上您瞧,白纸黑字为证,还有何可说的?太子妃诬陷太子的那些个证据,实有漏洞之处,可云昭训手上的这封信件,却不可伪造吧?这是不是太子妃的字迹,只要找了其殿中书信笔迹一对照,便可知。”

     圣上冷着脸,一个字一个字瞧了之后,起身怒道:“来人!去太子妃殿中取信件笔迹来对照。”

     虞昊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弯着身子去了,底下非晋王党亦非太子胆的臣子,倒是抱有几分看热闹的心情。而晋王一党的、或是太子一党的大臣,此时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生怕此事牵扯到自己。

     其它的信件没有找得到,倒是找到了太子妃平时抄写的佛经,虞昊捧了几张过来,恭敬递给圣上。

     圣上仔细比对了笔迹,眉心一蹙,一掌拍在案上,怒道:“云氏女可知罪!”

     韵娘心里虽诧异,可还是俯身行大礼道:“妾身……不知何罪……”想着太子妃何等精明之人,做事必是留有一手,自是给自己留了后路,这个给晋王的信件,莫非不是她亲自执笔写的?

     此事非同小可,若不是她本人,便是最最贴心的婢女,思及此,韵娘道:“许是太子妃娘娘着婢女之手写的,二圣,是否可以着人拿来婢女绿娥的书信笔迹…….”于是,虞昊在得了圣上眼色后,又跑了一趟。

     果不其然,这私通晋王的信件,正是绿娥笔迹。

     而此时,正偎在婉娘怀里一声不出、正昏昏欲睡的穆郎却拼命咳了起来,婉娘原还担心着姐姐,待反应过来之后,便立即轻拍穆郎后背,结果不拍还好,这一拍,穆郎咳得更加厉害,最后竟是吐了一口黑血出来。

     婉娘吓得要死,立即用丝帕去擦穆郎嘴角的黑血,手微微颤抖着,穆郎他这是中了毒了。杨崇也渐渐有些不适,不过他吃得少,因此情况稍微好点,只额头沁出汗,喊着头晕。

     杨崇可是圣后命根子,一听乖孙子出了事,立即着人去太医院请太医去。

     好在在座的臣子中,便就是有太医院的人,主动出来给杨崇跟穆郎把了脉,最后得出结论:“两位公子这都是中毒迹象,此为慢性之毒,一般混在茶水中落毒毒效最烈。可依臣看,两位公子必不是因茶水中毒,该是误食了什么。”

     杨崇只是捂着肚子喊疼,穆郎已是疼得滚在地上,嘴角还流着黑血。

     韵娘眼中含泪道:“已经很明显了,晋王勾结太子妃陷害太子在前,命晋王妃于崇儿食物中落毒欲害死崇儿在后。”跪着移到杨崇身边,一把将其抱住,哭道,“我崇儿还只是一个四岁孩子,到底犯了何错?竟是被卷入这样的战争之中!!”

     一直静静坐于一旁的晋王妃立即跪了下来,低头道:“父皇母后,儿臣冤枉。”她胆子小,又被韵娘一口咬定做了坏事,竟是有些害怕起来,“儿臣……没想过害太子长子的,或许不一定是吃了儿臣的糕点的缘故……”

     话未说完,婉娘便跪下道:“圣上圣后,臣妇弟弟穆郎中毒太深,不知臣妇可否先带着穆郎回府给其解毒?若是时间久了,怕是穆郎性命堪忧!”额头磕地,声声作响。

     “准!”圣上又指了指韵娘身边的沁香,“你,带着长公子跟着李少夫人一起去唐国公府上,务必确保公子无事!否则,谁也别活了!”又道,“禁卫军何在?”

     一声令下,门外立即来了数名劲装扮相的侍卫兵,抱拳道:“微臣在。”

     圣上起身,威仪四震,只道:“将太子晋王及其府上相关人等一律禁于府上,不得有他人私自靠近,胆有违抗君命者,格杀勿论!”这是两败俱伤的节奏。

     婉娘带着穆郎回到府上,便先喂穆郎跟崇儿各吃了一粒药丸,至此,方才松下一口气。

     婉娘精通医书,这种毒自是也于书中见过,毒性慢,若是少食,只会腹泻头晕,可若是吃得多了、且未及时清毒,便有生命之忧。因此,崇儿没事,只需多喝几碗茶就好。

     而穆郎,体内毒素多,便就要熬解药,十二个时辰之内如是未能熬出解药,便是华佗再世,穆郎也没得救了。

     作者有话要说:23333333妹纸们,冒个泡撒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