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挑拨
    婉娘命车夫给康王妃让道,待得康王妃梁燊的马车走远了,她方才松了口气。

     刚刚瞧着康王妃那神色,自知不是个好惹的,若是她耍起无赖来伤了自己倒是无所谓,若是害得腹中胎儿不保,可就罪过了。

     浮月伸手摸着火热热的脸颊,眼睛哭得肿了一片:“少夫人,九王爷怎生娶了那样一位悍妻,简直蛮不讲理!康州那个地方果然落后,一个大家闺秀竟也是那般教养。”

     婉娘说:“小心叫旁人听去,到时候找李府的茬。”又扬声对外面的方定道,“刚刚多谢方公子。”其实方定人早已不在了,而此时的他,已是站在了九王杨珩的身后。

     若不是亲眼瞧见,他也没想到梁燊竟然会那样做,心里也深知是自己的疏忽。他当初在给梁燊作的画像上画了婉娘的眼睛时,就该想得到,总有一天,他的妻子会发现这个秘密。

     杨珩站在茶楼二楼上,看着渐行渐远的唐国公府马车,微微有些失神。待得马车不见了,他才回头问方定:“李少夫人可有伤着?”

     方定一脸木讷,眼睛望着一边,答道:“属下没有瞧见李夫人。”

     九王愣了片刻,然后缓缓点头,叹道:“王妃回去少不得要大吵大闹一场,王妃爱金饰,你去城里最好的金饰铺子买支金钗去。”

     方定对九王向来言听计从,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依言而行:“是,属下明白。”

     梁燊回了九王府后,气得不行,先是拔出一把剑将王府里梅树上的梅花全挥落了。然后又去找了把刀,试图要将王府里的梅树全砍掉,好在被秦太妃差来查看的夕茹瞧见、并给拦住了。

     梁燊气急,抬刀便挥向夕茹,狠道:“谁敢拦着本王妃,都得死!”见夕茹似是不要命般阻止她砍梅树,她更是心急,挥着大刀真要往夕茹脑袋砍去。

     只是手才抬到一半,便被一股强硬的力道给截住了。梁燊抬眸去看,发现抓住她手腕的人正是自己丈夫。

     梁燊松了手,大刀落在地上,咬牙切齿地盯着九王,使劲挣扎。

     九王面上虽平淡得很,但微微蹙起的眉心已是表达出他的怒意,很明显,他便是脾气再好,可忍耐度还是有限的。

     “你闹够了?”九王轻轻松了手,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负手道,“闹够了就叫丫鬟扶着去将脸洗洗吧,也别在王府里大吵大闹,母妃身子不好,需要静养。”

     梁燊纵是再张狂,到底也是怕自己丈夫的。自己的丈夫,虽然平时一副温文尔雅,翩翩君子的模样,可父亲跟她说了,这个男人,最是心机沉重,也聪敏得很。

     她的父亲是康州知州,上头有两个哥哥,她自己是家里的独女,打小就是被捧在掌心里长大的。

     康州那个地方虽贫瘠,比起大兴的其它地方也落后了不少,可她也到底是大家闺秀啊。现在又贵为当朝王妃,耍点性子还不行吗?只是她错了,平日里在康州耍小姐脾气,康王会顾及着梁知州不会对她如何。

     可如今,这里是京城,天下脚下,是杨家的地盘。况且,她想要欺负的人是谁?是云家三娘子,那可是跟自己丈夫有过一段情的人,她闹脾气找错对象了。

     梁燊心里恨得很,可到底怕丈夫,便只道:“臣妾知道了,臣妾这就去洗漱,然后给母妃请罪去。”

     九王眉心渐渐舒缓开来,自广袖中拿出一支金钗,递给梁燊:“知你喜金饰,这是本王给你买的。京城里不比康州,一言一行都有人盯着,你万不能再如往常一样跋扈。”

     梁燊本来见丈夫给自己买了首饰高兴得很,可又听她开始教训自己,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到底没说出口,只伸手接过金钗,点头说:“臣妾谨记王爷教诲,妾先退下了。”

     回了房里之后,梁燊问贴身丫鬟娉儿:“你说,是本王妃美,还是那个什么李少夫人美?”

     娉儿根本就没见过李少夫人长得什么模样,而且自家小姐本来就是美艳的,自然答得快:“当然是王妃您美了,您忘了吗,昨日进宫面见二圣时,圣后娘娘都夸赞了您呢。”

     梁燊想了想,觉得也是,能得到圣后娘娘夸赞的,恐怕没有几人吧?只不过,她还是不甘心,毕竟就算王爷给她买了金饰,可那个女人,到底是存在的。

     只要她存在,王爷便会想着她......若是她不在了......

     想到此处,梁燊不禁打了个哆嗦,也被自己给吓到了。

     她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又问娉儿:“娉儿你说,是本王妃的品阶大呢?还是那个什么李少夫人的品阶大啊?”

     娉儿答道:“李少夫人不过是唐国公世子之妻,而王妃您是王爷之妻,她的位分比起您,低得可不只一星半点。”

     自此,梁燊才算满意,捏着手上的金钗,对着铜镜照了照,然后别在发髻上。

     “既是如此,你就着人去唐国公府上传个话,就说,本王妃与李少夫人一见如故,想要找她好好聊聊。”说罢起身,“婷儿,去给本王妃将那件金缕衣拿来,本王妃要见贵客。”

     娉儿婷儿听了王妃吩咐,都称是。

     婉娘回了李府,不敢叫李夙尧瞧见自己额头上的伤,若是被他瞧见了,少不得要多方询问。问得多了,自然会知道刚刚街上与康王妃发生争执的事情,而且,依着夙尧的性子,少不得要闹一场。

     因此,婉娘让浮月命马车从李府后门走,然后从一条偏僻的小路绕回自己院子。好在,李夙尧还未回来。

     趁着这个时间,婉娘赶紧命浮月去拿了草药来,然后自己对着铜镜往额头上敷。

     伤口没有破皮,只是青了一片而已,草药敷几个时辰也就好了。

     回到府上刚歇着没多久,便听浮月进来说:“夫人,康王府来了人,说是要请夫人您王府一叙。”

     婉娘微微一愣,第一反应便是秦太妃宣自己去的,万万没往康王妃那边想。

     秦太妃对她如亲生女儿一般,着实不错,此番太妃回京了,于情于理都该去问安的。

     “你去给我备份厚礼吧,我换身衣裳便去给秦太妃请安。”婉娘说着便起身,摸了摸额头上的一块乌青,然后将草药拿下来。

     婉娘带着厚礼将下马车,站在九王府门口的娉儿便疾步迎了上来,请安道:“可是李少夫人。”见面前容颜清丽的少妇微微点头后,她又笑着道,“奴婢给夫人请安了,夫人里面请吧,我家王妃娘娘可等了夫人多时了。”

     婉娘微微一惊:“是王妃娘娘请我来的?”

     浮月站在婉娘身边,瞧着这个小丫鬟,恨恨道:“我家夫人是来给太妃娘娘请安的,待得请完太妃娘娘的安,再去见王妃不迟。”谁知道那个王妃有没有耍什么把戏?万一害了小姐怎好?

     娉儿不依不饶道:“太妃娘娘整天的这个时候都在歇息,李夫人也不想吵了她老人家吧?”

     浮月还欲说,婉娘伸手制止道:“算了,先去请王妃娘娘的安吧。”

     梁燊身着金缕衣,头上也尽是华丽的珠钗,华贵得过头了,便就是俗气。

     而婉娘的装扮素净,头上也只是插了支步摇,乌发微微挽起,松松款款的,耳鬓几缕发丝被风吹落贴在而上,虽然瞧着几分慵懒,可却有种说不出的美丽。

     梁燊心里咯噔一跳,面上笑容也凝固了,之前马车里光线暗,竟没瞧出,这个李少夫人是这等姿色。难怪王爷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呢!哼!

     婉娘说:“臣妇见过王妃娘娘。”

     梁燊故意挑刺,笑着道:“李少夫人的品阶,比起本王妃,低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却为何见了本王妃不下跪呢?是没将本王妃放在眼里么?还是......你仗着有康王护着你,便就有恃无恐。”

     浮月见康王妃无言不逊,着实有辱自家小姐名声,便道:“我家夫人在未出嫁之前,便就是当今圣上亲封的惠安郡主。郡主见了王妃,是不必下跪的!”

     还有这档子事?梁燊着实不知晓。

     但她话已经放出来了,若是不言不语地便就依了眼前这个女人,她着实咽不下这口气。

     “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竟然敢顶撞本王妃,来人啊!”她喝道,“掌嘴。”

     眼瞧着已是有粗壮的婆子朝着浮月走了过来,婉娘站到浮月跟前,看着梁燊,眸光淡淡:“我的丫鬟是否有错,只我说了算,还轮不到旁人来教训。”

     婆子见一个大肚子孕妇挡在这个作死的小丫鬟跟前,怕出事,便不敢动手了,只是转头望着王妃,等她拿主意。

     梁燊这人最好的是面子,既然话已经放出来了,而且还是自己的情敌挑衅了,不打不行。

     见婆子不敢动手,梁燊自己跳了下来,抡起巴掌朝着婉娘面颊就要挥过去,手只抬了一半,便就被疾步而来的九王截住了。

     原来当初婉娘来王府时,夕茹瞧见了,但她不想跟这个刁蛮任性的王妃起冲突,便就去告诉了王爷。

     杨珩狠狠掐着梁燊手腕,眸光尽是阴狠,语气却是淡淡的:“来人,王妃身子不舒服,将她带去自己房间,侍候歇下。”

     这就是禁足了。

     梁燊心里醋意大发,大声喊道:“杨珩!你见我父兄不在,竟然敢这样对我,待得回了康州,我必是不会饶过你。”

     杨珩不为所动,只挥手,语气依旧平淡:“带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