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元氏公子
    穆郎肉乎乎的一张脸惨白得可怖,额头上不间断地滴着汗,小小的肉手却紧紧攥着婉娘的袖子,整个胖乎乎的身子也缩在婉娘怀里,连话都说的不连贯。

     “三姐姐,穆郎好难受,浑身都疼,是不是快要死了?”他不想死,好不易可以和三姐在一起了,他才不想死呢,于是眼泪汹涌道,“呜呜呜呜呜……我要活着,我要永远跟我三姐在一起,我在不要死呢……”嘤嘤嘤嘤嘤

     苏氏也跟着来了,坐在一旁,轻轻抚着穆郎的脸:“有你三姐在,你不会有事的,只要乖乖听话就不会有事,知道吗?”又问一旁正在忙着吩咐浮香她们几个小丫鬟做事的婉娘,“婉儿,你弟弟一定会没事的吧?”语气中带着一丝不肯定。

     婉娘着实忙得有些累,单手撑着腰,另一只手将穆郎搂得更紧,替他擦泪道:“娘,您就放心吧,我若是连自己弟弟都医治不好,也枉读了这么些书了。穆郎不会有事的,他会健健康康地长大。”

     穆郎止住哭,皱着肉肉的脸,可怜兮兮地瞧婉娘:“穆郎以为,三姐自从嫁人后就不再要我了呢,三姐现在只爱李夙尧了,只跟他睡觉,再不会搂着穆郎睡觉了。”

     苏氏脸一木,有些为难道:“小孩子不懂别乱说话,省点力气好好歇着。既然你三姐姐说你没事,你顶多在这歇个一两日,等好了,就跟娘回家去。”

     穆郎不依:“才不要回去,三姐夫说了,他邀请我在国公府里住,我想什么时候回去再回去,我以后想什么时候来就可以什么时候来。”又推他娘,“娘,您自己回去吧,让我跟三姐单独呆一会,好久没跟姐姐说说心里话了。”

     肉小子打小身体就健壮,此番竟然没事,苏氏重重松了口气,现在又听到用这种口吻说话,气得笑了:“我看你是怕回去后你二叔给你请授课先生来授课,浑小子,成天只知道舞刀弄枪的,就是被你爹给宠的!”

     许是药丸见效的缘故,穆郎气色稍稍好了点,瞪圆了眼睛:“我爹是大英雄,我是大英雄的儿子。将门之子,将来可不是得能够拿得起刀枪的么?我将来也要带兵打仗去,我也要做大将军。”

     一直坐在旁边,被沁香紧紧抱着的杨崇答话道:“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晋王妃婶婶原该是想害我的。我却将有毒的糕点端去给你吃了,才害得小舅舅你受苦了。”

     “没关系没关系!”穆郎使劲挥着肉手,赶忙说,“亏得是给我吃了,你瞧,我身体这么壮,现在一点事都没有。要你真被你吃了的话,你那么瘦,肯定早就病倒了。你病倒了,昭训姐姐该是会哭的,穆郎也心疼昭训姐姐。”

     婉娘心想,到现在还不承认自己贪吃。又想到自己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自己,也贪吃,也是长得一身肉,不过倒没穆郎这么幸福。因为那个时候,肥肥肉肉的她,不得爹爹喜爱,还隔三差五地被画娘欺负。

     浮香端来了两碗黑乎乎的东西,对婉娘说:“少夫人,药煎好了。”

     杨崇看着这黑乎乎的药汁儿,有些畏惧,蹙眉说:“我可以不喝吗?我觉得我一点事都没有,现在可好了。”

     穆郎则毫不客气地自己端过药碗,闷着头一口气全喝了,喝完自己擦嘴,然后自己从腰间系着的荷包里掏了几颗蜜饯塞在嘴里吃。

     “怎么可以不喝药呢?学我这样,捏着鼻子,一口气就喝了。”将药碗推到杨崇嘴边,“来,小舅舅教你喝,喝完给你蜜饯吃哦。”

     沁香见小公子还是不肯,便劝道:“若是公子您有个三长两短,还让昭训娘娘怎么活?公子听李少夫人的话,喝了药,就可以去见昭训娘娘了。”杨崇这才听话地喝了药。

     婉娘却有些沉默,太子府跟晋王府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所有人的心思都不是她能够猜得到的。若说龙袍一事是太子妃联合晋王诬陷的太子,那么,崇儿跟穆郎中毒,则很有可能是太子诬陷的晋王府。

     穆郎是误食了有毒的糕点,若不是穆郎,此番真正受害的,怕是崇儿。可崇儿不是太子最爱的女人所生的吗?崇儿不是太子最宠爱的儿子吗?婉娘忽而觉得有些可怖,生在皇家,有的时候,为了打败对手,竟是可以这般不顾手足之情,甚至……连亲生儿子的性命都不顾了。

     杨崇跟穆郎喝了药后,都流了一身汗,两人都打着哈欠,吵着要睡觉。婉娘早命丫鬟收拾出了一间房,此番便叫丫鬟带着两位公子去客房里睡,吩咐务必好生照顾。

     杨崇听话地走了,穆郎却不肯,赖在婉娘身边不走,刚好此时李夙尧回来了,主动留下了穆郎,婉娘也就没再说什么。苏氏见穆郎没事,便就起身回府,李夙尧命人亲自将她送了回去。

     婉娘坐在床边哄穆郎睡觉,并保证不会在他睡着时将他送走,穆郎这才乖乖地阖上双目。或许是累极了,又或许是药效上来了,穆郎一阖上眼,便就睡了过去,沉沉的,雷打都醒不了。

     李夙尧抬手,用袖子去擦婉娘额头上的汗水,一下一下的,及其温柔细心,也难得他一个武将能够做出这般温柔的动作。

     “夫人又辛苦了。”李夙尧将婉娘轻轻搂抱在怀里,低头亲吻她的头发,搂紧了一点,“为夫其它都不怕,最怕的就是夫人辛苦受累……”直到现在他才觉得,婉娘跟着他,着实辛苦了。

     他当初死皮赖脸拽着婉娘不肯丢手,可婉娘现在嫁给他了,又渐渐地将心跟他融合,可他自己却怎么样呢?不得不反思,他做得不好,一点不好,若是九王此时尚未去封地,太子跟晋王闹得这般,他怕是会给圣上出谋划策。

     若是肉丸子当初嫁得九王……李夙尧忽然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他跟肉丸子间的感情,真的是差点东西的,即便现在两人的心在渐渐靠近,可那份夫妻间该有的默契,还是一点没有。

     婉娘见丈夫一直低头抿唇沉默着,便将手轻轻附在他手背上,微微抿唇一笑:“你不必担心我,孩子也没事,夙尧,太子跟晋王……”换了个问法,“自古以来,生在帝王之家便就身不由己,此番不知……是否会牵连到你我两家?”

     李夙尧反手将婉娘的手握在掌心,紧紧攥住,声音轻柔地道:“我们李家向来只忠于皇帝的,夫人放心,云家也不会有事。”

     “嗯。”婉娘不再多想,只紧紧靠在李夙尧怀里,很快就睡了过去。

     李夙尧垂眸瞧着怀里睡得正熟的娇妻,满心满眼都觉得甜蜜,又想到婉娘就快给他生个孩子了,更是开心。

     圣上是着自己的亲信大臣前去查的此事,最后的结果是,晋王被贬为蜀中王,却依旧留在京都。晋王妃自请削发为尼,太子妃则被赐三尺白绫。太子被废,贬为房陵王,继续圈禁于太子府中。其他相关人等,一律赐死。

     至于崇儿,则被独孤后亲自接到身边抚养。

     圣上到底是偏心于蜀中王的,被贬了,竟也没被打发去封地。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入了冬,马上又要过年了。

     中原边境之地,突厥人猖狂得很,今年雪下得大,突厥人竟持刀持枪,于边境之城肆意烧杀掳虐,还强抢民女,害得百姓连连叫苦。原是北方边境有长孙鸿镇着,突厥人不敢乱来,可此番长孙鸿不在,他们便就无所顾忌了。

     圣上得到北方边境首领八百里加急传上来的折子,发了怒,立即传来长孙鸿。

     长孙鸿原也早想回去了,奈何曼娘想再多多陪着爹娘一段时日,原是打算过完年再走的,可现在看来,怕是得立即动身了。

     得了圣上旨意,长孙鸿便回去对曼娘说了自己的意思,曼娘纵使不舍,可如今已是嫁入长孙家,即便丈夫百般宠爱自己,自己也不能胡来,便点头同意。

     婉娘得了消息,心里不舍得很,真怕此时一别,往后再不能相见。婉娘在给李老太太请安时说了想去长孙将军府见见姐姐的意思,李老太太跟独孤氏自是同意。

     自老太太那里请了早安回来,婉娘便带着穆郎去长孙将军府,刚好遇上早朝回来的李夙尧。李夙尧问了情况,到底不放心婉娘,便主动将穆郎抱起,陪着他们姐弟一起去。

     几人坐在马车里,婉娘见李夙尧脸色不太好,关心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朝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夙尧原是目光呆滞地盯着一处,只默默想着自己的心思,此番听得婉娘问话,方才回神。

     “朝中有人弹劾父亲,说我父亲兵权太重,呵……朝廷的兵,父亲每次征战回来,早就主动将兵权交给圣上了。而我李家军,那是我祖父亲自训练的军队,历经数朝,子子孙孙都忠于我李家,难道……”

     婉娘将手指挡在他的唇上:“夫君纵使心里百分不满,也毋须言于表。”

     李夙尧也知道自己这是过于激动了,便没再往下说,只道:“好,听你的,不说。”将婉娘附在自己唇上的手攥住,亲了一下方才松开。

     穆郎瞪圆眼睛瞧着两人,忽然将眼睛蒙住,叫道:“哎呀呀,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瞧得见。”

     婉娘脸微微红了一下,然后将穆郎拽到自己身边,边给他整衣服边说:“天气冷了,以后就呆在房里念书,少跑出去瞎混。以后犯了错姐姐不会手软,谁替你求情都没用。你若是不听话,姐姐就不要你了。”

     穆郎立即抱住婉娘脖子:“姐姐姐姐,二姐姐要走了,五姐六姐也都快嫁人了,以后穆郎就只有你一个亲姐姐了,你可不能不要我。你要是再不要我,我就真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