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公主王子
    最终之战直播现场。

     在迷糊虫击败李山的瞬间,老鹿直接雀跃的在直播现场跳了起来,但是因为头顶是录制节目的设备,所以险些直接晕死过去。

     如此不掺假的悲惨遭遇理应得到观众们的同情和慰问,但是此时却依然是骂声一片。

     【老鹿,你作弊了吧!】

     【老鹿你太下流了,为了不啃苞米竟然做出如此恶心的事!】

     【游戏公司也有问题吧,这显然是设计好的!】

     老鹿捂着头顶,疼的眼泪都下来了,“你们智障吧,我要是有那么大的能奈我还坐在这里和你们扯皮?我潇洒的玩一会儿游戏不好么?”

     真的不是老鹿做的?

     红女郎不知道,观众虽然嚷嚷但也拿不出证据,所以此事直接不了了之了。

     随后出于职业素养,老鹿把众关注的东西再次回放,便是迷糊虫击杀王子偏头痛的那段视频。

     这一次观看,很多被之前忽略的东西都被大家看到了,特别是在迷糊虫击杀王子偏头痛的时候扔的那块石头。

     老鹿:“迷糊虫在击杀王子偏头痛之前竟然白给对方一颗价值30积分的复活石!这女孩也太傻了吧。那可是三十积分啊!”

     老鹿反对的东西,自然是大家所赞同的。

     【你这无耻的家伙懂什么!这才是真豪杰!】

     【膜拜女神,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真是潇洒的无与伦比!】

     就在众人将视线转移的迷糊虫的身上的时候,李山与陈爽相遇了。

     同时李山也就看到了陈爽身边的靓丽女孩,“这位是……”

     李山被陈爽身边的女孩惊了一下,因为这女孩儿竟然比自己还要高一个头。

     李山身高一米八八,高出一个头,那就是一米九甚至两米。

     如此身高,在亚洲中当真少见,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

     但是转念一想,李山就释然了,游戏中的身高又不表示现实中长的身高,他就看过一位游戏中三米高的家伙,而现实中却只有一米五的样子的人。

     在李山因为女孩的身高展开联想的时候,陈爽早已激动的泪流满面。

     这可是打他进游戏以来见到的第二个活人啊。

     但是,就在陈爽激动的想在李山身上来个大熊抱的时候,迎来了却是李山无情的一击侧踢。

     陈爽,游戏ID:疯狂的独裁者,使用魔法,上古魔龙战法,素来以皮糙肉厚称著的他在李山这一脚下自然是没受到一丝的伤害,但是这家伙显然也是逗比,竟自己来了个倒伏动作,更加夸张的是被横踢了三四米远。

     李山:“……”

     “你好,我叫李雪晴,因为特殊原因与这个家伙暂时组队,现在既然走出来了,那我就告别了。”李雪晴,也就是陈爽身边的女孩,先是自报了下家门,随后挥一挥手,转身间竟然是早已不见了踪迹。

     “不用追回来?”李山好奇的看向自己跑回来的陈爽。

     陈爽呢,眼睛一瞪,满脸不可思议的反问李山:“为什么追回来?”

     李山:“……”

     “你知不知道我盼她离开盼了多久?”陈爽情绪激动了起来。

     李山则是更加的无语了。

     但既然两人不是什么特殊的关系,也不需要在意了,李山便提出了他最为在意的事,“你现在有多少积分了?”

     陈爽一脸茫然:“什么积分?”

     这倒是不怨陈爽没反应过来,从进入游戏到现在,陈爽先是经历了一望无际的冰原,随后又是隔壁,最后沿着沙漠走了不知多久,如此看来他已经完全和这个世界脱节了。

     但是李山不知道,所以只以为对方在装傻,所以准备使用武力压制让对方听话一些。

     而所谓的武力,男人间自然是拳头了,只是这里是游戏,只要陈爽不愿意,李山的拳头还赶不上陈爽自己摔一跤受到的伤害值高。

     不过在两人打打闹闹间,在两人一人一语对话中还是弄清楚了对方的情况。

     于是不约而同的喊道:“你也是零分啊。”

     随后两个2B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最后,自然是以不好笑收场。

     “那个叫迷糊虫的女孩真名叫什么?竟然这么泼辣。”他乡遇故人,陈爽的话匣子与八卦精神得到了属性加持,因此两个人走在一起也不算寂寞。

     听了问话后,李山回想起那个酷酷的女孩,“她叫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是她妹妹姓梁,我想她也姓这个吧。”

     回想迷糊虫护犊子的样子,李山自言自语道:“她们肯定是亲的。”

     “哎呦,不错哦,连对方妹妹的信息都摸的这么清晰了,看来我们李大少爷花心终于重新绽放了啊。要不要我帮你查下对方的身份,住所,电话?”

     李大少爷,听到这个久违又陌生的称呼,李山的心突然烦乱了起来。

     那还是他父母在他身边的时候,那时候他的父亲坐拥亿万财产,所以他过的日子自然是和古代的皇子有那么一拼。

     有的钱多,接受的教育好,接触的圈子就大,所了解的自然也就更加宽广。

     所以李大少爷很小就懂得很多那个年龄段不该触碰的禁区,其中女人就是一项。

     再加上身份地位财产的原因,有些事接触的也就更加的早。

     但是经过这几年的思考,那时候自己能知晓并沉迷那些事,很大的程度上缘于被他的叔叔算计了。

     想到这,李山的面色便冷了下来。

     于是谈话便随之冷了下来。

     陈爽作为李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对于朋友经历的事,以及此时的心情自然是了如指掌,因此不禁有些自责。

     “你知道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冰女是谁么?”为了打破李山的压抑,陈爽竭尽所能的开始转移李山的视线。

     这种事,在这几年中,陈爽做了不知多少遍,所以现在做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李山呢?其实也清楚好兄弟的用心。

     毕竟这种场景循环了太多次。

     所以李山不禁回想起儿时的那个玩伴,那时候的陈爽,一脸生人勿进的样子,仿佛永远也不会笑一般。

     可是自从李山遭遇了不幸,陈爽便突然改变了性格。

     李山还记得陈爽第一次逗他笑的样子,那个面无表情讲笑话的场景。

     简直比恐怖故事还要渗人啊……

     “那女孩是谁啊?又是某个大财团的公主?”李山很配合的忘记了烦恼。

     陈爽笑了起来,贱贱的样子,“公主?你还真猜错了,那家伙可是咱们学校的一姐!”

     随后又好像耍宝一般,用你逗我吧的表情看着陈爽,“对方都自报姓名了,你都没猜到?你是故意的吧……”

     “逗你么?我怎么不知道?”

     拙劣的演技,互相哄对方开心的两个人沿着丛林越走越远,他们嬉笑着,但是他们的背影却是那么的冰寒。

     最终之战战场,清水湖上,一对男女旁若无人的划着小船。

     “菲儿,游完湖之后还想去哪看风景?”英俊的男人摇着船桨,宠溺的看着坐在他身前的女孩。

     但是那女孩却不开心,“白菜哥哥,你犯规了,都说多少遍了不能在游戏中叫我的真名,在这里我叫公主不生病,你可以叫我公主,也可以叫我病儿,但是就是不允许叫我真名!”

     男子仿佛能融化寒冬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只有刹那,随后再次挂上笑容,这个变化很快,借着转头的掩饰,丝毫没有让对面的女孩看到,“我也说过我不喜欢之个名字,因为会让我联想到某个令我作呕的人。”

     王子偏头痛,公主不生病,菲儿。

     李山在这里的话,自然会认出,坐在船头的女孩就是他要表白的主角,那个叫做乔菲儿的女孩。

     只可惜,正在努力赚取积分的李山,并不会在意湖中的风景。

     所以他注定不会与女孩在这里相遇。

     “哎呀……不要生气啦……那家伙为什么叫那个名字我也不知道,你说你吃的哪门子的醋?”

     乔菲儿将男人抱在怀里,仿佛哄吃醋的男朋友一般,主动献上了红唇。

     乔菲儿长相很美,男子也很俊俏,两人在湖中依偎在一起,相拥而吻,那种自然而然的美感相信只要看见的人都会心声妒忌。

     但是……世间总有例外,当迷糊虫站在湖水边看向两人时,就没有生出一点的羡慕与妒忌。

     这不是因为她有着和女孩同样绝美的容颜。

     而是……她身边的小丫头突然的不开心了。

     “姐姐,那个女人和新郎哥哥的名字很像。”

     “新郎哥哥告诉过婷儿他有一位非常漂亮的新娘。”

     迷糊虫皱了下眉,“那又怎样?”

     “新郎哥哥说,他成为十二强后,就能对那位新娘表白。”

     迷糊虫的眉毛挑的更高了。

     迷糊虫不知道那个叫做王子偏头痛的家伙给自己的妹妹灌了什么迷魂汤,一路以来,自己妹妹和自己相遇后嘴边便一直是那个家伙。

     甚至不管迷糊虫怎么纠正,迷糊虫都坚持叫那家伙新郎哥哥的称呼。

     但是此时,迷糊虫不禁有些恍然大悟,“你就因为这个才叫他新郎哥哥的?”

     婷儿肯定的点了点头,“王子为了向公主表露真心,打败了所有的敌人成为最强的人,这不是最美的童话么?”

     一时间,迷糊虫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婷儿:“姐姐,船上的两个人让我很不开心。”

     于是,迷糊虫向前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