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特殊才能
    李山,十六岁失去父母后,曾被姑妈抚养过半年。

     后来他就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但是由于他未满十八岁,法律上未满十八岁的孩子必须有监护人看管,所以在在姑妈家又住了一年半。

     姑妈人好么?李山没什么印象,因为除了过年,姑妈是不回家的。

     而李山养活自己的手艺,也是在三不管的时候练就的,那便是虚拟现实游戏。

     虚拟现实游戏,是通过弱电磁波和大脑神经中枢共振实现将信息绕过身体感受神经,直接传到到大脑中的一项技术。

     因此,由于每个人神经中枢反应力不同,产生的效果自然不同,比如:神经反应力强的,就好比21世纪的光钎,而弱的只是寻常的网线。

     李山的神经反应速度很强,换句话说,他有天赋,玩虚拟现实游戏的天赋。

     换个比喻就是菲尔普斯和寻常的游泳运动员,菲尔普斯的胳膊先天就长,可以长过膝盖很多,这就是游泳的天赋。

     李山身上的情况同理。

     这种天赋在李山专注的时候显得尤为突出,就好比现在,李山的速度在不使用魔法的情况下依然在不断的攀升。

     每一次跳跃,每一次攀爬,仿佛进入了某种节奏,有条不紊,越来越灵动自然。

     反观追李山的那些人,虽然魔力充足,但是在躲避树木的时候是那么的牵强,不禁没追上反而越落越远。

     要不要反杀回去?

     就在追逐李山的人在为追不到人而感到丧气的时候,李山有些犹豫要不要来个反追踪。

     凯撒大陆,最终之战战场,无尽森林北部阿尔萨斯冰山脚下。

     陈爽,那个被李山寄托很大期望的男人,已经和这片白皑皑的天地融合为一体,成为广袤雪原上很不起眼的一个雪人。

     但是如果有人临近仔细观看,就会发现在这雪人的手中正抱着一块珍贵的魔晶。

     再加把劲,魔力很快就要满了!

     陈爽感觉自己很倒霉,游戏初期就被传送到这鸟不拉屎冰原中,但是同时也庆幸自己是幸运的,自己的体质可以抵挡山脚的寒冷,但是别人却不能,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用魔晶恢复魔力。

     如果有人想进冰原追杀他……那没走过来就冻死了吧。

     对于自己这一优势,陈爽很得意,因为太得意了,所以有些放肆。

     魔力水晶中的魔力在震荡,仿佛一块石头击打在平静的湖水中,然而陈爽不认为自己会有危险,所以毫不掩饰,越加努力的吸收着魔晶里的魔力。

     “这天底下如今只有我一个学习上古魔龙战法的人,所以不可能有人进冰原追杀自己的。”

     一边想着,陈爽的心里更得意了。

     但是闭着眼睛吞噬魔力的陈爽没有注意到,在天边,有一个小白点在不断变大着,白点渐渐有了轮廓……那是一个朝这里走过来的人。

     另一头,李山已经不知死活地反追了过去。

     途中李山瞥了眼自己的魔力值,已经恢复到25%了。

     再有十几分钟就能恢复到50%了吧,之后魔法恢复速度就会更快了。

     李山的眼中充满了期待,“当我追上那是追杀我的人的时候……大概也就要到50%了吧。”

     所谓的追上,自然不是道对方的面前打招呼,或者叫住对方,所以这个追上,是指找到机会击杀敌人的那一刻。

     李山追的人是谁?

     李山自己不知道,同时他也不知道在他反追踪那个人的瞬间,几乎刹那间他就成了直播的焦点。

     甚至被拍了很多的特写,正脸!右侧脸!左侧脸!全身照!背影!

     最终之战直播现场。

     小小鹿:“我看到了什么?一个小白兔在躲过狮子的捕食后,开始反追狮子!”

     小小鹿:“难道动物园今天喂给兔子的不是萝卜而是龙胆不成?”

     红女郎没有应承小小鹿的话,反而紧紧盯着李山头顶上显示的ID:王子偏头疼。

     红女郎不说话,老鹿总不能冷了场,所以他打算给那个被追的家伙几个特写,但是还没等他调换镜头,红女郎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老鹿这次你可看走眼了,那家伙可不是寻常的小白兔!”

     老鹿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心虚的瞥了眼李山ID后面记录的战绩:20分。

     在反观被追的人,游戏ID:迷糊虫,战绩:60分。

     老鹿心里松了口气,表情也就舒缓了下来,“就算不是寻常的小白兔,但也只是小白兔中比较肥一点的小白兔罢了。”

     红女郎妩媚一笑:“怎样,鹿叔叔,要不要咱再赌一把,这一次我还赌我这件衣服下的衣服哟。”

     小小鹿虚着眼瞥了一眼红女郎被挺了挺的胸,“里面不会还有一件外衣吧?”

     红女郎招牌式的笑容挑逗的看了老鹿一眼,肯定的说:“这次里面真的什么都木有了哦。”

     【什么都木有了啊!什么都木有了啊!什么都木有了啊!重要的事说三遍啊!】

     弹幕上再次热闹了起来,甚至有人激动的开始口不择言。

     【鹿哥哥!鹿爸爸!鹿神!赌了吧!】

     什么都木有了?老鹿的喉结不争气的蠕动了一下。

     但紧接着便警惕了起来,都说越漂亮的女人越漂亮,这女人这么漂亮这次很定也是在骗人!

     老鹿如此想道,另一方面,老鹿也怀疑,为什么那女人会穿两件一样的外衣?

     难道……这是节目组特意编排的?

     之所以没告诉我……是因为怕我演的不好露馅了?

     这个很有可能啊……

     那老板还给我多发了三个月的工资?难道这钱本来就是要给我的?

     也是,我辛辛苦苦为公司奋斗了十几年,多给点奖励的确不为过。

     于是乎老鹿霸气侧漏的喊道:“赌了!”

     在老鹿的心里,这一定是节目组的编排,自己这次一定会赢,然后红女郎的衣服里面一定还有一件!

     太坏了!这些老家伙竟然用这种办法吸引人,但这种办法……也就能使用今天这一次了吧。

     小小鹿:“你赌那小兔子赢是吧?那我赌他输,我的赌注是……钻头啃苞米!”

     李山不知道自己在某人的心里已经打上必输的标签,此时他已经接近了那个曾追杀过他的人。

     那是一个带着蚕宝宝面具的人,李山将识别魔法启动,便看到一个听说过很多次的ID:迷糊虫!催眠魔法第一人!

     怎么是这个家伙?

     李山有些后悔跟过来。

     催眠魔法,传统形式的还好,最起码能猜到施术的手法,怀表啊什么的。

     那样只要集中精神力不被迷惑就行,但现在连施术手段都不知道,又谈何提防呢?

     那么就这样悄悄的撤去?

     李山又觉得自己有些不甘心。

     迷糊虫,很强大,但个人的身上一定有很多的积分。

     根据最终之战的规则,击败一个敌人,在获得一个积分的同时,还会掠夺对方一半的积分。

     有句话说的好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李山也没能免俗。

     只要获得这个家伙一般的积分,成为最强十二魔导师之一也就不难了吧……

     那样……自己就可以表白了。

     拼了!

     李山下定决心的瞬间,便握着匕首从迷糊虫的后方刺了过去。

     电光石火之间,注视这场比赛的老鹿眼睛瞪了起来,不过不是吃惊,而是惊喜。

     这种攻击,怎么可能将那种站在金子塔上的人干掉?

     小兔子,你到底还是一只小兔子啊!

     老鹿露出了大白牙。

     两米……一米……眼看匕首就要扎进对方脖颈。

     李山会赢么?

     李山的速度的确快,几乎达到系统锁定这一级别的极限,然而千钧一发之际,迷糊虫的头微微一侧。

     这一瞬间几乎发生在眨眼间,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然而李山的天赋再次发挥了出来,“死吧!”

     刀锋的去势一改,从直刺改成斜撩。

     那目标正是对手的脖颈,这一刀如果坐实,很有可能触动斩首的效果!

     然而,当刀划过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所斩中的地方,只不过是一处幻影罢了。

     怎么可能!

     李山的瞳孔收缩,而迷糊虫却出现在身后,“睡吧!”

     刹那间,一个恍惚,李山感觉自己仿佛飘了起来。

     恍恍惚惚,明知道要进入梦乡,却并不排斥,反而多了几丝期待。

     李山:“这就是迷糊虫的催眠魔法么?好厉害!”

     老鹿的嘴巴已经翘起,红女郎也皱起了眉,观众们,不约而同的都没有发弹幕。

     所有人的眼中都定格在这个瞬间。

     只见迷糊虫站在李山的身后,然后握着李山手中的刀向李山的胸口扎去。

     而这个时候,李山的声音却突然传了出来:“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输。”

     与此同时,李山身体突然爆炸化作滚滚的浓烟。

     小小鹿,观众,“什么时候!”

     超过了所有人的反应速度,一把尖刀插入了迷糊虫的胸口。

     李山与迷糊虫面对面站着。

     “系统提示:击杀有效,获得1分,击杀玩家原本分数60分,获得对方一半分数30分,击杀排行榜上第二名奖励10分。”

     刹那间,老鹿感觉自己似乎听到啪嗒一声,那是他的玻璃心,同时也可能是他的大板牙……

     老鹿:“怎么可能!他作弊!”